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十七章 往事(2)

  “后来呢?”凌若抬头,意外地从胤祥眼里捕捉到一丝恨意。德妃……他毕竟还是恨的!

  胤祥深吸一口气,将喉间的酸意逼回去,于若隐若现的泪光中赦然一笑道:“你绝对想不到后来四哥做了什么,他把那起子欺主的下人跟奶娘全叫到院中,当着他们的面把奶娘狠狠训斥了一顿,然后下令杖责二十。”

  “那奶娘如此刁滑,岂肯甘心受罚?再说那些人会听四爷话行刑吗?”凌若疑虑地道。”

  “他们自然不肯。”胤祥牵一牵嘴角,含了一抹悲伤但极为自豪的笑容道:“所以四哥将我交给福爷抱,自己则拿起比他人还高的梃杖,一下一下用尽全力打在那个奶娘背上,任她在那里哭爹喊娘,直至打足二十杖方才停下,福爷说打完的那一刻,四哥起来比奶娘还要惨,别奶娘叫的大声,其实四哥人小力微,这二十杖最多让她受一些皮肉痛,根本不曾伤筋动骨,养两天就好了,倒是他自己近乎脱力,双手不住擅抖,但依然笔直站在那里。从那以后,再没有一个人敢轻视四哥,而我也因为有四哥的照拂,得以安然长大。”

  “别四哥现在起来冷冰冰的样子,其实以前不是这样的,福爷说,在那件事以前四哥对谁都很好,孝懿仁皇后将他养育的很好,谦恭有礼,温润善良,可是在宫里人善注定要被人欺,尤其是在没人庇护的情况下,所以四哥被迫冷下脸装成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也渐渐的他性子开始变了,变的冷漠多疑,令人难以捉摸,只有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才会卸下面具。不然贤王的美称也轮不到八哥。”胤祥无奈地叹了口气,当年若非他,四哥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实在是亏欠四哥许多。

  “为什么要与我说这些?”她问,若非胤祥说起,这些事她永远不可能知道。

  胤祥掸一掸袍角长身而起,眯眼望向远处宫殿耀眼无匹的琉璃瓦上,咧嘴道:“我也不知道,你就当我闲着无事随便找人聊天好了。”

  随便找人聊天?一聊就将掩藏多年的辛秘给聊了出来?这话搁哪儿都不会有人相信。

  胤祥低下头了她一眼,见她一脸不信的样子不禁为之莞尔,“我说小嫂子,你能不能别露出这样一副表情,好像我这个谎话说的是多么拙劣一般。”

  凌若被小嫂子三个字唬了一大跳,连忙站起来道:“凌若卑微,当不得十三爷这般称呼。”天家规矩森严,以胤祥的身份,唯嫡福晋那拉氏能当得起他这声嫂子。

  “只是一个称呼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胤祥不在意地伸一伸懒腰活动一下筋骨,他是众阿哥里最不拘礼数的,合了他心意就是贩夫走卒也照样结交不误;反之,纵是皇亲贵戚也不理会。

  他可以不在乎,凌若却不能,再三请他收回这个称呼,无奈之下胤祥只得答应若有外人在时便不叫。

  “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真吃了一惊,四哥的房在府里便跟禁地差不了多少,连嫡福晋都没进去过,居然任你出入,真是稀罕。”

  胤祥漫不经心的话却令凌若心中蓦然一动,到自己吃惊的何止胤祥一人,还有康熙、德妃、宜妃以及……荣贵妃。

  胤祥是因为到自己在胤禛的房,那么其他人呢?为什么第一眼到自己时都明显露出诧异之色?

  德妃等人皆是久居宫中见惯风浪之人,绝不会轻易将喜怒表现在脸上,能令她们吃惊,必然是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而荣贵妃更是露出厌恶之色。

  难道……她抚着自己的脸,心里骤然浮现一个想法,难道自己长得像什么人?

  “在想什么呢?该进去用膳了。”胤祥见凌若突然抚着自己的脸一言不发,连德妃派人传话用膳都没听到,拍了她一下道。

  “没什么。”凌若回过神来随口答应了一句,随胤祥走了几步忽地拉住他衣袖道:“十三爷,待过会儿用过膳后你能不能陪我去景仁宫一趟?”

  景仁宫?那不是荣贵妃的居处吗?难道小嫂子思来想去气不过荣贵妃将她指给四哥为格格,想要去找她报复?纵使荣贵妃失宠终究还是贵妃,岂能容她一个小小庶福晋折辱?这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见胤祥拧了双眉神色略有些不悦,凌若知他必是有所误会,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不明白,想问问贵妃娘娘罢了。”

  “这样啊……”胤祥双眉一松,抚着下巴问道:“倒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是什么事。”

  站在紫禁城中,不论望向哪一处,都是华丽辉煌的宫殿与朱红宫墙,一旦踏入紫禁城,便再无踏出之日,不论荣宠,不论孤寒。

  “我想问问荣贵妃,这张脸到底像谁?今日若不问个明白,只怕将来再无机会。”除此之外,凌若还有一件事想问,但这话却不方便当着胤祥说。

  他们进去的时候,胤禛已经回来了,神色淡然无波,不出喜怒如何,然这一次,凌若却从他平静的外表下到了深藏在内心的悲伤,尽管已经过去近二十年,但胤禛内心的伤痛从未被抚平过,也许只有在面对孝懿仁皇后的牌位时才能有片刻宁静。

  你想死吗?

  想死的话就离远点别在这里害人。

  命是你的,要与不要你自己办。

  蓦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胤禛所说的话,那时的她觉得胤禛刻薄无礼,视人命如无物。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胤禛当时似责骂于她,实际分明是想借这话点醒她,否则以他的身份何必在乎一个小女子的死活。

  且在她差点被撞到的时候,是他策马追上前在马蹄下救了她。救她时的怒气不是因为她冲撞到了他,而是他以为她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想要寻死。

  冷漠刻薄,那只是胤禛为了保护自己的伪装罢了,他的心依然属于二十年前那个谦恭温良的少年……

  心痛、怜惜汇集成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心里蔓延,此时胤禛察觉到有目光一直注视在自己身上,回头了一眼,待清是凌若时微微一笑,尽管只是一个浅息即止的微笑,却令凌若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又酸又涨还带了一点欢喜……

  她终还是违背了曾经发下的誓言,对胤禛动了真情,但愿上天不会怪她违誓。

  【作者题外话】:有友问我更新时间,我这里说一下,一般是下午五点多和晚上十一点更新这样。另外关于本是史载还是虚构的问题,呃,我只能说这本有历史的框架在,譬如钮祜禄氏确实是康熙四十三年入的府,又譬如胤禛小时候确实是孝懿仁皇后抚养等等,但具体内容都是我自己虚构的,不然也就无所谓小说二字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