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零九章 心难安

  所以,在嫁入雍王府之前,年瑕龄对她千叮万嘱,让她一定要想办法在二十五岁前生下儿子,如此才能真正做坐稳侧福晋之位;为此年瑕龄还想尽办法请得邓太医替她调理身子。

  迎春爬过来抱住年氏的腿垂声泣道:“主子,你那么喜欢孩子,上天有眼,绝不会残忍剥夺您做额娘的权利。若您还不放心的话,奴婢和绿意答应您,往后吃斋念佛,替您积福积德,直至您生下小阿哥为止”

  小阿哥……这三个字令年氏冷若寒冰的心生出一丝暖意,与阿玛纯粹将孩子视做工具不同,她是真心希望拥有自己与胤禛的孩子,此生此世,她必会给予他倾尽全部的爱……

  净思居中,随着孩子在腹中日渐长大,凌若害喜的情况越发严重,往往一日下来都吃不了几口,虽胤禛命厨房日日换新花样送来,但还是没什么胃口,有时候即使吃了很快也会全部吐出来,连安胎药也不例外,怀胎两月不仅丝毫没见长肉反而越发的瘦了,一张小脸尚不及胤禛手掌大。听有经验的嬷嬷说,这害喜至少要等到四个月以后才会好转。

  凌若从不知原来怀孕是一件这样辛苦的事,想到至少还有两月要这样天天呕吐真是想想都害怕,可是每一转念,思及有一个极小极小的生命正在腹中努力成长,为得便是十月后出现与他的阿玛额娘相见,所有的害怕痛苦便都化成了怜惜与爱意。是的,为了这孩子,不论受多大的苦都是值得的。

  自灵汐病愈后胤禛常有过来她,眼见她害喜这般严重,经常满桌的菜上来又原封不动的撤下去,唯恐长久如此会引致身体虚弱,曾不止一次提过请宫里太医为她,也好设法减轻一些害喜的反应。

  但凌若清楚自己怀孕一事已在府里引起轩然大波,不知多少人眼红嫉妒,若再张扬无忌的话,只怕有人会做出过激之事,当初清音阁叶氏被人下药一事,她可记忆犹新;所以她一直拒绝胤禛的好意,宁可让寻常大夫替她请脉。

  孩子,永远是争斗的源头,很多人为此扭曲了本性变得残忍恶毒,令人发指!

  其实,叶氏险些流产的事在她心里一直是个疑团,到底指使瓜尔佳氏的人是谁?曾以为是李氏,可是事后证明李氏是要夺叶氏之子为已子,按这个逻辑来推论,叶氏流产对她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绝不可能在叶氏产子前加害于她。

  既不是李氏,那么最可疑的当是年氏无疑,只可惜时至今日依然找不到任何与她有关的证据。而瓜尔佳氏又不是一个易与之辈,从她嘴里根本套不出任何有用的线索。

  一日不能除掉这颗毒瘤,她就一日难心安。

  这日夜间凌若吃了半碗小米粥当晚饭后,穿了一件素锦裁制的轻衣坐在院中乘凉,手中的象牙柄团扇轻轻摇着,带动晚风习习吹拂在脸上;水秀与水月两人坐在青石台阶上,商量着要将前些日子采来的最后一批桃花花瓣捣成花泥,然后再封存起来,这样凌若什么时候想敷脸了就可随时取出。

  凌若对于水月能令花瓣封存不腐很是好奇,问过后方知原来她家祖上是制香师,曾在京中开过名为“**斋”的香粉店,名闻京城,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很多制香法子都失传了,仅传下来少有的几则,其中就包括长期封存花泥的秘方。

  水月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找齐祖传的制香法,然后重开香粉店;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个远不可及的梦,但人很多时候不就是为一个梦想而活吗?

  凌若笑着她们一个将花瓣放入石凿中一个用石杵仔细捣烂,不时因为花泥的细腻与否小声争执几句。

  “姐姐!姐姐!”伊兰突然赤着雪白的小脚从屋里跑出来,她脚上戴了一对串有银铃的镯子,一跑起来铃铃作响,很是清脆动听。

  她一路跑到凌若身前,正要与以往一样扑进凌若的怀里,李卫已经快一步将她给抱住了,见她挡在自己面前,伊兰不高兴地撅起了嘴角,拍着李卫的脑门道:“干嘛挡着我?没见我要跟姐姐说话吗?”

  见这位小祖宗不高兴,李卫赶紧陪笑道:“奴才可不敢挡二小姐,只是主子有孕在身,二小姐这样扑上去万一惊了主子的胎气可怎么是好。”

  被李卫这么一提醒,伊兰才想起来这回事来,险些闯了大祸,她吐吐粉红色的小舌头瞅着凌若道:“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凌若笑一笑,示意李卫让开道:“你们几个也太小心了,哪有动不动就会惊胎气的。”

  “对了,兰儿,你不是在沐浴吗,怎么突然跑出来了,连鞋子也不穿?”她抚着伊兰披在身后的发丝柔声问道。

  一听这个,伊兰又撅起了嘴,了急匆匆追出来的墨玉一眼道:“本来是要沐浴的,可是墨玉说泡澡用的玫瑰花瓣没有了。”她抓着凌若的手左右摇晃撒娇道:“姐姐,没有花瓣我洗着不舒服,你让墨玉再去花房领点嘛。”

  墨玉小步跑到凌若面前行了一礼道:“主子,不是奴婢偷懒不肯去,而是花房一早便来回过话了,说玫瑰花瓣用得差不多了,仅剩的一点要给年福晋留着的,动不得;最快也要等明天采购的花瓣才能送到。奴婢已经跟二小姐解释过了,可她还是不肯洗。”

  “年福晋有什么了不起的,不也就一个侧福晋吗?”伊兰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道:“王爷明明说过给姐姐侧福晋的待遇,如此说来不是与年福晋平起平坐吗?凭甚要让她啊!”

  凌若被她胆大妄为的话吓了一跳,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不得胡言乱语,这府里的事你知道多少便敢在这里妄加评论。”见伊兰不以为然她又肃声道:“你可知光凭刚才那几句,传到年福晋耳中便能问咱们一个以下犯上之罪!”

  “王爷那么疼爱姐姐,他才舍不得治姐姐的罪呢!”伊兰皱了皱鼻子小声道。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