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试探

  是夜,星光四散,佟佳氏来到房,守在外头的狗儿垂首行礼,任由她进去,并未阻拦半分。佟佳氏为官女子时便在房侍候,被立为福晋后,胤禛亦许了她自由出入房的权利。

  胤禛正专心批着各地送上刑部的折子,忽地面前多了一个雨过天青色的瓷盏,随着一双优美如兰的柔夷揭开盏盖,一股红枣银耳的香甜气息立时索绕在鼻尖,勾得人起了几分食欲。

  “你怎么过来了?”抬头见是佟佳氏,胤禛放下手中的狼毫笔。

  佟佳氏微微一笑,拿过胤禛手里的折子,将红枣银耳羹递到他手中,“公事固然重要,可四爷也得顾着自己身子才好,厨房说四爷从晌午回来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

  “已经这么晚了吗?”被她这么一打断,一直专心于事的胤禛才发现外面已是一片暮色,他竟毫无所觉,连房中何时掌的灯都不知道。

  佟佳氏上前替他揉着有些僵硬的脖子细声道:“妾身已经在让厨房准备晚膳了,四爷先喝蛊红枣银耳羹垫垫底。”

  被她这么一说,胤禛还真感觉有些饿了,低头舀了一勺在嘴里,那盏银耳羹火候炖得刚刚好,甜而不腻,香滑可口,很能引起食欲;待得将一蛊都喝完后,胤禛拉下一直停留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手轻声道:“不早了,我让狗儿送你回去。”

  “四爷还不休息吗?”佟佳氏关切地问。

  胤禛取过一本未过的折子道:“得先将这些事做完才能休息,否则积到明天岂不是更多。”

  佟佳氏心疼地道:“四爷这样经常熬夜,身子纵是再好也不了。妾身四爷以前虽忙也不至于如此废寝忘食,是否刑部的事最近多了许多?”

  “事是一样的,只是现在与以前不同了。”胤禛淡淡回了一句,至于有何不同却没有说,他虽许佟佳氏出入房侍候,但朝堂上的事却从不说与她听,与凌若在时还是略有不同。

  佟佳氏很乖巧的没有再问,她能得胤禛如厮宠爱,并不是仅仅靠一张与纳兰湄儿相似的脸,识进退懂分寸亦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在她收拾碗盏的时候,胤禛忽地抬起头盯着她在烛光下莹然生姿的侧脸道:“有事想与我说吗?”

  佟佳氏手上的动作一滞,摇摇头道:“妾身无事。”

  她的回答引来胤禛一声轻叹,“是因为我想让钮祜禄氏回来的事?”

  佟佳氏咬一咬唇,低声道:“四爷这么做自然有四爷的理由,妾身不敢过问。”话虽如此,眸中却已盈盈落泪,滴在胤禛的手背上有灼热的烫意,不待胤禛说话她又道:“钮祜禄氏虽曾害过妾身,但想来是一时糊涂,这些年在别院修佛参禅也算是赎了罪过,妾身不过执着过于往,她若回来,妾身依然会如以前那般待如亲姐。

  “难得你能如此识大体。”胤禛拭去她脸上的泪痕道:“不过当年的事,兴许是你我错怪她了。”

  佟佳氏眸光骤然一缩,面上却作出茫然之色,“妾身不明白四爷的意思。”

  敲门声适时响起,却是佟佳氏让厨房准备的晚膳送来了,待狗儿进来将几碟小菜并一碗米饭摆在房一侧的紫檀长几上后,胤禛方才牵过她的手坐下道:“想来你也知道钮祜禄氏曾发疯的事,在她疯颠的那段日子我曾去过她,尽管神智不清,她却一直在说没有推过你下水,是你自己失足摔落池中,我相信一个发疯的人是不会懂得撒慌。”

  佟佳氏强忍着惊惶,手抚在胸口颤声道:“四爷的意思是妾身冤枉她?”神色哀恸,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

  “怎会!”胤禛说着将她揽入怀中,抚着她微微起伏的秀背道:“只是我突然想到这一切会否是一场误会。我曾问过徐太医,他说人在极度害怕之下会短暂失去部分记忆。你应该就是这样,落水的恐惧令你记忆出现空白,恰好凌若想来救你时被你拽了耳铛在手中,所以你醒来后就想当然地以为是钮祜禄氏推你下手,至于含香,她是在你落水后才到的,并不曾亲眼所见。”

  这番话在佟佳氏心里掀起轩然大波,当年的真象是什么,胤禛不清楚她却知道,一切皆是她为了陷害钮祜禄而演的一场戏;如果钮祜禄氏真的疯了应该说实情才是,为何会说是自己失足落水呢?莫小这几个字的区别,意思却是大相庭径。既规避了胤禛所犯下的错,又开脱自己的罪责,这绝不可能是一个疯子所能办到的事。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钮祜禄氏根本就没疯!一切皆只是为了重回雍王府所精心演绎的戏罢了!钮祜禄氏……那种山穷水尽的境况下,竟也让她寻到了翻身的机会吗?又或者连那场火都是她自己放的,如此心机真是令人刮目相。

  如此想着,心却是渐渐松驰了下来,只要胤禛不曾疑心她,一切便都不要紧,尽可往后再慢慢想办法对付。

  她捺下心中所思,愕然道:“竟还有这样的事吗?妾身一些也不知道,妾身只记得自己当时很乱很害怕,又到那耳铛,所以下意识的以为……”说到这里她紧紧攥住胤禛湖蓝滚银边的衣角切切道:“对不起,王爷,是妾身害你误会了凌姐姐,还连累她受这么多苦,对不起,可是妾身当真不是故意的。”

  “我明白。”胤禛安抚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往后谁都不要提了。”

  佟佳氏收了泪小声问道:“既然事戸已经水落石出,而且凌姐姐的病也已经好了,王爷准备什么时候让姐姐回府?妾身听说别院那里破旧不堪,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姐姐在那里多住一日就是多受一日的苦。”

  待得知凌若现在住在圆明园时,佟佳氏脸上流露出羡慕之色,“四爷待凌姐姐真好,妾身听说圆明园二十四景每一处皆是景色优美,令人留恋忘返,犹如人间仙境。”

  见她如此模样,胤禛岂有不知其心思之理,笑笑道:“皇阿玛既是赐了那园子给我,自然王府中的任何人都去得,你什么时候想去了尽可与高福说,让他备马车送你过去。”

  佟佳氏先是一喜,但随即又摇起头来,柔柔道:“不论去什么样的地方,都要有王爷在才好,妾身一人纵是天上瑶池也瞧之无趣。”

  睇视着那张与纳兰湄儿近乎相同的脸,胤禛心中一软,握了她的手道:“好,等我有空了便陪你去。”

  佟佳氏连忙点头,在服侍胤禛用过晚膳后,她跪安退下,胤禛则继续埋守于堆积如山的公文奏折中。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