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六十一章 疯药

  “钮祜禄氏最惯使狐媚手段,当初王爷都被她那些手段给迷得晕头转向,何况是两个市井之徒。”说到这里,翡翠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听说,王爷身边的狗儿今儿个一早去了别院。”

  那拉氏目光骤然一缩,露出森然之色,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狗儿去别院意味着什么,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当初她刻意将钮祜禄困禁到别院这么远,就是怕若在府中,胤禛有朝一日会想起她来,不曾想……

  “来,事情不能再拖了。”她如是道,眼底掠过一丝狠厉的凶光,“三福,你即刻入宫去找一趟陈太医,让他开一个可以致人疯颠的药方。”

  “主子,陈太医会肯吗?”三福小声问着。

  那拉氏冷笑道:“他前前后后收了我那么多银子,敢说一句不肯?何况又不是让他去下药,只是开个方子罢了,能碍到他什么?”稍稍一停又道:“拿到方子后你亲自去一趟别院,该说什么做什么你知道的。”

  三福连忙恭身答应,正待要退下,忽地想起一事来,停了脚步道:“不知事成之后,主子要如何处置毛氏兄弟二人?”

  那拉氏睨了一眼精心修饰过的指甲淡然道:“本还想留他们一条性命,无奈他们要自寻死路,咱们也唯有成全了。记得手脚做干净些,莫要让人瞧出端倪来。”

  三福面色一凛,垂声答应,在入宫问陈太医讨得致疯的方子后立刻赶往别院。

  毛氏兄弟并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到头上,两人坐在屋中围着火炉取暖,在火炉上还炖着一锅狗肉,香气四溢。

  “大哥,差不多可以了吧?”毛二贪婪地闻着从锅里面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口水不知道吞了多少回。

  “瞧你那馋样,真没出息。”毛大瞪了他一眼,但还是掀开盖子拿筷子拨了拨炖得“嘟嘟”冒泡的狗肉,“再等一会儿,很快就能吃了。”

  “还得等啊。”毛二有些失望地嘟囔了一句又道:“大哥也不能怪我啊,你想想咱们都多久没吃肉了,要不是运气好逮到一条狗,咱们现在还得啃那些淡而无味的素食呢。”

  毛大叹了口气道:“没法子,谁叫咱们现在手头紧呢,之前典当首饰得来的银子已经全花光了,忍着吧,再有几天就该发月例了。”

  “就月例那点银子能顶什么用,唉”毛二垂头丧气地说着,他大手大脚花习惯了,还真瞧不上那点月例,“大哥,你说咱们真要在这里当一辈子护院吗?”

  “当然不会。”毛大取过一片破瓦封住炉子底下的口,让炉子里的火弱一些,“主子不是已经答应我们,只要她脱困就会许我们以一生享用不尽的荣华。”

  毛二睨了正在查狗肉的毛大一眼低声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也不知道主子什么能摆脱困境,咱们已经等了两三年了,总不能再这样无休止的等下去吧。”

  毛大听出他话中有话,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眼望着在升腾的热气中面容有些模糊的毛二道:“那你想怎么样?”

  毛二眼珠子一转,带了一丝狞意道:“要我说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挣一笔大的,那一千两银子足够咱们拿去做些生意了。”

  他虽没有明说,但毛大心时却是清楚的,毛二是想挣雍王府那拉的银子,他迟疑着道:“银子固然是好东西,可也得有命花才行,你忘了主子当日的话吗?万一他们来一个黑吃黑,咱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毛二连忙道:“这我自然知道,所以我已经想过了,只要一拿到银子咱们就立刻离开京城回老家去,他们就是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追过去吧。再说雍王府里的人可是来催过好几回了,我怕咱们再不动手,他们就该不耐烦了,万一到时候让他们发现咱们跟钮祜禄氏交好,咱们更危险。”

  被他这么一说,原本香喷喷的狗肉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毛大沉吟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咱们总算叫她一声主子,这些日子她对咱们也挺不错,若然在这个时候动手,怕是有失道义。再说你别忘了,昨日里来的那人听口气不小,说不定主子当真要复起。”

  “那可怎么办?”毛二一时也有些犹豫不决了。

  “走一步一步吧。”毛大叹了口气,取过一个空碗与筷子道:“来,先吃肉,冷了可就没那味道了。”

  “哟,正吃着呢?”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毛二吓了一跳,险些摔了捧在手里的碗,坐在他对面的毛大已经慌忙站起身,带了一丝惶恐之色打了个千儿,“奴才给三爷请安,三爷吉祥。”

  一听这话,毛二不敢怠慢,忙跟着低下身去,心中暗自叫苦,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也不知自己刚才与大哥的对话有没有被他听去,希望是没有。

  进来的正是三福,他冷冷睨了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毛氏兄弟一眼道:“起来吧。”

  “这下雪的天儿,三爷怎么就过来了,快坐下烤烤火暖暖身子。”毛大一边迎三福坐下一边讨好地替他拍去身上的雪。

  三福冷哼一声,将拎在手里的药包往桌上一放道:“还不是为着你们两个不省心的东西,我且问你们,事情办妥了没有,主子可是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你们一直说寻不得机会下手,究竟是真没机会,还是你们存心敷衍?”

  毛大忙替自己叫屈,“三爷可真是冤枉死奴才们了,就算借奴才们一个胆也不敢存半点敷衍之心,实在是寻不得机会,求三爷明鉴,替奴才们向主子求求情,再宽限些时日”

  毛二亦在一旁点头道:“正是,奴才们原想着扮鬼将她吓疯,不曾想这个钮祜禄氏邪乎得紧,居然不怕鬼神。”

  “是吗?”三福冷笑,其实刚才在外头他将毛氏兄弟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主子果然所料不差,毛氏兄弟早与钮祜禄氏勾结在一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