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婚

  七月初七,胤祥大婚的日子,知道凌若要随胤禛去十三阿哥府,伊兰说什么也要跟着同去,无奈之下只得带了她同行,所幸伊兰长相甜美又极会说话,一路上哄得那拉氏极为开心,连胤禛亦含了一缕笑意在唇边,唯独年氏将脸转向窗外,不加以理会。

  马车在十三阿哥府门前停下,胤祥此刻是贝子,所以不论府邸大小还是各处仪制都是按着贝子的仪制所建,不比雍王府。

  凌若在年氏之后下马车,在轮到伊兰时,她歪着小脑袋有些为难地瞧着车夫蹲下的背,仿佛不知从何处下脚,年氏冷哼一声,扬了斜长入鬓的娥眉道:“这位二小姐该不会是连马车都不知道怎么下吧?”

  她因为胤禛带凌若与伊兰同来的事,可是憋了一肚子气,一个贱婢有何资格与她同坐一车,纵然晋了庶福晋依然是贱婢。

  伊兰怯怯了她一眼小声对胤禛道:“四爷,他赶了一路的车必然很劳累,你让他起来吧,我自己能下来。”

  “胡闹,这么高跳下来,万一伤了脚可怎么办?快踩着他下来。”那拉氏催促了一句。

  伊兰依然迟疑未动,仿佛这脚有千钧重,年氏面露不耐之色,正待发作,胤禛已经手臂一伸,轻巧地抱了伊兰下来。

  “谢谢四爷。”伊兰仰头一笑,天真烂漫的笑容感染了胤禛,薄唇微弯,抚了伊兰缀在发间的珍珠道:“难为你小小年纪便有这等心肠,懂得体谅他人。”又对那车夫道:“往后二小姐坐车,都备一个凳子。”

  说话间,十三阿哥府的人迎了出来,恭请胤禛一行人进去,十三阿哥府张灯结彩,喜庆繁华。胤祥正在里面迎客。今儿个是他大婚的日子,尽管不得宠,但皇子的名份毕竟摆在这里,朝中大大小小官都来了,将前院坐得满满当当,即使真有事不能来的也派人送上贺礼,祝其新婚大喜。

  “四哥!四嫂!”到胤禛,胤祥忙不迭迎了上来,今日的他身着皇子吉服,服色金黄,两肩前后各绣正龙一,腰帷行龙四,裳行龙八,披领龙二,袖端正龙各一,中有襞积,下幅为八宝平水;头上则是石青片金缘二层顶带,上缀朱纬,前缀舍林,饰东珠五,后缀金花,饰东珠四。

  胤祥本就长得极是英挺,再加上常年习武,身上自然而然有一种武者之气,如今穿了这一身吉服,更加显得英姿勃发,瞧得跟在后面的墨玉一阵目眩神移,心里更有种酸溜溜的感觉。

  在胤禛等人送上礼后,凌若取出那张七弦瑶琴笑道:“没什么好东西,仅以此琴恭祝十三爷与十三福晋琴瑟合谐,百年好合!”

  “多谢……凌福晋。”胤祥朝凌若挤挤眼,及时改了将要脱口的称呼,在将瑶琴交给下人拿下去后正要引他们入坐,门口有人高喊道:“廉亲王,廉福晋到!”

  廉福晋!这三个字就像有魔咒一般,令胤禛浑身僵硬,直勾勾盯着那个渐次走来的身影。

  胤祥无奈地了他,就知道免不了要碰面,唉,希望四哥没事,不过瞧四哥的样,他实在担心。

  这是凌若第二次见到这位朝中上下皆称赞有加的八贤王,听闻其母良妃乃辛者库出身,是康熙所有妃嫔当中出身最低贱者,至康熙三十九年方才册嫔。因其出身之故,是以胤禩甫一出生便交由大阿哥生母惠妃抚养,与惠妃感情甚深。

  胤禩在朝中向来八面玲珑,逢人便示三分好,连当今圣上之兄裕亲王生前都在康熙面前赞胤禩不务矜夸,聪明能干,品行端正,乃储君之料。是以他一进来,便有许多官员笑容满面的迎上去说话,不像适才胤禛进来时,只是行个礼便罢。

  在与每个官员都一一打招呼后,他握了湄儿的手朝胤禛走来,颔首唤了声:“四哥四嫂。”

  那拉氏忙还礼,而胤禛却如得了失魂症的人一般怔怔望着纳兰湄儿娇美如花的脸庞,朝思暮想的容颜近在咫尺,可是……目光落在她微隆的腹部,心情剧烈地一荡,下意识道:“你怀孕了?”

  “是啊,已经有四个月了。”纳兰湄儿轻轻抚着腹部,脸上有将为人母的喜悦,“四哥,你还好吗?”

  “恭喜你!”胤禛生硬地吐出这三个字,这本该是意料之中的事,可为何真知道了,心依然难受的紧,他始终是放不下吗?

  “谢谢四哥,你……还好吗?”她问,眼中有关切之色,毕竟一起长大,胤禛又对她素来百依百顺,到底有几分情在。

  “很好。”胤禛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那拉氏在一旁瞧出这气氛不对劲,忙笑着打岔道:“真是好巧,只比凌妹妹早了一个多月呢,来皇阿玛要一下子添两个皇孙呢。”

  胤祥忙跟着道:“对对对,到时候可要热闹了呢,四哥,八哥,你们都别坐着说话了,快坐。”

  “行了,不用招呼我们,十三弟你去忙吧,今儿个你可是新郎官啊。”胤禩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候,又有朝官赶到,胤祥唯有告罪一声离去,墨玉捏了捏拿在手里的钱袋,终是没喊出来。她原是想将这钱袋当作贺礼送给胤祥的,权当他赏自己那袋金瓜子的答谢,可是真到这一刻却又没了勇气,何况满屋子的宾客,哪一个送的礼都价格不菲,她越发不敢拿出来了。

  胤禛整个人浑浑噩噩,眼中除了那张脸再容不下其他,这样的异常莫说那拉氏年氏,纵是伊兰也瞧出不对劲来,扯了扯凌若的袖子小声道:“姐姐,四爷好怪啊,他是不是认识那位八福晋。”

  “不要多问。”悄声说了伊兰一句后,凌若担忧地瞧着胤禛,唉,这个心魔究竟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消失。

  自古以来,皆是情关难过,连原本睿智冷静的胤禛也逃不脱这一关。

  忽闻年氏一声,握着腕间的翠玉镯子轻笑道:“听闻八福晋自小在宫中长大,不知是否属真?”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