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雪

  “不许胡说,哪有人咒自己落水的。”胤禛握了她的双手心有余悸地道:“你可知听到你落水的消息时我有多担心,幸好没有大碍。”他已经失去湄儿,绝不能再失去这个与湄儿相似且性子温和的女子。

  “让四爷担心,妾身真是罪该万死。”佟佳氏低头,闪过眉眼间的哀伤被胤禛在眼里,问道:“告诉我,为何会落水?”

  佟佳氏逃避着他的目光,小声道:“没什么,是妾身自己不小心罢了。”

  “你小时曾落过一次水,所以素来怕水,即使是去蒹葭池也总是离得远远的,怎么可能会不小心,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问,在握紧了佟佳氏双手的时候,发现她的左手一直紧紧握着,“里面是什么?”

  “没,没什么。”她想要将手藏到身后却被胤禛一把抓住强行掰开,当他到佟佳氏握在掌心中的那只夜明珠耳铛时,目光急剧收缩,死死地盯着那只耳铛,良久才有森冷如冰雪寒霜的声音从唇齿间迸出,“为何凌若的耳铛会在你这里?”

  佟佳氏用力挣脱开他的手,神色痛苦地道:“四爷就不要再问了,妾身什么都不知道。”

  胤禛瞥了她一眼,转向欲言又止的含香道:“你主子不说,你替她说!”不等含香答话,他又道:“若让我听到有一句虚言,立刻打发去做苦役!”

  含香闻言慌忙跪下,将事情的缘由经过细细叙说了一遍,待她说完,胤禛的脸色已经一片铁青,额间青筋暴跳不止,咬牙道:“当真吗?”

  “奴婢如何敢骗王爷,伊兰小姐此刻还在兰馨居,若王爷不信的话,可以叫她过来问问。”含香小心地道。

  “不必了!”在扔下这句隐含怒意的话后,胤禛勃然起身,不顾佟佳氏的劝阻拂袖离去,面带忧色的狗儿匆匆跟在后面。

  自蒹葭池回来,凌若便一直独自一人静坐在正厅中,不言不语,令诸人好生奇怪,而且也不见接伊兰回来,问李卫,李卫亦闭口不提,只道这一次净思居将有大祸临头。

  不久之后,佟佳氏落水的消息传开,惊动了整座雍王府,皆在暗自揣测她在这大冬天里突然落水的原因。

  当墨玉气喘吁吁地将这消息告诉凌若时,她默然起身走至庭院中,刚立身于檐外,便感觉脸上一凉,紧接着更多的凉意扑面而来。

  下雨了吗?她仰头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一片片被融入黑夜中的雪花飘零直下,连绵不绝。

  原来是雪……今年的雪下得那么早……

  “主子,您怎么不披一件衣裳就出来了,万一受凉了怎么是好。”墨玉快步走到伸手接住雪花的凌若身后,将一件玫红织锦大氅披在她身上。

  “不要紧了……”凌若睇视着掌心未曾化去的雪花微微一笑,她不知道为何明知大祸将要到来却还能笑得出来。

  今夜之后,自己将何去何从?

  “墨玉,我记得还有一年,你的卖身契就要到期了是吗?”凌若突然这样问。

  墨玉一边替她将大氅的带子系好,一边随口道:“是啊,主子不是记得吗,奴婢就比您来早了月余,算起来明年九月奴婢就该出府去了。”

  “明年九月……”凌若喃喃重复了一遍后,忽地道:“等会儿我让李卫去将你的卖身契拿来,你明天就出府去吧,趁着年岁还少,早些寻个好人家嫁了,不要再想十三爷,安安稳稳过属于你的日子。银子,我会让李卫给你备足,权当你尽心尽力伺候我这两年的酬劳。”

  墨玉一惊,忙跪下道:“主子,是不是奴婢做了什么让您不喜的事,所以你要赶奴婢走?”

  “不是。”凌若扶起惶恐不安的墨玉,神色一片凄然,“我只是怕过了今夜之后,我就再也无法顾及你们了。”

  墨玉即便再笨也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追问道:“主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凌若没有回答,而是盯着净思居的大门口,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影,脸庞隐在黑暗中,令人不清他的样子,但是于凌若而言,已经足够了。

  来她连今夜也过不去了,该来的,已经来了……

  “什么人?”守在滴水檐下的小路子也发现了人影,忙执风灯过去一探,待清来者的模样时,小路子赶紧打了个千儿,“奴才给……给王爷请……请安!”

  胤禛连都不曾他,径直朝凌若走来,每一步落下都沉沉若有千钧重,眸中更有比冬夜还彻骨的寒意。

  四目相对,静默无声,唯有周围雪落于地的细微声响传入耳间。许久,胤禛凉落的声音打破了这片令人窒息的静寂,“若儿,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变得这样心狠手辣?”

  明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真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时,心依然狠狠抽了一下,悄悄握紧蜷在袖中的双手默然道:“妾身从不曾变过,变得是四爷。”

  “是吗?”胤禛气极反笑,然在笑过后,眼底最后一丝温暖亦消失的无影无踪,斥责之声铺天盖地而来,“若不曾变,你为何要趁蒹葭池边无人时将梨落推下水;若不曾变,你为何要梨落的性命?若儿,我对梨落的宠当真让你痛恨至厮吗?”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心痛。

  凌若睇视着他,静静说着从未说与胤禛听的话,“没有一个女子愿意眼见自己的丈夫去疼爱别的女人,妾身只是一个平凡女子,如何能超脱尘俗之上;可这样并不代表妾身会去害人。妾身可以对天发誓,绝不曾伤害过佟佳梨落一根寒毛!”不待胤禛回答,她忽地轻笑起来,绝美之中蕴藏着深切的哀伤绝望,“可是四爷不会相信对吗?”

  一辈子,永不疑……

  这句话,终将沦为一句笑话。又或者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相信,天家,何来不疑二字。

  “当时在蒹葭池边的唯有你与梨落还有李卫三人,李卫是一个奴才,自然听命于你。那么你告诉我,若儿,你告诉我,除了你还有谁?难不成是梨落自己跳下水的吗?”说到最后,是难以抑制的怒气,似惊涛骇浪,要将凌若淹没其中。

  凌若深吸一口气,借此减轻心中的痛楚,“事实上佟佳梨落就是自己落水来冤枉妾身,可四爷一来就兴师问罪,根本不曾问过妾身,亦不曾给过妾身一个解释的机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