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恨意难平

  凌若抱着孩子跪在已经积起尺许厚的雪地上,染血的裙裾像盛开在雪地中的红梅,只是这一刻没有娇艳,只有深深的哀恸。

  仰天,泪落如珠,哀凉绝望的声音传遍整个雍郡王府,“漫天神佛啊,我求你们睁开眼,救救我的孩子!只要她可以活过来,哪怕要我死也愿意!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啊!”

  说到最后凌若已是泣不成声,只是不停地朝苍天磕头,希望天降奇迹,可以救她女儿于生!

  可是神佛总是那么高高在上,怎会理会她这个小小的女子,不论她磕多少个头,流多少的血,在神佛眼中,都如尘埃一般,不屑一顾。

  “主子!”墨玉紧紧抱住她,大声哭道:“您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小格格在天有灵也不愿您这样!您起来好不好,这样下雪的天跪在这里,您的身子会受不了的。”不止她,小路子等人亦是泪流不止,尽皆跪地相求。

  凌若低下头,怔怔望着怀中始终闭着眼睛的孩子,手指抚过她小小的脸颊,未语泪先落,“我钮祜禄凌若自问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何上天要这样待我?为何啊?!”

  她声嘶力竭地大喊,回应给她的是下得更大的雪……

  康熙四十五年的雪,成为她永生永世的殇,在这一夜,她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雪整整下了一夜,而凌若亦在雪地中跪了一夜,胤禛被惊动匆匆赶来净思居的时候,到的就是凌若跪在雪地中的场景,尽管有墨玉替她撑着伞,不至于身上尽皆覆雪,但半个腿弯子却是被埋在了雪中。不论是温如言还是瓜尔佳氏都陪她在雪地中站了一夜。

  在到凌若紧紧抱在怀中,那个小得可怜的孩子时,胤禛眼里是难言的痛楚,他缓缓蹲下身,凝视着一脸麻木的凌若,神色哀恸地道:“若儿,对不起!”

  说过,一辈子不相见,但当他得知凌若动胎气早产下一名死婴时,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也顾不上还躺在床上的佟佳氏,直接奔到了这里,跪在雪地中的凌若令他心痛不已。

  “王爷别难过了,还是先扶妹妹起来吧,她是刚生过孩子的人,在这样冰天雪地之中跪一夜可怎么得了。”那拉氏和年氏皆来了,她一边垂泪一边说着,年氏则站在一旁不说话。

  胤禛点点头,抱起浑身僵硬冰冷的凌若到屋中,使劲搓着她僵硬的身子,又命小路子生起碳盆,待感觉到她身子暖和一些后方才松开些许,关切地问,“若儿,你可有感觉好些?”

  凌若艰难地转动眼珠子,将目光对准胤禛,张嘴,用冻得麻木的舌头一字一字道:“王爷,是否妾身犯了错,所以连妾身的孩子也罪不可恕?”

  “自然不是,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胤禛摇头,然换来的却是凌若讽刺的笑意,“你不想?呵。”低头,将孩子举到胤禛面前,“王爷,你她,那眉那眼,是否都像极了你?”在胤禛还来不及说话时,她的声音骤然拔高,带着滔天恨意,“就因为你认定我害佟佳氏落水,令我动了胎气,之后李卫曾去找你,却求见无门,结果她就这么生生死了!胤禛,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害死了她!”

  那拉氏闻言眉心一动,拭泪走到凌若面前哀声道:“妹妹,王爷已经说过不想,一切都只是意外罢了!何况……若非你一时糊涂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王爷又如何忍心惩治于你,你怎能将一切错怨悉数怪到王爷头上来。”

  “我不知道李卫去找过我,若知道……”胤禛怜惜凌若痛失爱女,并没有因此而责备她。

  “若知道又怎样?你会来我吗?你会再踏足这净思居吗?”她摇头,神色怆然,“不会,在你心中,我尚不及纳兰湄儿的一个替身重要,胤禛!你宁愿相信一个卑鄙无耻的官女子所言,也不愿信我分毫!你究竟将我置于何地?!”

  “够了!”她激愤尖刻的语言令胤禛难耐怒意,冷了脸道:“我怜你失子,特意来探望你,希望可以令你好受些,可你不思感恩,反而一再出言相责,眼下更出言侮辱梨落,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容忍度。”

  温如言见势不对,忙跪下呈言道:“王爷息怒,妹妹只是一时难以接受失去孩子的事实,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年氏在一旁冷冷道:“失去孩子固然值得同情,可天底下失了孩子的并不止她一人,王爷已经如此纡尊降贵,她还有什么好闹腾的?”

  尽管钮祜禄凌若的孩子死了,可是她依旧嫉妒得发狂,至少钮祜禄凌若曾感觉到孩子在腹中成长的感觉,而她日日喝下无数苦药,却什么都没有。

  见凌若不说话,胤禛叹了口气,手抚过孩子冰冷的脸庞,带着几许怜惜道:“你犯下弥天大错,原本该重重责罚;念在你痛失孩儿的份上,就饶过你这一回,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凌若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仰天大笑不止,尖锐的笑声刺得每一个人耳膜生疼,许久,她猛地一挥手冷冷道:“多谢王爷宽宏大量,只是妾身受之不起!”

  “你究竟想怎样?”胤禛的耐心被她的一再挑衅崩到了极限,他从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很累,自己从不曾负过胤禛,可是胤禛却一次又一次地负她,直到将她伤的体无完肤。她缓缓拥紧了怀中僵硬的小身子,一字一句道:“我想与我的孩子在一起!”

  这句话立时将胤禛强行抑制的怒气给勾了起来,骤然捏住凌若的下巴冷声道:“是否在你眼中,什么都没有这个孩子重要,包括我?”

  凌若没有回答,可是她那种漠然的目光依然深深刺伤了胤禛,手指骤然收紧,捏得她下颔“咯咯”作响。

  就在这个时候,佟佳氏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瞥见屋中这副景象,忙劝胤禛暂息雷霆之怒。待胤禛松开手后,她忽地跪在凌若面前垂泪道:“姐姐,都是妹妹不好,教出含香这个混帐奴才,害了姐姐与孩子,实在罪该万死含香虽已经被我打发去做苦役了,但妹妹难辞其咎,特来向姐姐请罪,任姐姐责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