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九十六章 止于乾隆三十年

  “可是大清江山需要皇上,永琰与和嘉他们需要皇阿玛,所以……”未等她说完,弘历已是接过话,“所以朕只能好生活着是吗?”

  瑕月垂眸未语,弘历依依不舍地抚过那张容颜,他虽已经看了三十五年了,但并没有看厌,还想看下去,永远……永远的看下去,可惜上天不肯再给他这个机会!

  在抚过瑕月眼角之时,弘历动作一滞,拇指摩挲着那里的几道细纹,轻声道:“朕记得前阵子,还没有这些细纹。”

  瑕月望着紧闭的窗子,她清楚知道,在那窗子的另一端,有一株掉尽了叶子的枯树,就如她一样。

  “自从永璂走后,臣妾没有一日能够安寝,每每闭眼,总是会梦到永璂满身是血的样子,即便勉强睡下了,过不了多久,也会惊醒;日日不得安寝,又岂会不生皱纹,所幸皇上今日愿意放手,否则再过一阵子,臣妾满脸皱纹的样子,怕是要吓到皇上了。”

  “不会。”弘历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她的话,探身在那眼角的细纹处印下温热的吻,“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朕眼中最美的皇后,永生不改!”

  瑕月未语,然泪水已经尚满了脸颊,她清楚,弘历是爱她的,若她可以跨过心中那个坎,就可以与弘历继续携手做一对恩爱的帝后,可是……她真的过不去,每一时每一刻都会想到永璂,想到他被弘历所杀!

  终归……她与弘历的夫妻缘份,只有三十五年,不可再多。

  瑕月再一次举起酒杯,缓慢而清晰地道:“多谢皇上这三十五年来待臣妾的好,与您相遇……臣妾无悔!”说罢,她便要饮尽杯中之酒,弘历眼皮一跳,迅速按住她的手,哀求道:“瑕月,真的不能再给朕一次机会吗?”

  虽已经下定了决心,可真到生离死别之时,他还是舍不得,应该说……终他一生都不会舍得。

  瑕月默然不语,就在弘历心中燃起一丝希望的时候,她摇头道:“对不起,臣妾忘不了!”

  “忘不了……忘不了……”弘历喃喃重复着这三个字,下一刻,起身狠狠一捶桌案,恨声道:“朕此生余下多少时间,就用多少时间去灭白莲教,定要将他们一个不剩的诛杀!”他恨死了夏晴与白莲教,只是前者已死,他只能将气撒在白莲教身上!

  “白莲教行事诡异,不将人命放在眼中,又擅用巫术,如此邪教,当灭!”在说完这句话后,瑕月仰头饮尽杯中之酒,弘历本可阻止,但……他阻止得了一时,却阻止不了一世,而且他已经答应了瑕月,会放她去走想走的路,不可反悔。

  泪水,一滴接着一滴落在紫檀桌面上,四散落溅,如一粒粒破碎的珍珠,那样悲伤……那样无奈……

  男儿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瑕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握住弘历的手,这是他们最后的时光了……

  弘历哑声道:“当年,朕初登大宝,意气纷发,一心想要做一个明主,护天下子民平安,可结果呢,天下子民……呵呵,朕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了,朕算什么皇帝,算什么啊!”说到后面,他犹如咆哮,将桌上的东西尽皆扫落在地;可这样又如何,该失去的人,他依旧要失去,什么都改变不了。

  瑕月温言道:“三十年来,皇上将大清江山治理的很好,并未辜负先帝所托。”

  弘历抬起被泪水浸染的双眸,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可朕负了你,负了永璂!”

  药效已经开始在体内发作,一波接一波的痛楚在四肢百骸中蔓延,瑕月忍着痛楚,道:“永璂之事,非皇上所愿,这一点,臣妾从来都是知道的,走到这一步,只因臣妾自己无法释怀,亦无法原谅昔日一时心软犯下的大错,皇上不必太过耿耿于怀;就算臣妾走了,也会在天下看着陛下继续这足以与康雍盛世相提并论的乾隆盛世。”

  弘历激动地道:“但朕要的不是天人相别,而是……”说到一半,他忽地止了话,神色悲凉异常地望着瑕月,“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皇上……”瑕月刚说了两个字,便被涌出喉咙的鲜血打断,看到她口吐鲜血,弘历下意识地就要传太医,然话到嘴边之时,又生生咽了下去,只是紧紧抱着瑕月,抱着这具尚有温度的身子,泪水一滴接着一滴落下,仿佛永无停止。

  瑕月努力抬手拭去弘历脸上的泪,只是往往才拭了一颗,另一颗又落下,她吃力地道:“以往……总是皇上替臣妾拭泪,今日却轮到……轮到臣妾替皇上拭泪,这是不是叫做十年风水轮……流转?”

  弘历想要说话,可喉咙涩得一个字都吐不出,只能不断以泪水渲泻他心中的痛与悲,瑕月……终于是要离开了!

  “不必悲伤,臣妾……会等你,会记得……记得下一世的诺言,绝……不忘!”瑕月的声音越来越轻,双眸开始涣散。

  瑕月盯着虚空中的某一处,喃喃道:“永璂,你来接皇额娘了,你终于……又回到了皇额娘身边。”

  她伸手,却在将要伸至最高处时,倏然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瑕月!瑕月!”弘历大声呼喊着闭上双目的瑕月,他后悔了,他后悔自己的成全,他想变回那个私利,只顾自己的乾隆皇帝,可是……一切已经晚了,他的瑕月走了,再不会回来!

  弘历抱着瑕月的尸体悲鸣哀嚎,一代帝王在此刻哭得犹如一个孩子一样,一遍遍喊着瑕月的名字,可是后者,再也不会答应他了。

  瑕月的性命,三十五年的夫妻情份,皆停止在了乾隆三十年的十月的这一日……

  “主子!”齐宽与知春等人跪伏在地,痛哭不止,他们跟随瑕月数十载,对于他们来说,瑕月不仅是他们的主子,更是他们的至亲!

  丧钟一下接着一下敲响,传遍了整个紫禁城……

  【作者题外话】:后面还有几章弘历的追忆,写完之后,熹妃传这个故事算是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