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十六章 荣忧相伴

  那厢凌柱一行人也在李卫的引领下出了贝勒府,李卫帮着将东西装上马车后方才离去。马车带着轻微的晃悠缓缓驶离了贝勒府,伊兰趴在窗沿上望着渐渐远去的贝勒府不时回头一眼堆满了马车的各色礼物,精巧的小脸上流露出深深得羡慕之色,许久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对正与富察氏说话的凌柱郑重道:“阿玛,等兰儿长大了也要像姐姐一样成为人上人。”

  凌柱一愣,抱过伊兰让她坐在自己膝上问:“为什么突然这样想?”

  伊兰把玩着系着蓝色丝带的发辫一脸奇怪地反道:“阿玛难道不这样想吗?您姐姐现在过的多好啊,锦衣玉食,出入有人伺候,还给了咱们那么多好东西,那些缎子好滑好舒服,比阿玛上朝时穿的朝服料子还要好。”

  凌柱为之愕然,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反倒是在一旁啃苹果的荣祥皱着鼻子吐出两个字,“肤浅。”

  一听这话伊兰立时不高兴了,像炸了毛的小猫,柳眉倒竖喝道:“你说什么呐?”

  荣祥把苹果啃干净后将果核往外面一扔抹一抹嘴道:“我说你肤浅,姐姐如今固然是锦衣玉食,但何尝又不是关在金丝笼中的雀,莫说出门了就是见一见亲人都难,你没见着刚才咱们走的时候姐姐有多难过,亏得你还羡慕姐姐,不是肤浅是什么。”

  伊兰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姐姐虽不能出贝勒府,但旁的地方却无一丝受委屈,甚至还能帮衬着咱们,难道说还是忍冻挨饿来得更好?”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哼一声各自将脸转到一旁不再说话,凌柱轻拍着伊兰的脑袋道:“你当真以为你姐姐只是被限制了自由吗?”

  “那还有什么?”伊兰一脸茫然地问。

  凌柱叹一叹气着富察氏道:“夫人,你有没有觉着除了净思居以外,不论我们走到哪里,仿佛都有人盯着?”

  富察氏一脸诧异,脱口道:“老爷也有这种感觉吗,妾身起先还以为是错觉来着。”

  凌柱摇摇头,望着不时被风吹起的车帘,沉沉道:“来若儿在贝勒府的日子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样好过,一言一行皆被人监视着。”他轻抚着伊兰的背道:“风光荣华之背后是旁人难以想像的刀光剑影与生死相向,每一处皆是杀机四伏,稍有不甚就会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从此万劫不复。只怕你姐姐在贝勒府的每一个夜晚都不曾真正安枕无忧过。”说到此处他长叹一声仰脸道:“若然可以,阿玛宁愿你姐姐从未与皇家有过交集,粗茶淡饭过着宁静淡泊的日子。”

  伊兰嘟了小嘴不悦地道:“阿玛吓唬人家,哪有您说的那么可怕。”

  凌柱怜惜了她一眼道:“你现在还小,很多事都不懂,等将来长大了自然会明白。”

  伊兰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将目光转向细雨涟涟的车外,随着马车的转弯,她只能到贝勒府飞檐卷翘的一角,然那份厚重的奢华早已深深刻入她脑海,抹之不去。

  彼时,朝云阁中,年氏正闭目倚在贵妃榻上,两个小侍女一左一右蹲在两边以玉轮在其双腿上按摩,榻边小几上搁着一座鎏金博山香炉,此刻正焚了上等的百合香,缕缕轻烟带着令人心怡的轻香自炉中悠悠逸出,于无声无息间遍布屋中每一个角落。

  这百合香以沉水香、丁子香、鸡骨香等二十余种香料以古法配制而成,制成之后必须以白蜜相和然后放入瓷器中再封以蜡纸封住,使其不至于泄了香气。相传此古法已经失传,哪怕是最高明的制香师也调配不出真正的百合香。年羹尧知道妹妹素性喜香,不知从何处购来百合香残缺的古方,交由京城最有名的制香师研制,终是部分还原了这种古香。

  “福晋您是不知道,她不知给贝勒爷灌了什么迷汤,这才入府一年都不到呢,就让她家人入府相聚,妾身当时可是足足等了三年才等到这个机会。更过份的是那顿午膳,不算点心果品,光是菜就足足有十二品,招摇至极;嫡福晋甚至还派人送了一只烤乳猪过去。”在她旁边宋氏絮絮说着话,言辞间是掩之不去的酸意与忌妒,她熬了这么多年甚至失去一个女儿才熬到这个庶福晋之位,可钮祜禄凌若呢,她什么都没做,轻轻松松就与她平起平坐,这教她如何甘心。

  宋氏绞着帕子撇嘴道:“就在他们走的时候妾身亲眼到拿了许多东西回去,什么缎子、首饰、补品,应有尽有,敢情咱们这贝勒府就是他们钮祜禄家的金山银山。”

  “说够了吗?”年氏睁开半闭的眼眸,抬手示意绿意搀她起来,发髻正中的金累丝凤钗垂下一颗小指肚大小的红宝石,流光闪烁,映着眉心金色的花钿可外耀眼。

  年氏扶一扶云鬓,眸光漫不经心地扫过忿忿不平的宋氏道:“她能让贝勒爷和嫡福晋抬举,自是她的本事,何需恼怒?你说这么多无非是希望我出手对付她。”

  宋氏被年氏毫不留情点中了心事,讪讪不知该说什么好,许久才憋出一句来,“妾身……妾身是替福晋不值,钮祜禄氏素来自以为是不尊福晋,甚至还毒害了福晋最喜欢的绒球,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福晋难道当真要眼睁睁着她成气候?”

  年氏咯咯一笑,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搭在宋氏肩上,“知道我生平最讨厌什么人吗?”

  宋氏怔一怔,仰一仰脸,与年氏目光不经意交错的那一瞬间身子往后缩了一下,有难掩的恐惧在其中,虽然年氏在笑,但那双眼冷的像千年不化的寒冰一样,毫无温度可言,只一眼便能将人冻住。

  “我……妾身……妾身愚昧,岂能猜得出福晋……的心思。”她想站起来,但按在肩上的那只手犹如千钧重,令她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唯有结结巴巴地说着,双手死死绞着帕子,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的笑容。

  宋氏的害怕,正是年氏想要的,她伏下身在宋氏耳边一字一句说道:“我最恨的就是心口不一、自作聪明的人。”

  此时乃是九月深秋,尚未入冬,李氏却有一种赤身站于冰天雪地中的感觉,连血液都似要结冰一般,耳边的声音更如阎王催命,吓得她魂飞魄散,连忙双膝一屈倚着绣墩跪下磕头,“妾身知错,妾身知错,求福晋饶恕!”

  年氏默然一笑,回身坐下后接过绿意递来的茶慢慢抿着,沉默往往是最好的威慑,因为它会使得别人揣摩不到心意无从应对。待得一盅抿完方才对跪在地上心惊胆战的宋氏道:“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能够瞒得过我?哼,简直就是笑话!”

  年氏的这一声冷哼听在宋氏耳中犹如晴天霹雳,心扑通扑通狂跳险些从喉咙中蹦出来,为自己刚才所存的那点取巧之心后悔不已,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眼泪鼻涕花了她的妆容,令她起来像个小丑一样,然现在的宋氏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她爬到年氏脚边攥着她的裙摆哀求道:“福晋,妾身知道错了,妾身下次绝不敢再犯,一定对福晋忠心不二。”

  尽管年氏入府不足一年,但宋氏对她的手段已经领教过,不说净思居那回,就是宋氏亲眼所见的就不止一回,成格格嫌送到她那里做冬衣的料子颜色不好,去找高管家要换料子,令高管家很是难做。此事恰好被年氏到,她让高管家去库中取出准备分派给各位福晋格格的料子,蜀锦、云锦、荆锦足足有上百匹。

  成格格还没来得及谢恩,年氏已经轻描淡写地命高管家将每一匹锦缎展开来层层缠绕在成格格身上,待得百匹锦缎缠完之后,成格格已经成了一个圆球,莫说走路连动一下都难,这样足足在院中站了一夜,无人敢解下布匹,且正好那一夜还下了雨,淋得成格格瑟瑟发抖,不断讨饶喊救命,但换来的是毫不留情的巴掌,朝云阁的下人奉了年氏的命令,只要成格格敢出声便掌她的嘴,直至她昏过去。

  成格格被救醒后大病一场,即使病好后也吓破了胆,从此变得唯唯诺诺,到年氏犹如老鼠见了猫,远远就饶着走。而年氏的雷霆手段也震慑了所有人,更让人清了年家的权势,府中少的那些近百匹料子,不出两日便有人源源自府外运送进来,且无一不是出自苏浙两地的上好绸缎。

  宋氏暗恨自己怎么一时糊涂忘了年氏的手段,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唯有不断求饶。

  年氏嫌恶地瞥了一眼花了妆的宋氏,若非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真恨不得一脚踹出去,这副窝囊样子了就闹心,如此一个愚钝如猪的人也敢在她面前耍心眼,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挥手示意随宋氏一道来的侍女扶起她后道:“记着你今日的话,若再有言不由衷,我定不轻饶了去。至于钮祜禄凌若……我自然会好好教教她,让她知道不是得了贝勒爷几分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她拨弄着指上的镂金菱花嵌珍珠护甲冷笑道:“嫡福晋不是让咱们三日后去清音阁戏吗?那咱们就好好这场戏,别辜负了嫡福晋一番心意。”

  钮祜禄凌若,上回被你逃过一劫,那这一次呢,还能那么幸运吗?

  这一夜,许多人难以成眠……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