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章 风雨(2)

  “是否瞧着有点像借抢劫之名故意要我二人的命?”谁想胤禛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便张嘴接过凌若的话,“我与老十三在路上时就曾想到过这个可能,可惜等老十三与江宁知府带兵去围剿的时候,那些山贼已经逃得一个不剩,像是早已料到会如此。”

  “究竟是谁那么大胆敢暗算我们,让我知道非扭断他的脖子不可!”胤祥咬牙切齿地道。

  胤禛站起来沉沉道:“等着吧,总有那一天。”此次江南之行动了太多人的利益,难免有人怀恨在心铤而走险。有仇不报非君子,他胤禛从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既敢动他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罢了,先不说这个,吃面吧。”胤禛摆一摆手,指了已经有些发涨的银丝面道:“这便是上回与你说起过的桂花蜜面。”

  胤祥依言端起放了桂花蜜的面吃了一口,点头道:“果然清甜可口又混有桂花的香气,好吃得很。”在将自己与胤禛那碗面都下了肚后方才抹一抹嘴巴夸张地道:“小嫂子这面可比宫里御厨做的还要好吃,让人吃了还想吃。”

  “十三爷若喜欢,往后多过来吃就是了,几碗面妾身还不至于吝啬。”凌若抿唇一笑收起碗筷道:“四爷与十三爷慢慢谈事,妾身先告退了。

  待凌若退下后,胤祥随手拿起案上的琉璃镇纸把玩道:“四哥,昨个儿咱们面圣的时候,皇阿玛有意清理户部欠银,你说谁会接这个差事?”

  “这又是一个得罪人的差事啊!”胤禛摸着身后梳得齐整的辫子叹道:“依我怕是没一个会接这烫手山芋。对了,老八快回来了吧?”

  琉璃镇纸被胤祥拿在手里抛上抛下,“嗯,也就这几日的事吧,听说他在河南赈灾的差事做的不错,那些个灾民都被妥当安置了下来,且没爆发疫情,据我得来的消息,皇阿玛有意封他为郡王,呵,这下子他可就更得意了。”胤祥在诸阿哥中只与胤禛亲近,旁的皆只是一般,说到此处他略有些不屑地道:“他能有银子赈灾还不是靠咱们在江南剥那些盐商的皮,险死还生好不容易回来了,可皇阿玛什么封赏都没有,想想真是让人气不过。”

  “咱们办差又不是为了封赏,有什么可气的。何况……”胤禛望着屋顶上描金画银的图案道:“我相信皇阿玛心中自有数,他不封赏自有他的理由。”

  胤祥不在意地耸耸肩,他本就是无所谓之人,只是替胤禛不值,顿了顿又郑重道:“四哥,若是皇阿玛让你去追讨欠银你可万万不能接。”

  “怎么,拼命十三郎竟然也有怕得罪人的时候?”胤禛似笑非笑地着胤祥。

  胤祥把琉璃镇纸往桌上一扔满不在乎地道:“我怕什么,横竖就是一个人罢了,我只是怕一旦四哥你接下,太子那边不好交待,不让他还银百官不服,可让他还,你觉得他会肯吗?有这银子还吗?再者说了,凭什么骂名全四哥你一个人背,而老八他们就得尽贤名。”

  胤禛何尝不知此理,他叹一口气道:“若所有人都为怕得罪他人而不接,那这差事谁来办?难道任由库银空虚下去?这一次黄河大水过了,那下一次呢?总是要解决的。”

  “可这样一来,背在四哥身上的骂名只怕更盛。”胤祥摇摇头,始终不赞成胤禛去接这差事。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真能办成实事,纵背一世骂名又如何,相信千古之后自有公论。”

  “千古之后吗?”多年兄弟,胤祥知道胤禛心意已决,再劝亦无用,苦笑一声拍着胤禛的肩膀道:“罢了,做兄弟的有今生无来世,若四哥当真要做这事,可千万别把我老十三给拉下。”

  “此生能得十三弟这个好兄弟,实乃我胤禛之福也!”胤禛长笑一声,紧紧握住胤祥的手,所有言辞在这一刻皆不足以形容两人的情谊。

  数日后胤禩回京,康熙为嘉奖其赈灾之功,晋其为郡王,赐号廉,是为廉郡王。不知是否这两月来过于劳累,胤禩一回京便抱病不起,虽有心追回户部欠银却无能为力。

  康熙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言称哪个阿哥谁能追回欠银便晋谁为亲王,可依然无人敢应,最终还是胤禛接了下来,胤祥协同办差,务求尽快追回欠银填补国库亏空,要知道户部至今还欠着兵部一整年的粮饷,若真激起兵变,这个后果哪个都抗不起。

  一场席卷整个京城的狂风暴雨即将来临,文武百官人人自危,担心这场风雨何时会刮到自己头上来。

  这夜,凌若端了参汤去房,见胤禛伏在桌案上打盹,知其必是连日辛苦,不曾好生休息,当下取过一旁的披风小心盖在胤禛身上,她的动作极轻但仍惊醒了胤禛,抚了把脸醒一醒神道:“你来了。”

  凌若心疼地将参汤递到他手里道:“户部沉疴已久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四爷纵急也无用,何况四爷身上有伤实不宜过于劳累。”他受伤一事府中女眷里唯凌若一人知晓,回京的那一夜他虽去了年氏那里却不曾过夜,之后亦不曾召过人侍寝。

  胤禛抿了口参汤苦笑道:“国库都快没银了,我如何能不急,早些将此差办完也好早些了了这桩心事。这次我去江南,若儿你可知我到了什么?”

  “妾身不知。”凌若拔下头上的银簪剔亮烛芯,徐徐道:“但能得出令四爷颇有感触。”

  胤禛盯着她沉沉点头,“我在回京的路上经过一个名为江夏镇的地方,那里竟被人整个买下做了庄园,他身为士绅无须纳税无须缴粮,整个江夏镇的人都沦为那位刘老爷的家奴,我们整整走了三日才走出他的地界。这样的豪富连我都是头一次见。”幽幽的光芒在眼底跳动,“国家艰难至斯,可那些人却依旧在那里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与之相比我掏走的那两百万两于那些个人来说实在算不得。吏治已经到了不得不重整的时刻,皇阿玛心里也清楚,否则不会命我接手此事。”他忽地握住凌若的手,那样用力,仿佛要将她融入身体,“若儿,这一趟也许我会遭无数人谩骂痛恨,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那样的决心令凌若深深为之动容,纵被一世骂名也无怨无悔吗?胤禛,其实你何须再问,不论你荣耀亦或者落魄,我都不会离你而去。

  她反握住他的手,回给他一个安宁却坚韧的微笑,“不管前路艰难亦或者崎岖,妾身都会随四爷一道走下去,直至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星月交错的光影从疏密有致的雕花窗棱中透入,有沉静的缱绻温柔在其中,胤禛眼中有深切的感动,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借那具柔软的身躯除去最后一丝不安,“是,直至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那一天,我都要你在我身边。

  然……在凌若不曾到的暗处,却有忧伤划过胤禛的眼眸,湄儿……湄儿……他一遍遍地在心底唤着,不论怀里的身子多么温暖,他的心都是冷的,若儿……你若是湄儿该有多好……

  【作者题外话】:娃还是没怎么好,依旧有咳和吐的情况,不过?以前那么频繁了,今晚睡觉前还吐了好几次,唉,啥时候能全好了,揪心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