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三十三章 赐死

  被自己嫡亲额娘遗弃是什么滋味,他最清楚不过,虽然在长春gong日日可见,但德妃的心思从来不在他身上,哪怕病了烧了也只是遣太医来,即使病的再重也是自己爬起来一个人将药喝完。他最难受的不是生病,不是喝极苦极苦的药,而是同样是额娘的儿子,可是额娘眼中却没有自己。

  自己受过的苦他不愿孩子再一次承受,弘时也许会得到很好的照顾,可是他若知晓自己的亲额娘曾为争宠而虐待自己,只怕会成为他心中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伴随他一生。

  “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狗儿小心翼翼地道。

  “有话就说。”胤禛依旧闭了眼,不是不愿,而是他怕有人到他眼中的热意。从九岁那年责打奶娘开始,他就发誓,绝对不再让人到自己软弱的样子,他只能是冷面冷情的四阿哥。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凌若,想起蒹葭池那次的相遇……

  狗儿并不晓得胤禛这些心思,他小心地盘算了一下方才道:“奴才私以为,四爷何不让时阿哥彻底忘记叶氏这个额娘?”见胤禛不说话他又道:“时阿哥现在不过半岁,并不记事,四爷既以将他将给嫡福晋,嫡福晋心善必会将时阿哥视若已出,既然如此,四爷何不就让时阿哥以为嫡福晋就是他的亲额娘,这于时阿哥来说,并无害处。”

  只要叶氏一日是弘时的额娘,四爷就会一日念及他们的母子情份,不忍将叶氏赐死,既如此,他就让叶氏彻底失去这个儿子。

  叶氏,你的末日到了

  她毁阿意容貌之意,从未有一日忘记,隐忍不提,只为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胤禛微微睁了眼,望着顶梁上描金的图案久久未语,在极致寂静后,冷漠的声音四散垂落,“传我命令,庶人叶氏——赐死”

  在一个正确的时候,由一个正确的人说出致命的话,一箭封喉

  唯有真正忠于胤禛的人,才能得到胤禛的信任。这就是当日凌若未曾明言的真意

  被关在无华阁的人皆是府中犯了错的福晋与格格,剥去一身荣华,从此为庶人,幽禁终身,从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从这里踏出去。

  这里没有如云的丫环,没有华衣珠翠,所有的,只是足以将人生生逼疯的绝望与凄冷,经常有人能听到里面传来颠狂的哭笑声。

  夕阳暮色下,狗儿领着两个小厮踏足无华阁,有无数细小的微尘与枯黄的落叶一道随着他们的脚步而扬起。彼时秋意深重,夕阳渐落,冷意弥漫在空气中,无处不在。穿过院子,到屋中有几个蓬首垢面的女子在里面或哭或笑,胡言乱语,她们都曾是享尽荣华的人,却因犯错而被关押在这里,除了一日三餐有人送来之外,再无人搭理,那种与世隔绝的寂冷与绝望逼疯了她们,除了还活着还有一口气,她们已与死人无异。

  狗儿并未在这些女子当中发现叶氏的踪迹,他皱一皱眉,忍着屋中难闻的味道走了进去,于一处角落中到了蜷缩在地上的叶氏。到狗儿,叶氏森然的眸光骤然亮起,爬起来一把抓住狗儿的手满怀期待地道:“是不是王爷让你来接我?”不待狗儿回答,她又皱眉地道:“快走,这个鬼地方我一刻也不愿多呆”她没注意到狗儿捧在手里的东西。

  狗儿低头着那双枯瘦肮脏的手,嘴角缓缓翘起,露出一抹明亮的笑容,“王爷有令,庶人叶氏残害其他福晋,虐待亲儿,着赐死”

  这句话令叶氏一下子从天堂跌回地狱,在惊愕过后她下意识地否认狗儿的话,“不可能我是弘时的亲额娘,王爷怎么会下令赐死,定是你这个死奴才胡说我打死你——”扬手欲掴狗儿,却在半空中被人牢牢抓住,怎么也放不下来,正待破口大骂,忽地记起刚才狗儿最后那句话,虐待亲儿?这什么意思?

  待得知弘时满身皆是被掐出来的青紫痕迹时,叶氏狂乱地摇头,“不我没有弘时是我亲儿,我待他如珠如宝,连哭都舍不得哭一下,怎会虐待他,一定是有人存心陷害,我要见王爷”她发了疯一样的往外跑,却被两个小厮给拦住,恨得她双目通红,不断叫着,“放开我我要叫王爷,放开我”

  “没用的。”狗儿走到她面前,冷冷道:“王爷不会想见你,念在你怀时阿哥十月的份上,王爷会赐你一副薄棺裹尸,你安心地去吧。”

  他走近,她如见鬼魅一样后退,盯着狗儿手里的东西不住摇头,不要她不要死不要死

  逃她一定要逃离这里,只要见到胤禛,他就会知道自己根本不曾伤害过弘时一根毫毛,从而放过自己。

  她逃,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逃得过三人,还没跑到门口就被抓了回来,着被扭住胳膊使劲掐扎的叶氏,狗儿突然问,“你还记得阿意吗?”

  叶秀早已忘了那个被自己打的半死的小丫头,随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话音刚落,她的下颔被狗儿用力抓住,一脸凶狠地道:“你将她打的半死,还拿茶水泼她,毁了她的容,你居然告诉我不记得?”

  他的话令叶秀有了一点模糊的印像,“那又如何?”

  “她是我妹妹”狗儿大声吼着,面目是从未有过的狰狞可怕,一个字一个字的从森冷的牙缝间蹦出,“叶秀,你害了我妹妹一辈子,我要你拿这条命来偿还”

  那个死丫头是狗儿的妹妹?叶秀一怔,旋即大笑起来,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那两名小厮的束缚,用力挥开狗儿的手冷冷朝地上啐了一口道:“要我替那个贱丫头赔命?凭她也配你这个贱奴才,定是想找我报复,所以趁我如今落魄便假传王爷的命令将我赐死。你好大的狗胆,我若死了王爷追究起来,你也休想活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