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十一章 迷魂香(2)

  “我……我不知道。”王保缩了缩脖子神色不安地回答。

  凌若知道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下命李卫去请胤禛来,见李卫真的要走,王保吓得几乎跳起来,连滚带爬拉住李卫的衣角忙不迭地道:“我说!我说!”他真的怕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凌迟之刑。

  “是……是瓜尔佳福晋!”王保咬牙吐出这个名字,“小四死后第二天,我想起他说还有三十两银子藏在床底下,便起了贪念想先拿来应应急还些赌债,哪知恰好被云福晋到了,她说只要我肯替她办事,今日之事她就当没到,甚至可以再给我一百两银子,这样一来我不止能还清赌债,还可以有余钱娶一房媳妇,奴才当时也是走投无路,所以就答应了。之后她交给奴才一包香粉,让奴才混在银炭当中,只要净思居来取炭,便给他们混了香粉的炭,至于这是什么香,奴才是真不知道,求福晋大人有大量,饶过奴才一条狗命!”

  对于王保吐出瓜尔佳氏这几个字凌若并不意外,自清音阁一事后她就知道瓜尔佳氏绝非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其实能在这王府中生存的人又有哪一个是简单易与之辈,唯一的意外就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又动手。

  “瓜尔佳氏!”凌若嘴角微微扬起,有森然的恨意在眼底跳跃,她步步紧逼,若一昧退让,只会令自己连最后的立足余地都没有。

  “王保,我可以保住你性命,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得在贝勒爷面前重复一遍刚才说过的话,否则必让你受尽千刀万剐之苦。”她言,不容置疑。

  王保忙不迭点头,于他来说保住小命才是最要紧的,何况他本就是受银钱所惑,对瓜尔佳氏并无半点忠心。此刻胤禛尚未回来便先在将他带下去后,凌若睨了一眼水秀他们刚摆上桌的晚膳摇头道:“撤下去吧,我不想吃”

  墨玉盛了一碗珍珠西米露小声道:“主子今儿个一天都没用过什么东西,纵然再没胃口为了身子也得吃些东西,何况待会儿还得喝徐太医开的药呢,空腹可怎么行。”

  凌若放下手中已经有些凉的暖手炉接过白瓷小碗,徐徐舀了一勺在雪白椰奶中若隐若现晶莹若珍珠的西米在嘴里,明明是甜的,但吃起来却索然无味,垂眸轻轻道:“虎无伤人意,人却有害虎意。想要平平静静在此度过一生,在这府中比登天还难。”

  “这本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道。”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卫将窗子关起来以免风雨吹进来,“只是受宠就一定会受人嫉妒,心慈手软只会害了自己,主子该早些习惯才是。”

  凌若叹了口气再不说话,勉强将一碗椰香西米露吃完后她拭一拭手起身道:“走,咱们去见一见这位云福晋。”

  悦锦阁是瓜尔佳氏的居处,此刻她刚用过晚膳,正在喝茶,听到下人禀报说凌若求见时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她与凌若自在清音阁之后可说是撕破了脸,她怎会突然到自己这里来,还是夜间下雨时分,唤过贴身侍女从意,“你去王保可在炭房,若不在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在如意退下后不久,瓜尔佳氏迎上了正缓步走进来的凌若,亲热地挽了她手臂含笑道:“外面风大雨大的妹妹怎么说来就来,真是稀客,快请坐,从祥茶。”

  凌若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同笑道:“入府多日一直不曾来拜访过姐姐,实在惭愧,还忘姐姐见谅。”

  瓜尔佳氏恍若未觉,打量了凌若一眼道:“听闻妹妹近日被鬼神所拢,终日寝食难安,精神不佳,眼下来却是一切尚好,来只是谣传而已。”

  凌若解下略有些湿意的披风递给随侍在侧的李卫扬眉道:“姐姐不是素来相信鬼神吗?怎么现在也觉得是谣传了吗?”

  “我只是觉得妹妹福泽深厚,鬼神纵是见了也当避退才是,怎敢惊拢。”瓜尔佳氏是南方女子,有着京中女子少有的婉约,在珠玉玲珑下容色更添清丽,似一朵临水之花娴静优雅,偏偏这是一朵见血封喉的毒花。

  “姐姐若是真相信鬼神的话,便当谨记一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凌若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就等报应来了再说。”瓜尔佳氏不以为然地道。

  从祥很快便沏了茶来,双手奉予刚刚扶椅坐下的凌若,恭谨地道:“凌福晋请用茶。”

  “好香。”凌若揭开茶盖微微一嗅轻笑道,“姐姐的茶好香啊,不知里面加了什么?”

  “妹妹这话问的可真奇怪,茶水里自然是加茶叶了,还能有什么?”瓜尔佳氏脸上一派笑意,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定会以为她们是极要好的姐妹。

  凌若目光一转,似漫不经心地道:“譬如……**香。”

  瓜尔佳氏心里一凛,暗道她果然是为此而来,可惜了……若能再多些日子,以**香的功效,钮祜禄氏纵然不死也要落个半疯的下场。

  “妹妹今日的话姐姐当真是一句都听不懂,**香又是什么东西?”她故做不解地道。

  凌若将一口未动的茶盏往桌上一放,目光幽幽若古井,沉声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姐姐指使王保将**香混在银炭当中的事我已经一清二楚,我今日来是想问姐姐一句,我自问入府以来并不曾得罪过姐姐,为何姐姐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

  瓜尔佳氏吃吃一笑,自瓶中取一枝蝴蝶兰在鼻尖闭目轻嗅,“妹妹,我这做姐姐的奉劝你一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何曾有害过你。”

  “王保已经一切都招了,只要将他与那些掺了**香的银炭往贝勒爷面前一送,姐姐你纵是说得舌绽莲花也无用。”

  “既如此你又何必来这一趟?”花香徐徐安抚着瓜尔佳氏沉静表情下略微急燥的心情,眼睛不自觉地瞟向门口,从意什么时候能不回来……

  【作者题外话】:以后更三章的话,一章就放在中午了,谢谢大家理解哦。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