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魔

  “难得小墨玉这么有心,爷怎么会嫌弃呢。/Www.Kan.Com/”胤祥摇摇晃晃地接过墨玉递来的钱袋,瞧也没瞧便往怀里一塞道:“好了,爷该过去了,不然那么该热腾了。”

  “那您先过去,奴婢这就来。”待他走后,墨玉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自己熬了几个通宵的钱袋,他连都没一眼……

  “唉!”伴着这个叹息声,一只手轻轻落在墨玉抽搐的肩头,“你日日跟在我身边,我竟没出来你对十三阿哥动了情。”

  听到这个声音,墨玉连忙回头,于通明的灯火中到凌若站在自己身后,想来已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嗫嗫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凌若如何会不出胤祥对墨玉根本无意,一切只是这丫头单相思罢了,她抚着墨玉的脸道:“为何不告诉他?”

  见墨玉不说话她又叹了口气道:“若你真的喜欢,我可以替你向十三阿哥说说……”

  “不要!”墨玉骤然打断凌若的话,抹去脸上残留的泪痕道:“奴婢不想造成十三阿哥的困扰,不是每一份喜欢都要有结果,对奴婢来说,喜欢过就好。奴婢会把这份喜欢永远永远放在这里。”她指指自己的胸口,脸上带着分不清是哭是笑的表情。

  “你这傻丫头。”凌若心疼地抚着她冰凉的脸颊,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主子不用担心,奴婢没事。更何况……”她歪头嘻嘻一笑道:“奴婢还等着主子给奴婢指的好人家呢!”

  她笑,那双弯却的眼眸在灯火下亮极……

  在一次胤祥偕新福晋至雍王府的时候,凌若见到了兆佳氏,确是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子,且又多才多艺,想必在日久天长中,胤祥会渐渐喜欢上她吧,至于墨玉……唉,只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梦醒后虽然心痛,但至少,她懂了何谓欢喜,何谓爱……

  人生本就不能尽如人意,众生皆只是在红尘中苦苦挣扎罢了,墨玉如是;她如是;纵是胤禛,也如是……

  日子就在这样无声无息中逝去,八月秋意渐盛,早晚带了一丝凉意,而凌若的腹部亦随着胎儿的长大逐渐隆起,仿佛每一日都有新的变化,令凌若的心情总是欢喜而期待,盼着明年柳枝摇曳百花吐蕊时,能亲手抱着她的孩子。

  凌若有孕在身,不便侍寝,是以这月余时间,除去胤禛独自歇息的日子,侍寝册子上有一大半都是年氏的名字,其次便是温如言与红玉,各有三四日,除年氏之外属她们承宠最多,余下人的便只有零星一两日。

  相对于红玉绽放在外的新鲜娇艳,温如言的美则要内敛许多,但却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让人的目光停留驻足。

  府人有人在猜测,胤禛会否在二人中择一人立为庶福晋。

  容远依旧日日入府为凌若请脉,至于瓜尔佳氏体内的毒,容远翻遍医,终于让他找到一个可行之法:以毒攻毒。

  每日让瓜尔佳氏服用少量毒物,在她服用时容远以针灸之法护住她心脉,并引导服食进体内的毒物与噬心毒相抗,借此压制乃至消磨毒性。只是到底能有多大效果,又或者解不解得了噬心之毒,容远没有把握。

  不论底下是否暗潮汹涌,至少表面的雍王府宁静平和,直至一个人的到来,将这宁静打破。

  八月初十,官女子入府的日子,今年有十名官女子被分到雍王府,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她们入府也仅只是下人,老太监在将她们交给高福后便告辞离去,任由高管将她们分配至各处做事。

  然当一名分配至镂云开月馆的官女子将泡好的茶奉与胤禛时,一切都变了……

  胤禛怔怔地望着那名官女子,连茶也忘了接,怎么会?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是真?亦或是他日思夜想的幻觉?

  官女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依旧半垂着头恭谨地保持着递茶的姿势,哪怕滚烫的茶水已经隔着瓷盏烫疼了她细嫩的手指。

  “你叫什么名字?”在似冷静的声音背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官女子小心地抬起眼,发现胤禛正目光烁烁地盯着自己,似乎吓了一跳,赶紧垂下眼道:“奴婢叫梨落,佟佳梨落。”

  佟佳梨落……在心底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后,他命她抬起头来,当那张脸阴影中完事无缺地呈现在面前时,胤禛听到了自己倒吸凉气的声音。

  像这女子当真像极了湄儿,那眼那眉,几乎一模一样,整张脸少说也有七八分相像,只是那气质不同,湄儿是娇俏天真的,而眼前这个佟佳梨落则是楚楚可怜。

  镂云开月馆静得落针可闻,直至佟佳梨落被烫得实在拿不住茶盏,失手摔落在地上,瓷盏碎裂的那一刻,她已经惊慌失措地跪在了冷硬的地上,“奴婢该死求王爷恕罪”

  “起来吧。”在扶起佟佳梨落后,手轻轻抚上那张担惊受怕的脸庞,这是否是上天对他的补偿,知道他忘不了湄儿,所以就将与她相似的人送到自己身边。

  “往后就跟在我身边侍候吧。”他道,定下了佟佳梨落一生。

  当凌若听闻胤禛钦点了一名官女子在身边侍候的时候,并不在意,直至一次狗儿来阿意时说,胤禛许那名官女子入房侍候方才留上了心。

  房是府中重地,府中诸多女眷,唯自己可以自由出入房,即便是年氏也只是出入了那么几回后,胤禛便不再允许。那官女子是何许人,竟得胤禛如此眷顾?

  一日,趁胤禛来她时,装作无意中问起,胤禛笑容一敛,抚着她披散在身后的头发长久未语。

  安静,有时亦是一种煎熬,许久,终是听到了胤禛的声音,“什么时候,若儿对我身边的女子这么关心了?”

  凌若心头一沉,脸上却是若无其事地笑着,“妾身对四爷何曾不关心过,若是四爷觉得妾身问多了,那妾身往后都不问就是了。”

  “那只是一名官女子罢了,没什么。若儿有孕在身,该好好静养才是,莫要多费心。”他这样说着,对之前的问题避而不答,凌若虽心中有如猫爪在挠也只得做罢。

  这样的疑虑直至凌若在房外远远到佟佳梨落时方才解开,原来如此……

  望着那张与纳兰湄儿酷似的脸,凌若终于知道胤禛对她异乎寻常的优待;亦知道了去含元居请安说起这名官女子时,那拉氏与年氏脸上的怪异

  真相就是这么简单而残酷,因为那张脸,所以佟佳梨落可以轻而易举得到自己珍惜的东西。出入房的权利以及……胤禛的喜爱……

  她凄然一笑,转身离去……

  那是他的心魔,她的梦魇。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