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之所恨

  “我不知道这个谣言是谁所造,但我可以对天发誓绝不曾做过此事。”说到这里胤禛长吸一口气涩声道:“自皇阿玛将你接到宫中抚养开始,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保护你,努力不让你受一点委屈,你若有什么不开心,我都会想尽办法哄你开心,可是你却告诉我你对我仅有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爱,你真正喜欢的人是只见过几次但却温文尔雅的胤禩。湄儿,你可知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心有多痛?”

  “所以你就借机报复?”纳兰湄儿并未因他的话有所动容,反而一脸气愤。

  这句话似乎触怒了胤禛,骤然起身大声质问道:“纳兰湄儿,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连亲兄弟都可以拿来陷害出卖的卑鄙之徒吗?”

  “以前不是,但是现在……四哥已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四哥。”纳兰湄儿的这句话让胤禛心寒不已,双手在身侧紧紧握起,用力地连指节亦泛起了青白之色,十余年的相处竟敌不过一个不知从何处来的谣言,真是可笑!

  良久,他忽地冷笑起来,毫不留情地道:“那么胤禩呢,你就真正了解他吗?八贤王?呵呵,天底下哪有真正完美无缺的人,那不过是他为争皇储而呈现给世人的一张假面具罢了!”

  “住嘴!”纳兰湄儿怒道:“不许你污辱胤禩!胤禩心系黎民百姓,一心一意只盼能替百姓做些事,何曾有过争储夺位之心,百官上奏保胤禩为储君,那是因为在他们来没有人比胤禩更合适。”说到此处她又尖锐地指道:“四哥会这样想,只怕根本就是四哥自己存了争储之心!只可惜四哥天性刻薄寡恩,喜怒无常,连兄弟亦不肯善待,皇阿玛怎可能将皇位传给你,始终只是四哥的痴心妄想罢了。”

  浑身冰凉的胤禛听到最后突然很想笑,只是这笑意怎么也穿不过压抑在喉咙的哽咽。良久他伸手一指紧闭的房门道:“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的话,那么可以走了!”

  “我自然会走!”随着这话纳兰湄儿从腕间褪下一个鲜红欲滴的红翡镯子放在桌上不带一丝感情地道:“这是大婚那日四哥送的贺礼,现在还你,我与四哥的情谊到此为止!”

  在她走后,胤禛狠狠将那只极为名贵的红翡镯子掼在地上,在玉镯断裂的同时,他低吼着一拳接一拳狠狠砸在墙上,借此发泄心中的痛与恨,直至双手指节血肉模糊时方才停下。低头,一滴晶亮的液体滴落在血水中……

  湄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待我!怎么可以!

  他好恨,若非胤禩,湄儿不会离他而去;若非胤禩,湄儿不会误解他……

  “胤禩!”胤禛冷冷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眼中有深切的恨意。

  湄儿,你不是说我有争储之心吗?那么我便争给你,我要将胤禩最在乎的东西统统夺过来,让他一无所有!

  也就在纳兰湄儿踏出正堂时,躲在暗处的佟佳氏终于清了这位八福晋的面容,下一刻,她听到了自己抽凉气的声音。

  好像,她好像自己……这个念头仅仅维持了片刻便被她自己给否决了,不,不是她像自己,而是自己像她。

  终于明白自己身上远超他人的恩宠因何而来……

  府中那些风言风雨并非空穴来风,而且确有其事,胤禛他竟然喜欢八福晋!

  然,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不甘与愤怒,替身而已,只要能让她摆脱官女子的插贱身份,成为人上人,纵是替身又如何?!何况八福晋的身份注定胤禛不可能得到她,既如此,那么自己便是唯一能安慰胤禛的人。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只要胤禛中心一日有八福晋,那么自己在雍王府的地位就一日稳如泰山。

  想到这里,佟佳氏的嘴角不由得攀上一缕笑意,真情假意并不重要,荣华富贵才是真正能掌握在手上的幸福……

  在深寒的夜风中,胤禛犹如牵线木偶一般,僵硬地踏出正堂,木然地不知要去哪里,狗儿不敢问,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

  许久,胤禛终于在一处院子前停下了脚步,抬头,“净思居”三个刺目的大字映入眼睑,令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康熙四十五钮祜禄氏被自己废黜后,自己就再也没来过此处,怎么今日会走到这里来?那个女人他不是早就忘记了吗?

  欲走,可是脚却不听他的指挥,不止没有离去反而一步步踏了进去。

  净思居早已不复昔日的盛况,自凌若被废后,这里近乎封院,只有几个下人守,除了少有的几人之外,旁人即使路过也是绕得远远的,唯恐染上这里的晦气。

  如今留在净思居的便是以前服侍凌若的那些人,尽管主子离去已经有三年,但他们依旧日日将净思居打扫得不染一尘,甚至里面的摆设一些也没变动过,仿佛凌若还住在里头,只是有事出去了。

  小路子至今仍留着守夜的习惯,是以一听到脚步声立刻匆匆奔了过来,待到是胤禛时愕然不已,连忙磕头请安。

  胤禛没有理会他,径直走了进去,从正堂一直到凌若居住的后堂,陈设一丝未动,桌上甚至还放着几件做到一半的小衣,恍然间令胤禛生出一种尚在康熙四十五年间的错觉。

  在拿起一件小衣时,发现在小衣下面还有一方灰色的帕子,帕子没有什么花纹,只在周围挑了一圈不断纹的福字,再余几个福字便可绣完,当是凌若打算绣好后送给胤禛的,不想中途出了那么大的事,再没机会将之绣完。

  见胤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方帕子,狗儿连忙拿起来递到他面前,轻声道:“其实凌福……钮祜禄氏待四爷一直是极有心的;那回之所以对四爷不敬,也是因为痛失爱女之故,这些年幽居别院,想必钮祜禄氏心中十分后悔。”

  目光在帕子上一扫而过,落在狗儿脸上时已是一片阴霾之色,“你是在替钮祜禄氏求情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