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十二章 保胎

  他朝凌若微一点头,强捺了激动的心情收回目光对胤禛与那拉氏道:“叶福晋气血两虚,确是小产之兆,若要保胎并非不可,微臣曾从古上寻到一则保胎秘方,也许能奏效也说不定,只是这样一来叶福晋便要受苦了。”

  叶秀想也不想便道:“只要能保住孩子,要我受什么样的苦都没关系。”时间拖得越久,她就觉得孩子离自己越远,直到自己再也抓不住的那一刻。

  “不错,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请徐太医尽力保全。”胤禛如是说道,那拉氏亦在一旁点头道:“正是此理,孩子已经六月有余,多保一天生下来养活的机会便大一分,请徐太医千万不要推辞。”

  “微臣明白,微臣会尽力而为。”说完这句容远不再耽搁,取来纸笔写下药方递给等在一边的狗儿,“依方子去抓药,三碗清水煎成一碗后即刻端来服用,一日三次;另外再给我去找一些艾叶来,越快越好。”他一边说一边从随身医箱中取出针炙用的银针。

  艾叶很快就拿来了,医上言艾叶有镇痛止血的功效,艾叶点烧后熏手足十指,可以保胎固元,但忌之多用,尤其是体虚之人,容远更从古上寻得一个配合烧艾的针炙之法,其固胎的功效比单纯烧艾好上许多。

  为怕打扰容远医治,所有人皆退避至楼下等候,此时已至亥时夜深时,寒意渗人,纵然有披风挡风依然手足冰凉,叶秀她自己出事却要自己等人陪着受罪,那些个福晋格格皆是满腹怨言,但那拉氏与年氏等几个嫡侧福晋都没说什么,她们也只得忍着,没一个人敢离开。

  如此等了半个时辰后,方见容远带着一身浓浓的艾草气息从里面出来,胤禛见之立时追上去问道:“情况如何?”

  “血已经止住,胎像也稍稍稳固,但至于能不能保住胎儿就福晋自己了,待药煎好后即刻让她服下,往后在孩子出生前必须每日定时服药,还有千万不要下床也不能坐起,尽量拖延,能保一日是一日。”想到自己深爱的女子如今已经成了眼前这人的妾室,容远心中百感交集,又苦又涩说不出是何滋味

  “有劳徐太医深夜过来,胤禛感激不尽。”胤禛并不知晓容远心中所想,听得他说孩子有可能保住不禁轻吁了一口气,朝容远拱手致谢之余又道:“若徐太医不急着回去的话,能否在此地多留一会儿,待胎儿稍稍稳固一些再走?”

  “自然可以。”容远并不是今夜的值夜太医,只是有些事留的晚了一些,恰好碰上翡翠去那里,听闻是四贝勒府他连想都没想便随翡翠过来,为的就是见凌若一面,还有一些话他想当面与她说。

  直到这个时候那拉氏才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问,“妹妹身子素来健硕,之前又不曾磕碰摔倒,为何会突然有小产的迹象,且来势如此凶猛。”

  不止她,所有人心中都有同样的疑问,此事来得蹊跷,让人摸不着头脑。

  容远想了想道:“我在切叶福晋脉像的时候发现她体内血液曾在一段时间内流转过快,从而导致胎儿不稳,会否是叶福晋吃了什么活血的东西?”

  “不可能!”那拉氏断然否决了他的猜测,“府中两位福晋有孕,但凡入她们口的东西都特别注意,绝不可能会出现寒凉或活血的东西,即使是红枣我也早早吩咐了人不许用,更何况若真是食物有问题的时候,李妹妹何以会没事?”

  “不错,我并未感觉有任何不妥。”李氏走上前来,凌若不知是否自己错,总觉着李氏在说这话的时候神色仿佛有些不自然,她侧过头以袖掩口小声问一旁的李卫,“你觉着这件事会不会有人故意动手脚?”

  李卫踢着脚边不知何人落下的一粒珍珠嘴唇轻动,“叶福晋视腹中孩子为命根,奴才曾见她极是仔细地询问贺大夫所需避忌的食物,而观她今日又欲扶红玉上位以固地位,可见她并非我们所见的那般愚蠢,反而精明至极,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主子觉得她会不小心吃错东西,从而送掉她今后的荣华富贵吗?”

  李卫的话一针见血,与凌若不谋而合,但是有一点她始终想不通,为何李氏会没事,给她们两个准备的东西皆是一样的,而叶秀又是在完戏后突然出血,若说是戏之前所食之物,那这时间未免太久了一些。

  那厢那拉氏已将今夜清音阁中准备的吃食一一报与容远知晓,她记性极好,数十种吃食记得分毫不差,甚至连当中有何配料都如数家珍。

  “若非外力又非食物,以叶福晋的身子微臣当真想不到是何原因。”容远听过之后确实没发现当中有孕妇不宜之物,当下皱了眉想不出问题出在何处。

  胤禛有些不放心地对李氏道:“月如你当真没事?要不要让徐太医给你把把脉?”

  “妾身的身子自己还会不知道吗?当真很好,没有半些不舒服,不用麻烦徐太医了。”李氏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惶,藏在袖中的手微微发颤。

  见她说的肯定,胤禛不再勉强她,只叮嘱她万事小心,一有所不对就立刻告诉他,叶秀的孩子已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能否拉回来还是未知这数,他绝不想李氏的孩子再出意外。

  “厨子做出来的东西没事不代表吃进嘴里也没事。”年氏突然出此言语,令在场每一个人心中一凛,其实不少人有此怀疑,只是不敢当着胤禛的面说出来而已民,毕竟此事非同小可,若当真有人做作祟,只怕不能善了。

  胤禛目光一沉,抚着下巴凝声道:“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他自小在宫中长大,对后宫诸妃为争夺皇阿玛宠爱所使的手段,不说了如指掌但也有所耳闻,他绝不愿见自己府中亦是这番模样。

  年氏垂一垂眼,望着自己露在长袖外的指尖静静道:“事出必然有因,妾身怀疑府中有人欲对叶氏不利,若不查个究竟找出加害之人,即便叶氏躲过这一次也是枉然。”

  那拉氏越听越心惊,忍不住插嘴道:“会不会是妹妹想多了,谁那么胆大包天敢谋害贝勒爷的子嗣。”

  年氏闻言露出几分讥诮之意,“人心难测,并非所有人都与姐姐一样菩萨心肠,知人知面不知心,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说到此处她忽地想到了什么,望着李氏的肚子吟吟笑道:“姐姐可真幸运呢,同样怀孕,你却安然无恙。”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