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七十八章 鱼跃鸢飞

  翌日,胤禛下朝回来,正要往圆明园去,一道从宫里出来的胤祥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四哥,是不是去小嫂子?”

  胤禛睨了他一眼道:“你消息倒是灵通,这么快就知道我将凌若接到圆明园去了,怎么,你也想去吗?”

  胤祥搓手装模作样地道:“本是不想去的,不过在四哥诚心相邀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走一遭吧,顺便那园子修建的怎么样了。”圆明园是这两年才开始修建的,始一建好就被康熙赐给了胤禛,旁人尚无机会一观。

  “还勉为其难?”胤禛被他说的哭笑不得,拍着他的后脑勺笑骂道:“不想去就别去,没人逼你!”说罢撩袍翻身上了早已等候在一旁的裂风,裂风长嘶一声,载着胤禛就往前奔去,明媚的阳光洒落在他身后。

  “四哥等等我。”见他真的不等自己就走,胤祥忙翻身上马,用力一挥马鞭追将上去,待追上胤禛后,他回头扬眉笑道:“四哥,很久没赛马了,不如趁此机会来比一场,谁先到圆明园。”

  “好!”胤禛回了他一个字,随后纵马追奔,尤其是在出城门后,地广人稀,一白一黑两匹马速度急升,犹如流星赶月,旁人只到两道影子掠过,根本不清是什么。

  如此一路你追我逐,只用了半个时辰便赶到圆明园,最后是裂风小胜一筹,胤祥的黑珍珠以一息之差落败。

  鱼跃鸢飞是圆明园二十四景之一,位居大北门内,为庑殿顶重檐方殿,下层四面各显五间,上层各显三间,前后带水,八窗洞开,颇有一派村野田园景象;溪流逶迤,鱼跃其中,又有白鹭在水岸间漫行,生机盎然。

  凌若正站在青石铺就的小桥拿着一包鱼食喂着溪中的鱼儿,每每鱼食洒下去,鱼儿就会成群结对的游过来争抢食物。

  鱼儿是快乐的吗?凌若不知道,因为她不是鱼,但是她知道,在鱼儿的世界里肯定没有勾心斗角、权利倾轧。

  墨玉蹲在桥底下,到有鱼游过来就伸手去拨弄阳光照射下微暖的溪水,惊得鱼儿转身游走,偶尔避之不及时,鱼身会碰到她的手指,异常的触感往往令鱼惊惶失措,甩尾激起一连串的水花,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耀眼的光泽,犹如通透无瑕的晶石。

  “小墨玉!”墨玉在那边笑眯了眼,不想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得她差点摔下去,幸好手臂被人紧紧拉住,回头去,只见胤祥正一脸笑意的着她。

  “你……你……你……”不知是刚才被吓得还是因为到胤祥惊的,墨玉抚着惊魂未定的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到爷有那么激动吗?连话都不会好好说了。”胤祥习惯性地伸出手在她额上弹了一下,到墨玉不悦地皱起了眉,他顿时笑出了声,眉眼之间尽是重重笑意,不知为何,在逗弄墨玉时,总会觉得特别开怀。

  这样明亮无遮的笑容令墨玉心头一乱,双颊犹如火烧一般,她忙别过脸轻啐道:“十三爷这样突然冒出来,奴婢想不激动也难。”如此说了一句,忽地想到什么,忙问道:“十三爷什么时候从宗人府出来的?”

  “也就前两日的事吧。”胤祥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睨眼瞅着墨玉红彤彤的脸颊压低声道:“对了,你还没告诉爷,上次为什么突然离开,还一副气冲冲的样子,爷好像没惹你吧?”

  “哪有!”墨玉心中一慌,胡乱道:“奴婢是怕有人突然进来,会发现奴婢在里面。”顿一顿她又有些期待地问,“那双靴子十三爷穿了吗?”

  “喏。”胤祥抬起脚在墨玉面前转了一下道:“这不是正穿在脚上吗?大小合适,底也软和,小嫂子的手艺真是没话说。”

  墨玉心里一阵无奈,那明明是她做的鞋,罢了,谁叫自己当时骗他说是主子做的呢,只得道:“那奴婢下次再求主子替十三爷做几双。”

  那厢,凌若也到了缓缓走上桥来的胤禛,灿灿春日的阳光漫天漫地洒落在一身朝服的他身上,明媚若金,令她不得不微眯了眼;唇角却是笑意浅浅,极为自然地朝那个人伸出手,“四爷来了。”

  执手相握,一如从前,又仿佛更胜从前……

  “突然想你了,所以来。”伸手将来时所摘的一朵紫玉兰插在凌若鬓边,即便是已经迁出别院,凌若依旧打扮的很素净,一身浅蓝色衣衫,在衣角处稀稀疏疏以银线暗绣了几朵小小的海棠花;发间亦只别了几只寻常押发,不见一颗珍珠宝石,“如何,在这里住得还好吗?”

  “一切都好。”凌若拍净手里的鱼食想要去抚鬓边的紫玉兰,却因手上那股子腥气而生生止住,胤禛见状牵着她到桥的另一边,掬了溪水替凌若将沾在掌中的鱼食沬子洗净,随后又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帕子拭干水迹。

  “这块帕子……”凌若眸光一动,取过帕子展开细,果然是自己绣了一半的那块,边上还有几个福字未绣完,使得帕子周边的花纹断了一截,她记得这帕子与那些小衣一道扔在了桌上,“四爷去过净思居了?”

  “嗯。”胤禛淡淡应了一声,将帕子塞到凌若手里,薄而有形的唇角微微弯起,“既是一切都好,那就替我将这块帕子绣好,总不能老让我用没绣好的帕子,上回已经被老十三笑过一回了。”

  见他将自己的东西珍而重之带在身上,心下感动,嘴上却不依地道:“四爷要帕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府里不知多少女子巴巴着送上来呢,哪用得着稀罕妾身这块。”

  “若儿这是在吃醋吗?”到她那副小女儿家的模样,不知为何,胤禛心情一阵大好,连眼眸都染上了一丝笑意。

  “哪有!”凌若被他说的粉面微红,轻啐道:“四爷身边那么多女子,若要吃醋,非得把妾身酸死不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