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五章 陷害(2)

  听闻那个还藏在肚子里的小东西竟然会动,凌若心像被什么东西触到变得极为柔软,连对李氏的戒心都少了几分,不自觉问道:“他在里面会动吗?”

  “当然会动。/Www.Kan.Com/”李氏笑一笑道:“妹妹没怀过孕所以不知道,从四个月开始,孩子就经常在里面动来动去,有时你睡了他还在那里动个不停呢,调皮得很。”

  凌若欣然道:“都说男孩好动女孩好静,这孩子尚在腹中时就这般调皮,可见啊必是男孩无疑。”

  “但愿如此,若能有儿有女,也算是一桩圆满了。”李氏如此说道,随即又与凌若说了许久的话,直至一盅茶喝完后方才起身告辞。

  见她要走,凌若暗松了一口气,自在清音阁吃了一次暗亏后她现在最怕的就是与李氏及叶氏扯上关系,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幸运得到贵人相助的。

  “妾身送您出去。”凌若扶起李氏,谁想还没来得及踏出净思居大门,李氏忽地脸色一变捧着肚子弯下腰,口中更发出痛苦的呻吟。

  凌若见情况不对,忙问道:“福晋,您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突然觉得肚子好痛晴容……晴容……”李氏紧紧皱着双眉,神情痛苦不堪,仿佛正忍着极大的痛楚,尽管凌若扶着身子还是不住往下滑,双腿全然无力支撑。

  “奴婢在这里。”原本跟在后面的晴容听到李氏叫她,连忙上前自另一边扶住她,同时将手指搭在李氏腕间,刚一搭上立刻就便了颜色,脱口而出,“为何主子的脉像会有小产之像?”

  “小产?”李氏蓦然抬头,满脸震惊之色,双手紧紧攥住晴容的手,“为什么?为什么好端端会有小产之像?为何?”

  晴容也慌了神,“奴婢也不知道,主子来这里的时候还好端端的,而来了后也只是喝了杯茶而已……”说到此处她忽地想起什么,指了凌若愤愤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在茶中下药”

  “我没有。”凌若连忙摇头,想替自己撇清,但心却在不住往下沉,她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若没有,我家主子好端端的怎会腹痛不止,更出现小产之症之前就只有喝过你端来的茶,钮祜禄氏你竟然敢谋害皇嗣,好狠毒的心肠”晴容惊怒交加,声音尖利若夜枭。

  墨玉闻言连忙替自家主子辩解道:“那茶是奴婢亲手沏的,除了茉莉花叶之外,再不曾有过任何东西,你们莫要冤枉我家主子。”

  “你是她奴才自是帮着她说话。”晴容冷冷瞥了她一眼,起身迅速取来李氏原先喝过的茶盏,那里还剩下一些茶水,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愤然抬起头怒喝道:“还敢说没有下药,这茶里明明有红花的成份。”

  李氏强捺了痛楚抬起头望着面如死灰的凌若道:“妹妹,你为何要这样做?我自问不曾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何要这样容不下我的孩子?”

  “我没有。”声音涩涩的像从喉间挤出来,除了这句苍白到极点的话凌若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茶里会有红花,但她相信绝不可能是墨玉所为,何况整个净思居根本没有红花。

  李氏眼中有深深的痛楚与失望,“王爷那么疼你,待你如珠如宝,可你竟然狠得下心肠谋害他未出世的孩子,简直毒如蛇蝎”

  凌若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强忍痛苦的李氏突然大叫一声,望着高耸的肚子有无尽的恐惧在眼中,“有东西流出来,是不是血,晴容?是不是血啊”

  晴容闻言连忙去李氏的裙子,发现那里果然湿了一片,但没有任何殷红之色,清透的仿佛如净水一般,但晴容的心情反而更沉重,“不是血,是阳水。”

  一旦出现羊水便表示胎膜已破,孩子不可能再保住,只能设法分娩,可是李氏的胎儿才七个月多一些,生下来存活的机会并不大,且拖得越久越有危险。

  情况危急,容不得晴容多想,她一边让跟来的小唐子去通知嫡福晋一边叫过几个小厮道:“你们几个快跟我抬福晋回玲珑阁。”说到此处她狠狠剜了凌若一眼,“我定会将此事告之王爷与嫡福晋,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

  “等一下。”见他们抬了呻吟不止的李氏要走,凌若忙要追上去,不想花盆底鞋踩到了裙摆,身子顿时失了重心往前跌去,在慌乱中,她的手不慎碰触到李氏的腹部。

  “你做什么?”有惊惶在李氏脸上迸现,原先痛得连话都说不出的她竟然大力挥开凌若的手。

  尽然只是一瞬间的碰解,但凌若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李氏的腹部竟然柔软如棉花一般,她虽然不曾怀过孕,却也知道怀孕的人腹部必定坚硬紧实,不可能这般柔若无物,除非……

  凌若目光骤然一亮,牢牢落在因她之前的碰触而略有慌色的李氏身上,含了一缕冷笑道:“福晋可真是好算计!”

  李氏闻言瞳孔微微一缩,示意不相关的人退下,待只剩下她们几人后她敛了适才的慌乱缓缓站起身漠然道:“想不到这样都会被你发现,真是让人意外。”此时的她哪还有一丝痛苦之色。

  “不是意外,是天意。”凌若厌恶地望着她道:“我万万想不到,福晋你竟然胆敢假意怀孕,还意欲……”意欲什么,凌若忽地停住了声音,因为她想到了一件更可怕百倍的事。李氏假意怀孕,却在尚只有七个余月的时候欲借她手早产,而此时恰是叶秀分娩的时候,这时机未免凑得太过巧合,难道……

  她豁然抬眼,死死盯住眸意冰冷的李氏一字一句道:“你要夺叶氏之子为已子?”

  “能这么快猜到我的用意,你比我想像的更聪明。”她笑,眸中的冷意却愈加深重,“但越聪明我就越讨厌!”尖锐的金护甲轻轻划过凌若细嫩无瑕的脸庞,“更何况你还长了这么美的一张脸,虽出身不高却可以将王爷迷得团团转,甚至还带你说府,你说,我怎么容得下你?”

  阳光拂落一身锦绣,然凌若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暖意,唯有从心底迸现的刺骨寒意,令她犹如置身冰窖。眼前这个女人太过可怕,可以想见,借自己之手早产不过是她计划中的一步,早在叶秀怀孕那时,她便已步步为营算到了今日。

  李氏对自己的拉拢也只是愰子,从最开始她就容不得自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只是寻不到机会所以才忍耐至今。

  她后退,避开游移在脸颊上的冰凉,目光灼灼地望向李氏,“幸好上天有眼,让我得悉了你的奸计。”

  “你想去告诉王爷?”李氏嫣然一笑,抚着裙上的百结流苏无丝毫急切焦灼之色,“此事被揭穿我固然难逃问责,但是徐太医呢,你想过他没有?他身为太医,替我诊脉数月却未曾发现我并无身孕,你觉得他可以安然脱身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