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一章 樱花

  之后的日子里,胤禛经常来凌若,偶尔会与她说起正在办的差事,一场波及文武百官的风暴已经形成,他豁出了一切,不论何人不论何官但凡欠银者一律催其还款,无任何可通融之地,包括几位皇子以及……太子。

  太子恨得牙根痒痒,在背后已不知骂过胤禛多少回,胤禛是他的人,本以为会将他欠银的事想法压下去,没想到竟一点面子也不给。

  就在不久后的一夜里,沉寂数年的温如言被胤禛重新宠幸,且接连数日,尽管早在那一日请安时便已猜到会有这一天,但真来临时,还是有很多人遏制不止怒气,年氏气得一日都没吃东西,将手里能砸的几乎全砸了个遍。那拉氏听闻后付之一笑,只命人将年氏砸坏的东西重新置办一份送过去。

  而红玉就没有温如言的命,她虽然在叶秀的安排下以一场穆桂英挂帅引得胤禛注意,但时机却是不凑巧,先是叶秀出事再是黄河泛滥户部亏空,胤禛早将她抛诸脑后,而今依然在流云阁中伺候叶秀,不过红玉依旧盼着有朝一日胤禛能想起她来。

  温如言的得宠令凌若在府中的地位更加稳固,虽不能与年氏几人相提并论,但也无人敢轻动,至于瓜尔佳氏亦沉默了下来,并未再有任何异动。

  贝勒府风平浪静时,朝中的风暴却愈演愈烈,胤禛亲自追讨皇子王公的欠款,而另一名耿直不阿的户部官员则负责追讨官员欠款,无数人被传问话,多年积下的欠银,这一时半会儿哪还得出,求情的,闹事的,比比皆是。

  如此一日又一日,不知不觉间寒冬竟已过去,春光开始渐盛,凋零的树木重新抽出细嫩的幼芽,一切欣欣向荣。是啊,再寒冷的冬天终将有过去的一日,四季轮回,永不休止。

  这一日阳光晴好,照在身上暖意融融,净思居院中有两株去年从其他地方移来的樱花,此刻已经绽放出如云似霞的花朵,远远望去似绯红的云层,在浅金色的阳光下烂漫绚丽;偶尔有暖风拂过树梢,吹落点点轻薄如绡的花瓣于架在两株树间的秋千架上,若印在上面一般。

  凌若捧了一盏温热的羊奶坐在铺有软垫的秋千上徐徐地荡着,樱花不时落在她的发间与肩上,有极淡的花香在鼻间索绕。

  抿了口闻不到任何檀味的羊奶,凌若脑海中回想起前几日容远来给她请脉时说的话,叶秀腹中胎儿如今已有九月,近几日开始胎动频繁,腹部经常变硬,任什么安胎药都压不下去,想来不日之内就会生产,虽还未足月,但九月的孩子与十月已差不了多少,只要生下来后悉心照顾就是了,他更告诉凌若,若所料不差,叶秀怀得当是双胎。不过因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他并没有告诉胤禛等人,哪怕那拉氏等人问起也只推说诊断不出。

  至于李氏那厢,依旧与原来一样,明明怀胎七月有余,脉像却时像六月时像八月,令容远百思不得其解。

  凌若正想的出神,突然一双略有凉意的手从后面蒙住了她的眼睛,有古灵精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猜猜我是谁?”

  “兰儿。”凌若轻笑着拉下蒙眼的双手,转过身来果然到一身湖蓝绣花短袄娇俏可爱的伊兰,但伊兰身边那个人却令她好一阵愕然,灵汐,竟然是灵汐要知道自那次事后,灵汐几乎不曾踏出过玲珑阁,即使是清音阁那次也是李氏好不容易劝服她的。

  伊兰笑嘻嘻搂了凌若的脖子得意地道:“怎样?是不是很意外啊,嘻嘻,我刚才去找灵汐说话,告诉她咱们院子里的樱花开了,如云似霞,可好了,灵汐说她也想,然后我便带她来这里了。”

  凌若不自禁向正一脸痴迷地望着漫天樱花的,“灵汐,你喜欢樱花?”

  “嗯。”灵汐难得回答旁人的话,伸手接住一片飘落的花瓣,小心地抚摸着,“它们很好,以往花开时我跟弘晖常跑去,不过今年它们来了这里。”她难得一次说那么多话,然那双眼始终落在手中的花瓣上。樱花依旧,人却已残缺难全……

  “你若喜欢,尽可天天来。”凌若蹲下身尽量放缓了语气顺着她的目光道:“想不想坐在树上?一伸手便可碰到樱花。”

  听到这句话,灵汐的眼睛瞬间为之一亮,脱口道:“可以吗?”

  “咱们的小格格想自然没有不可以。”见她肯跟自己说话,凌若心中欢喜,起身唤小路子与小常子,命他们搬来梯子倚在樱花树干上,在试过够牢固后,两人一边一个扶了梯子道:“主子,可以了。”

  凌若点点头了灵汐与伊兰两个道:“有没有兴趣爬上去?”

  伊兰望着高达数丈的樱花树,有些畏惧地摇头道:“姐姐你知道我怕高,我怕还没爬上去就已经晕了,若摔下来可惨了。”

  灵汐没有说话,但她已经踩着梯子一步步往上爬,原本缺乏生机的眼眸随着与樱花树的接触逐渐亮起。凌若不放心她一人,在脱下花盆底鞋后也跟着爬了上去。待她爬到时,灵汐已经坐在开满花簇的树干上,两只小脚悬空轻轻地晃着,在围绕身周的轻软花叶间她抬起头穿过漫天漫地的樱花向碧澄澄的天空。

  “在想什么?”凌若坐到她身边,这根树干极结实,虽坐了两个人也只是微微一晃便纹丝不动。

  灵汐低头她,自随手可及的樱花中摘了一朵别在凌若的衣襟上,“他很喜欢你。”

  凌若知她是在说弘晖,唇浅浅弯起,“我知道,我也很喜欢他,可是他已经去了,纵然再思念也不会回来,灵汐,弘晖在天上更希望到你在樱花中欢笑的样子,而不是充满悲伤。”

  静静无声,凌若不知道她是否有听进去,许久之后有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在天上没到弘晖,他一定是还在怪我。”

  “怪你?弘晖为什么要怪你?”凌若奇怪地问。

  一阵风拂来,吹起了两人的衣衫与发丝,与漫天飞舞的樱花一道飞扬在半空中,迷了所有人的眼。

  灵汐摇摇头,垂下再度变得了无生气的眼眸道:“我要下去。”

  她不愿说,凌若也无法,领了她小心地攀下长梯,再度脚踏实地的感觉竟令灵汐有片刻的不能适应,仰头,樱花绚烂依旧,不会有人知道,适才在树上时,曾有那么一刻,她想从树上跳下来……

  一念花开,一念花寂。这山长水远的人世,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走下去……

  【作者题外话】: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谢谢大家对娃的关心,娃正在吃中药调理,还有一位友说让我带娃锻练,呃……十个月娃的世界是咱们不能理解的。

  话说今天在评区还到一位友说我干嘛要在这里提到娃的事,从她的话里我觉得她似乎认为我有点矫情了,好吧,我其实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事,多一点交流,像朋友一般,而不仅仅是写者与者之间的关系,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对的话,那我向你说声抱歉。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