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八十章 畅春园

  李德全引了两人一路经过大宫门、九经三事殿、二宫门直至春晖堂,康熙就在里面,正要进去,不想与刚从里面出来的胤禩和胤碰了个正着。

  “四哥。”胤禩忙殷勤地唤了一声,神色亲切自然,倒是他旁边的胤?颇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自上次那回子事出了之后,他与胤禛一直不太对盘,有时候见了面连招呼也不打,说是兄弟却也与陌生人无异了,其实在天家,因为权利荣华,兄弟亲情本就稀薄得可怜,如胤禛与胤祥者能得几人?!

  胤禛点了点头道:“想不到八弟与十弟也在这畅春园,何时过来的?”他虽然神色淡然,但凌若能明显感觉到胤禛握着自己的手一紧,面对胤禩,始终不能做到真正的平静。

  “怎么?就许你来给皇阿玛请安,不许咱们来吗?四哥管得可真宽。”胤?语气极冲地回了一句。胤禩听了皱眉低斥道:“胡说什么,有你这么跟四哥说话的吗?还不快跟四哥道歉。”

  胤?别了头闷声不响,显然并不想道这个歉,胤禛见状摆一摆手道:“不碍事,都是自家兄弟,何需见这个外。”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凌若一直有留心注意胤禩,发现他与四年前并无二样,依然风度翩翩、温和有礼,如世间集众多美好于一身的完美男子。曾经的废黜、囚禁乃至康熙当众的贬斥,在他身边皆寻不到一丝痕迹,仿佛根本不曾发生过。

  这样的人,要不是视权利荣华如粪土就是城府极深,而胤禩……无疑是后一种!

  胤禩赦然一笑,目光扫过静立一旁的凌若,他还记得这名貌美无瑕的女子,不过在此地到她却有些愕然,他清楚这位四哥,做事向来有条理,为人又严谨冷静,怎得会贸然将一个女子带到畅春园来?这样可不合规矩。

  那厢胤?也发现了凌若,虽然先后见过几次,但他早就忘了凌若模样,当即粗声道:“这是哪里来的女子,四哥将她带来做甚?我怎么不知道皇阿玛的畅春园可以任由闲杂人等出入了。”

  李德全一直站在后面,只因他们兄弟几人在那里说话插不上嘴,是以没有作声,如今听得胤?这么说,赶紧快步上前请安,之后又赔了笑对胤?道:“十爷误会了,是皇上下旨命老奴去请娘子过来的,四阿哥他不过是陪娘子过来。”

  娘子?胤禩与胤?对视了一眼,在本朝中并无娘子这一品级,胤禩记得胤祥大婚之时见凌若时,她是庶福晋,而今却被称为娘子,分明是被废黜之身,如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皇阿玛指名召见?

  从第一眼相见,除了惊艳之外胤禩一直觉得凌若有几分眼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压下心中的疑惑,胤禩温然道:“既是如此,那我与十弟不多打扰了。”点一点头拉了胤?离去。

  在踏出春晖堂后,胤?甩一甩袖子不高兴地道:“本是来给皇阿玛请安的,没想到竟会遇到老四,真是晦气。”

  胤禩扫了他一眼拧眉道:“说过你多少次了,说话做事别那么横冲直撞,就是不听。”见胤?犟了头想要说话,他双目一瞪道:“一只狗咬了你,难道你还要咬回来吗?”

  胤?先是一愣,待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后,不悦之色立时一扫而光,眉飞色舞地翘了大拇指道:“还是八哥说得高明!对,咱们何必跟只狗一般见识,没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记住,像咱们这样的身份,哪怕你心里再不喜欢一个人也不要形于面上,否则吃亏的是自己。”胤禩语重心长地道,几个兄弟中他最担心生性鲁莽草率的胤?,喜怒形于色,最易吃亏。

  胤?这回倒是老实,点点头道:“八哥,我记下了。”

  记固然是记下了,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胤?二十多年都这样,哪是一时三刻能改变的,胤禩也晓得,是以他摇摇头未再说什么,往后再慢慢提点吧。

  “只是八哥……”胤?迟疑了一下又道:“咱们真要继续放纵四哥这只疯狗再咬下去吗?他可是太子爷身边的人,对咱们很不利啊!”

  听到这句话,胤禩那张温润若美玉的脸庞逸出一丝冷笑,“你若以为他真忠心于太子就错了,老四这人野心可大着呢。”见胤?不解,胤禩扬一扬好的眉毛道:“没见着老四这段日子经常窝在刑部坐堂吗?听闻他将积压了好些年悬而未破的卷宗都给翻出来了,一宗一宗的,有什么疑惑或发现就圈注在卷宗上,然后发还给递上来的各处县府衙门,让他们重新审理此案。对于直隶、奉天、江苏、安徽四司之事,事无巨细皆亲自过问。还有稽查南北所监狱的狱卒和罪犯,以及赃罚库等等,皆一一过问。”

  “他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胤?面露奇怪之色,掌一部之事本就已经是极累的活,能交给底下人的一般都尽量交下去,哪有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的,那不是缺心眼吗?

  胤禩睨了一眼在夜空中闪闪开光的星辰,素来浮于脸上的笑意此刻竟有些挂不住,“你只到这个,为何不想想为何除却三哥外就他一人封了亲王,再想想为何独他一人赐了圆明园;老十,咱们都以为他只是太子爷身边的一条狗,上不了大台面,现在来却是错了,他的心远比任何人都要大。”

  伸手于夜空缓缓握紧,似要流连于指缝中的星辰握在掌中,然终是落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是虚妄。

  近三十年的努力,近三十年的费尽心机,换来的却是一句“辛者库贱婢所生,无资格为皇储”。

  皇阿玛,你何其残忍,只用一句话便令我一生的努力化作泡影,连一丝希望都不肯留给我?即使我额娘真的卑贱,那也是你曾钟情的女子,若无你的垂怜,我额娘又怎会成为你的庶妃,又怎会生下我。

  皇阿玛,同是你的儿子,为何却有三六九等之分?你若不喜又何必让我成为你的第八个儿子,给了我生的机会却不给我希望,这与死有何异!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