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一十一章 自鸣钟

  “错,我只喜欢捉弄你一人!”胤禛撩袍在凌若对面坐下,脸上带着轻浅的笑意,“如何,今天胃口好些了吗?”

  “还是老样子,吃不了多少。”凌若答了一句后又道:“嬷嬷说怀孕头几月是没什么胃口的,等过些时候就好了,四爷不用过于担心。”

  “哪个说我担心你了?”见凌若因自己的话而怔忡,俊美的脸上不自觉逸出一缕笑意,捏着凌若小巧的鼻子道:“我是担心我儿子。”

  “好啊,原来四爷心里只有孩子,根本没妾身。”凌若佯装生气地别过身,不理会胤禛。

  胤禛见状哈哈一笑,揽过凌若幽香如兰的身子温言道:“好了好了不生气,我那是逗你玩呢,孩子固然重要,但孩子的额娘亦同样重要,我心里只盼着你们母子都好。”

  “妾身知道。”凌若嘴角蕴了一抹淡然如花的微笑,柔若无骨的双臂攀上胤禛的脖颈,宽大的云袖滑落在臂弯处,露出一对殷红如血的珊瑚手钏,宝光灼灼,衬着她雪白无瑕的肌肤即便在黑夜中依然耀眼无匹。

  也许,终她一生,都无法成为胤禛最爱的女人;但她会努力成为雍郡王最宠的女子;永远……永远陪在他身边,与他们的孩子一起。

  有无言的叹息在心底响起,这样的人生始终是有遗憾的,可是她只能做到如此了……

  在一阵温存后,凌若把玩着胤禛颈间的朝珠好奇地问,“四爷刚从宫里回来吗?”往常胤禛但凡下朝回来都会换下那身朝服,可今夜却依旧穿着石青色绣四爪金龙缀海水纹朝服,连朝珠都未摘。

  “嗯,今儿个下朝后,皇阿玛召我至养心殿问了一些刑部的事,所以晚了些。”胤禛轩一轩眉握了凌若的手含笑道:“陪皇阿玛用晚膳的时候他问起你的近况,得知你怀孕后甚是高兴,赐了许多东西让我带来,让你好生将养着,还说等将来孩子出生后不论男女都要亲自赐名。”

  康熙对凌若的厚待,连胤禛也为之惊叹,十余个弟兄之中,从不闻有哪一房的妻妾得康熙如此另眼相待过,哪怕是太子的儿子也未得康熙赐名之隆恩。不过,胤禛是出入过康熙房的人,不止一次见过南房中那幅画像,当日他在临渊池边第一次正眼凌若时所生出的似曾相识之感正是源于此。虽不知画中女子是谁,但可想而知,康熙待凌若异乎常人的态度必与此画有关。

  “狗儿,去将皇阿玛赏的东西搬进来。”胤禛随口吩咐道,然等了半天却不见狗儿有动作,他拧了眉回头去,只见狗儿神思恍惚地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对胤禛的话充耳不闻,全不见平日里的那股机灵劲。

  “狗儿”在胤禛刻意加重的语气下,狗儿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见胤禛神色不悦地盯着自己,赶紧跪下请罪。

  胤禛冷冷盯着狗儿的头顶道:“你若无心当这个差事尽可直说,我现在就打发了你去别处。”

  狗儿吓了一跳,满面惶恐地磕头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四爷恕罪,奴才保证绝不会再犯。”

  见他这般说,胤禛面色稍霁,但仍冷哼一声道:“记住你的话,再有下一次绝不轻饶。”他眼中素来容不下一粒沙子,在给予身边人远厚于他处的月俸同时也要求他们尽心竭力,不容有一点疏忽怠慢。

  “还不快去将皇上赏的东西搬进来,难道你还想让爷自己去搬吗?”见狗儿还跪在那里,胤禛作势踹了他一脚没好气地道。

  “喳”狗儿赶紧答应一声,垂下微红的眼圈往外走去,不消多时便见他领了几个小厮搬了一大堆东西进来,多是益气滋补的药物,也有珍珠绸缎等物,最稀奇的是一件由两名小厮抬进来的物件,足有半人高,外罩木框,镶有镀金雕龙,镶嵌鸡冠石与黄金,中间则是一个圆盘,上面标着一个个凌若不认识的字符,当中则有两根长短不一的长针,底下有一个圆球在有节奏地晃动。

  “四爷,这是什么?妾身从来没见过。”凌若好奇地着两名小厮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在石桌上,在他们放下的时候,那根稍长一些的针自己动了一下。

  胤禛笑一笑道:“这是西洋进贡来的自鸣钟,用来记录时辰之用。瞧见围成一圈的字了吗?”见凌若点头他又道:“那是西洋的数字,代表一至十二,每一个时刻相当于咱们的半个时辰,里面设了机关,每半个时辰上面的小格当中便会出来一只老鹰鸣叫。长短针则代表分与时,长针走一圈是半个时辰,短针走一圈则代表六个时辰,两圈就意味着一天一夜。”

  凌若心思灵巧通透,在听胤禛简单解释之后便已明白了这个自鸣钟的原理,与铜壶滴漏一个用处,却是更加方便精准;每日误差不过长针三个字,只需让人每日按时调整误差即可。

  “皇上厚赐,妾身受之有愧。”凌若心有不安地道,虽不知这个自鸣钟价值几许,单连雍郡王府都不曾有一座便可知其稀罕到何等程度,只怕连宫里都没几座。

  胤禛拍拍她的手安慰道:“皇阿玛赏你的,你尽管收下就是,再说你现在腹中怀着孩子,有个自鸣钟时辰确实方便许多。”在命人将那座自鸣钟摆放在净思居正堂后又不经意地道:“除此之外,皇阿玛还指了徐太医照料你与孩儿。”

  听到容远的名字,有短暂的惊愕在眼底浮现,原以为李氏一事过后,她与容远便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不曾想……

  她与容远,到底是纠缠不清了……

  说话间,小路子端了冰镇过的酸梅汤进来,胤禛一手接过饮尽后望着凌若姣好的侧脸感慨道:“不知为何,明明是一样的东西,可在你这里吃着就是感觉比在别处更有滋味。若儿,该不会是你在里面下了什么药吧?”

  凌若重新替他盛了一碗酸梅汤玩笑道:“是啊是啊,妾身在这里下了罂粟花,让四爷尝过一次便再也离不开。”

  胤禛心情极好,同样玩笑道:“你自己不就是一朵最好的罂粟花吗?我早已离不开若儿你了。”

  尽管知道胤禛是玩笑之语,但凌若依然听的粉面生晕,轻啐了一口推他道:“敢情四爷今儿个来就是专程为了取笑妾身啊,不理您了!”

  她娇羞可人的模样惹来胤禛一阵大笑,笑过后握了凌若柔若无骨的手诚声道:“不是玩笑,是真的,若儿,我是真心盼着你能陪我一生一世,这府中虽有女子无数,但只得一个你令我有这种感觉。”

  他的话令凌若大为动容,压抑在心底的爱意在这一刻喷薄而出,反手紧紧握住胤禛宽厚的手掌,在漫天星辉下心甘情愿许下誓言,“那么约定了,一生一世,矢志不移!”

  爱――这个字太沉重她不愿去想,只要知道胤禛心里是有自己的就足够了……人不可以太贪心,何况她还有一个孩子要顾;即便真有委屈也只当没有。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