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零六章 挑拨

  翡翠含笑点头,似乎对叶氏的回答甚为满意,拍手唤过两名丫头,其中一个捧着一个垫了黑丝绒的托盘,上面摆着一件长命百岁如意海棠项圈锁,式作海棠四瓣,瓣上各镶猫睛宝石一、红宝石一、东珠一,底下又垂有东珠九鎏,鎏各九珠,以蓝宝石为坠脚,精致华贵,端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Www.Kan.Com/

  翡翠捧在手中小心地抚摸了一下方才递给叶秀,口中感叹道:“这件项圈锁是当年世子满月时皇上赏的,主子一直视若珍宝轻易不肯拿出,连奴婢也没想到主子会拿来送人,可见主子对时阿哥当真是疼爱至极。”

  “能得嫡福晋垂忴,是弘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改明儿我一定亲自带他去叩谢嫡福晋。”叶氏感激涕零地接过命红玉小心收好。

  随后翡翠又指一指另一人捧着的几匹似不起眼的素白缎子道:“这是江浙两地织造呈送进京的素锦,瞧着不起眼,但穿在身上犹若无物,用来给时阿哥做几身小衣裳小肚兜是最合适不过了。这素锦主子统共也没几匹,还是藏了好一阵子的,这不全叫奴婢拿来了,叶福晋您可千万别嫌少。”

  叶秀是知道素锦名贵的,当下忙不迭谢恩,命下人将东西接过,说来除了翡翠介绍的两件东西外,还有一床彩格锦团花纹的锦被,哪知就在红玉去接时,捧着锦被的丫环往后退了一步怯怯地道:“这床锦被不是给叶福晋的。”

  直到此时翡翠才注意到她也进来了,忙不迭转过身轻斥道:“你这奴才进来做什么,还不快出去等着。”

  在小丫头慌慌张张地退出去后,翡翠方才有些不自在地笑道:“叶福晋见谅,新来的下人不懂事,让您笑话了。”

  叶秀抚着袖间的葡萄纹和颜道:“不碍事,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姑姑拿着这床锦被是要去送给谁?”见翡翠迟疑着不肯说话,她使一使眼色,红玉立刻知机的往翡翠手里塞了锭十两重的元宝,“这是我家主子给姑姑喝茶的钱,请姑姑笑纳。

  “这……”翡翠打量了手里沉甸甸的银子半晌方才咬咬牙道:“不瞒叶福晋说,那床云丝彩格锦团花纹锦被原是我家主子准备和素锦还有项圈一道送给叶福晋的,您也知道云丝极为少见,而用云丝做成的被子轻若无物,又贴肤柔软,给时阿哥盖是最好不过的。可凌福晋不是怀孕了吗?王爷对她宝贝的不得了,适才出来前见到这床云丝锦被甚是欢喜,说凌福晋怀着孕身上受不得重被压着,用这床锦被最好不过,命奴婢送到净思居给凌福晋去,主子虽有心向着叶福晋您,可也不敢违逆王爷的话啊。”

  “我明白。”叶秀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吸一吸气道:“凌妹妹怀着孩子是比一般人矜贵些。”

  翡翠见她神色尚好,轻嘘了一口气道:“奴婢还要去净思居送锦被,就先行告辞了。”

  叶氏颔首道:“不耽搁姑姑做事了,红玉,替我送姑姑出去。”

  红玉在将翡翠送出流云阁后转身回去,还未来得及踏进正堂便见一个青瓷茶盏朝自己飞来,赶紧往边上一躲,那茶盏砰地一声砸在了门框上,茶盏连盖子一道摔了个粉碎,雪白的碎瓷四下飞射,有一块碎瓷恰好飞到门边一个下人身上,割开好深的一道口子。

  叶氏脸色铁青地站在屋中,有惊人的戾气在眉中盘旋,她还没说话后堂已经响起了婴儿哇哇的啼哭声,中间夹杂着乳娘极力哄劝的声音,可还是啼哭不止,惹得叶秀心烦意乱,怒喝道:“乳娘!你在做什么,为何时阿哥哭个不停?”

  话音落下不久便见乳娘慌慌张张抱了弘时出来,说是由于刚才那突如其来的响动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时阿哥,所以才会啼哭不止。她已经想尽办法在哄了,可是根本没用。

  “没用的东西,连个孩子都哄不好!”叶秀不悦地瞪了她一眼,抱过孩子轻拍他的后背,想要让他安静下来,可弘时却不肯给这个额娘面子,反而张嘴哭得更大声了,一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气得叶秀用力摇晃着怀里的弘时怒骂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有本事你把你阿玛给我哭回来啊!省得他现在心里就只有钮祜禄氏那个狐狸精!”

  她这番举动吓得乳娘脸色煞白,紧张地摇手道:“主子晃不得,时阿哥才一个多月经不得这般用力晃动啊!”

  “真是麻烦!”叶秀怒哼一声将弘时交还给乳娘,叮嘱她赶紧哄好,否则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在乳娘唯唯诺诺退下后,弘时的声音终于小了出去,叶氏抚一抚头痛欲裂的额头不无恨意地咬牙道:“真不知钮祜禄氏给王爷灌了什么**汤,让王爷这样宠着她,实在可恼!”

  红玉绕过门口的狼籍小心走到叶秀身后替她抚着背道:“主子当心气坏了身子,不管怎么说你还有时阿哥呢。”

  在一阵气恨纠结后,叶秀渐渐冷静了下来,抬起幽冷的目光在红玉身上一阵打量,把红玉得心里发毛,担心是否自己又不小心说错了话。

  正在忐忑不安之时,叶秀开口了,“红玉,你想做主子吗?”

  刚刚才被好一顿训斥过,现在听她旧事重提,以为是叶秀改了主意想治自己的罪,吓得红玉大惊失色,忙不迭跪下道:“主子饶命,奴婢往后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求主子开恩”

  “不用紧张。”串了细密金珠的睫毛轻轻一抬,在洒落正堂的夏光下闪烁着华丽的色彩,不过隐在这层华丽之下的是深深的阴鹫,“念在你侍候我多年且还算尽心尽力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见红玉面露喜色她又道:“不过你记着,我既捧能捧你上云端,自然也可以重新将踩你入烂泥中。往后,你若敢生出二心,我必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惊变成了大喜,红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连磕头道:“奴婢记下了。奴婢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主子的大恩大德”她高兴的连声音都有些走样了。

  这一切皆被叶秀在眼中,眼里的阴鹫之色越发深重,她本不欲再用红玉这颗棋子,但适才的一切令她意识到钮祜禄氏所带来的威胁,若任之由之,只怕原本触手可及的一切皆会成为南柯一梦。梦醒后,一无所有,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孩子……

  这雍王府里,有弘时一个承继王位就够了,不需要更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