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十五章 诺言

  凌若一边与凌柱夫妇说话,一边细细剥着葡萄皮,这葡萄是来自西域的品种,色呈紫红,果肉脆甜,比南方栽种的葡萄好吃许多,且适应的季节也长,从夏初可以一直到冬时,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葡萄皮粘连极牢甚是难剥。

  每剥好一颗凌若都会用银签子签了递给凌柱和察富氏,然后继续剥下一颗,这无疑是繁琐的,然凌若却极为享受;自入了这贝勒府,虽不至于六亲断绝,但能侍奉在爹娘膝下的机会却极少,所以她极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今时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侍孝于双亲。

  絮语间终是说到了原先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富察氏告诉凌若,就在她留选后没多久容远便关了药铺不知去向,也不晓得是否还在京城。

  原以为凌若听闻这个消息会有所吃惊,哪想她只是笑笑,将手上最后一颗葡萄剥好后道:“我知道,他如今已是宫中七品御医,我虽不曾见过,但听闻皇上和诸位娘娘对他甚是器重。”

  容远为何进宫,稍稍想一想便能猜到,他对凌若实是情深意重,无奈造化弄人,人始终算不过天,他进了宫凌若却在宫外,两两相隔,难见一面,实令人唏嘘感叹。

  “若儿,你已经放下了吗?”适才说话时,凌柱一直有注意凌若的表情,见她神色如常并未有所波动故有此一问。

  “不放下又能如何?”凌若反问,嘴角含了一抹讽刺的笑容,手指在软滑的锦衣上轻轻抚过,“我是我,他是他,早在我决意入宫的时候与他就再无半分瓜葛。今时今日我别无他求只盼他能早些将我放下,找一个值得他爱的女子携手一生。至于他对我的好,我一生都会记得,来生必还他这份情意。”

  “更何况……”凌若转脸一笑,宛如破晓而出的朝霞灿若云锦,神色间更有缱绻的温柔,“贝勒爷待女儿极好,女儿断不会做出有负他之事。”

  知女莫若父母,见她这般模样,凌柱夫妇岂会不出她已对胤禛动了真情,能真心相许自是相好,只是……彼此都从对方眼中到了担忧,凌柱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道:“若儿,你要明白,贝勒爷非一般人,他身为皇子又有三妻四妾,你许他以真心,他未必能以真心相报。

  “我明白,所以我从不敢奢求过多。”她起身,望着外面濛濛似笼了一缕雾气的细雨,静静道:“只是,动了心便再难收回,注定回不到静寂无波之时,但女儿亦是幸运的,不论道路艰难与否,至少能陪伴在自己所爱之人身边,至少贝勒爷他信我,所以女儿……”笑意缓缓在唇边绽放,如盛放雨中的玉兰花,绝色无瑕,“甘之如饴。”

  期望越多失望就越多,她不敢奢望胤禛能如爱湄儿那样爱她,只要胤禛能信她如一便此心足矣。

  凌柱长叹一声道:“都是阿玛无用,若不进宫哪有这许多烦恼遣憾,你又何需受诸多痛苦。”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一切皆是命定,阿玛无需自责。”凌若走至凌柱面前缓缓俯下身去,枕脸于他的膝上,安静道:“何况女儿并不觉得苦,世间有千万条路,女儿相信,这条路一定能够走得通。”

  富察氏紧紧握着凌若的手说不出话来,诚然如今的凌若锦衣玉食,于外人来并不苦,然她要与无数女人共同分享所爱之人,对于曾经“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凌若而言,必然苦不堪言。

  凌柱抚着凌若发间冰凉的珠翠久久不语,直至茶盏中再不到一丝升腾的热气方才缓缓扶起凌若,伸出单手与她四目相对一字一句道:“记住你今日说过的话,不择手段也好,负尽天下人也罢,总之不许放弃!在阿玛和额娘眼睛闭上之前,你绝对绝对不许出事!”

  凌若明白阿玛这是在提点自己,也是在逼自己许诺。身在贝勒府必然难逃明争暗斗、勾心斗角的结局,一旦心慈手软必将万劫不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她慎重地点头,与凌柱击掌为誓,许下一生不变的诺言:“是,女儿记住了。”

  “好!好!不愧是我钮祜禄凌柱的好女儿!”凌柱最清楚这个女儿的性子,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尽全力去做到。荣华富贵他并不在乎,只在乎女儿的性命,要在这种是非最多的地方保全性命甚至出人头地,必要用到非常手段,当断不断只会反受其害;女儿能明白这个道理,他总算有几分安慰,如此想着眉眼间不由得多了几分笑意。

  “阿玛,我也是您的好女儿。”在一旁了许久的伊兰忽地跳下椅子跑到凌柱身边仰着头娇声道。

  凌柱哈哈一笑,抱起伊兰道:“对,都是阿玛的好女儿好儿子,阿玛和额娘以你们为荣。”

  这样的欢愉一直持续到晚膳过后,随着天色渐晚,离别二字不可避免的浮上诸人心头,凌若忍了满心酸楚命水秀几人取出数天前就备好的各色礼物,有各色上好的锦缎也有人参、茯苓等滋补之物,皆是往常胤禛赏下来的,除此之外还有荣祥爱吃的各色点心,装了满满一大食盒。

  凌若依依送出净思居,眼见分别在即,不由得悲上心头,强忍了泪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阿玛额娘请千万千万保重身体。”

  “我们会的,你也是,万事小心。”富察氏一边抹泪一边不住叮咛,凌柱扶了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莫哭了,你这样只会让女儿心里更难受。何况往后又不是见不到了,将来有机会我们还是可以来探望女儿的,再不然的话写信也可以。”

  “是啊。”凌若含泪安慰道:“这贝勒府不是皇宫,虽也有规矩但总归没那么严苛,往后女儿一得了机会便央四贝勒让你们入府相见,贝勒爷待女儿那么好,他一定会同意的。”

  在他们的劝说下富察氏终是忍了伤感转身离去,荣祥和伊兰虽也有不舍,但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并未想得太多,更何况凌若还答应了伊兰三日后让她入府戏。

  凌若站在垂花门前目送他们离去,待他们走远后那含在眼中的泪方才悄悄垂落,此去经年,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月,但总归是有一个盼头,不至于让人绝望……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