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十四章 瓜尔佳氏

  明知一切正在朝于已不利的方向发展,但却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着事态一步步发展下去。/Www.Kan.Com/

  李忠与他徒弟来得很快,当得知自己沏出来的杏仁茶里有红花时,他吓得双腿一软,瘫在地上连连磕头叫屈,口中反反复复不停喊着冤枉二字,额头亦是磕得青肿一片。

  胤禛一言不发只盯着他,见他神情确实不像做伪后方才冷声道:“除你之外还有谁曾去过厨房,又或者碰过杏仁茶?”

  李忠仔细想了想后,迟疑着道:“奴才也不知算不算,只是厨房备好杏仁茶提了龙凤铜制大壶出来时曾遇见过凌福晋。”

  凌若?胤禛骤然一惊,下意识地往凌若去,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事竟然会与她有关,难道是她?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可能胤禛就觉心口闷闷的。

  要来的始终会来,躲之不过。

  凌若在心底叹了口气,迎上了胤禛惊疑的目光上前如实道:“是,妾身确是曾去过厨房,也遇到过李忠。”

  “你为何要这么做?”在一片哗然声中胤禛走到了凌若面前,每一步他都迈得很沉重,目光始终停留在凌若平静的脸庞,有难言的痛惜在眼底。

  “妾身只是遇见过李忠,却不曾碰触过任何东西,贝勒爷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李忠,妾身所言是否有假。”她言,尽量不让自己露出慌乱之意,此话也得到了李忠的证实,然年氏依然对此嗤之以鼻,直言其若当真心中无鬼,为何要戏中途去厨房?

  “是啊,妹妹到底因何去哪里,倒是快说啊。”见凌若迟迟未解释,那拉氏不禁心焦如焚,一再催促,深恐胤禛一怒之下定了她的罪。胤禛虽然没说什么,但眼中亦露出询问之意。

  凌若知此事搪塞不过去,只得将伊兰出去解手迟迟未归,自己放心不下便出去寻找,但她对于有人刻意引她去厨房一事只字未提,此事空口无凭,根本无人相信,甚至还会说她是为求脱嫌,胡乱捏造。只推说是在寻找途中发现自己头上的簪子不见了,四处皆寻不见,问李卫又说在戏时便没见那枝簪子只当是她没带出来。她怀疑会否是在来清音阁的路上掉了,所以就沿路回去寻找,经过厨房那里时恰好遇到李忠。

  “只是一只簪子而已,用得着这么紧张吗?”年氏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凌若低头不语,倒是胤禛想起一事来,脱口道:“可是那只七宝玲珑簪?”他记得当时送那只簪子给凌若的时候,她爱不释手,很是喜欢。

  凌若意外地抬起头,有欢悦在眼底浮现,似若天边流霞绚烂如锦,“贝勒还记得?!那簪子是贝勒爷所赠,妾身当珍之重之才是,谁想竟会不甚遗失了,妾身实在无颜面对勒爷。”

  “罢了,只是意外罢了,无须自责,再说正如素言所说,只是一只簪子罢了,若当真找不到我再找人做一只一模一样的给你。”

  年氏却是不信,世上何来如此多的巧合,多是人刻意为之,当下质疑道:“你说伊兰久去未归,是何原因?”

  凌若一愣未及时回话,那拉氏见状忙出声替她解围,“府中这么大,伊兰才来了两回,兴许是迷路了也说不定。”

  年氏冷冷道:“适才凌福晋亲口说一道去的还是墨玉,难不成墨玉也跟着迷路了?”

  这句话问得那拉氏一阵哑口,这确实说不太通,她虽有意替凌若说话,但在不清楚事情经过的情况下难免有心无力,逐向凌若道:“当时情况究竟如何,妹妹不妨直说。”

  “是。”凌若欠一欠身将伊兰与墨玉中途遇到之事如实相告,待听得鬼神之说时,众人不禁议论纷纷,对她的说法持不信者居多,纵是胤禛也露出怪异之色,毕竟鬼神之说太过荒诞不经,实在难以让人信服,这也是凌若之前迟迟不肯说的原因。

  待她言毕,年氏已是一脸讥诮不屑,“凌福晋莫不是把我们当成三岁孩童吧,竟说出如此拙劣的谎言来,你以为会有人相信吗?”

  “主子没有说谎。”墨玉抢上前道:“奴婢陪伊兰小姐回来的时候确是因见到鬼影而吓晕过去,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他处,奴婢可以发誓所言句句属实,若有虚假当遭天打雷劈!”

  “你是她丫头自然帮着她说话,除了你与凌福晋的妹妹外,还有人能证明此事吗?”年氏对她的话嗤之以鼻,根本无半分相信,至于胤禛亦是半信半疑。

  凌若略略一想凝眸于胤禛道:“虽无直接证人,但伊兰她们回来与妾身说起此事时,云福晋就在旁边,她能证明妾身并未说谎。”云福晋即瓜尔佳氏,因她闺名为云悦,所以府中多唤她为云福晋。

  见胤禛望过来,瓜尔佳氏连忙快步至胤禛面前欠身行礼,胤禛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她起来,“适才凌福晋所言你也听到了,究竟她说的是真是假?”

  “回贝勒爷的话,妾身……”瓜尔佳氏望向凌若,细长的眼眸中闪过幽幽的冷光与隐晦的笑意,在凌若还来不及细想这笑意所蕴含的信息时,瓜尔佳氏已经说出了令她浑身冰凉的话,“妾身从未听凌福晋的妹妹提及任何关于鬼神的话,她确实与墨玉一道出去过,但很快便回来,并未像凌福晋所的那样久久未归。”

  本以为是救命的良药,谁想临到头却突然成了致命的毒药,凌若脸上一下失了血色,身子摇摇欲坠,瓜尔佳氏是离她最近的人,而今她这么说,等于是判了自己死刑,有她的说词在,自己纵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只是,搜遍所有记忆也想不起她有任何得罪瓜尔佳氏的地方,为何她要这般当众污蔑,意欲将自己置之死地?!

  “你在撒谎!”墨玉愣过后,指着瓜尔佳氏激动地大叫,“我们明明有说过,你也听到了,甚至还叫我们去庙中求几道符来,为何你现在要颠倒黑白,陷害我们主子?!”

  瓜尔佳氏以手抚胸极是难过地道:“我也想希望凌妹妹是清白的,可要我违背良心以谎话来替凌妹妹掩盖嫌疑,我实在做不到。”

  不得不说瓜尔佳氏演技高明得很,若非凌若自己就是当事人,只怕也要被她蒙混过去。现在回想起来,戏时瓜尔佳与自己说话只怕也是有意,为的就是在她毫无防备时狠上一刀。

  事到如今,凌若反而冷静下来,心念电转,思绪渐渐明朗;从伊兰出去到她被人引去厨房,再到叶秀出事瓜尔佳氏反水,这一切分明是有人刻意布下的局。只是现在明白太晚了,布局者心思缜密谨慎,她根本寻不到任何破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