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春天

  “若真能放下,又何需借助这些小船,一切皆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说到此处她将手中的纸船递到靖雪面前,那个远字在春日下无所遁形,“公主是喜欢徐太医的对吗?”

  没有吃惊,没有异色,有的只是淡淡的却任春光再好都化之不去的哀伤,回眸,想笑却笑不出,唯有从唇齿间迸出的声音响彻在彼此耳边,“欢喜又如何,他在意始终只有钮祜禄凌若一人。”

  “你……”深藏在心的秘密被人一言点破,凌若悚然变色,不等她说什么,靖雪已经幽幽道:“放心,我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不知为何,她言语中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令凌若惊惶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你如何知晓?”这一问等于承认了靖雪的话,若靖雪有心诓她已然中计,然心里却下意识地认为靖雪不是那种人,这种感觉很奇妙,凌若尚是头一回这般没来由的信任一个人。

  靖雪默然一笑,手抚着隐隐作痛的胸口道:“你疯的那些日子,我跟随徐太医去别院为你治病,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依然被我发现他待你的不同,那种专注深切的目光,以往我从未在他眼中见过。”

  “公主聪慧绝伦非常人可及。”仅凭一个目光便至如此地步,除了聪慧绝伦四个字凌若想不出其他。

  “聪慧吗?有时候得太透彻并不是一好事,我倒宁愿自己蠢笨一点,如此活着也会开心些。”靖雪接过她递来的纸船缓缓将折起的地方打开,这是一张轻浅如桃花粉色的花笺,上面只有一个小小的远字,手指缓缓抚过,目光轻柔如许,春光落在她的侧脸上,透着一种晶莹的剔透,一如这个女子的心。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晴好无比,碧澄澄的瞧不到一丝云,他在太医院的门口捣药,阳光拂落他一身明媚,你知道吗?那一刻我觉得好温暖,这种温暖我在宫中从未感受到过,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所以我借口喜爱医术,经常出入太医院,甚至求皇阿玛出宫,为得便是多见他几眼,多了解他一些,然而到的越多却越不开心。”在说到这里时明亮的目光渐渐黯淡下来,像一盏在风中飘摇不定的烛火。

  “我可以叫你凌若吗?”她突然这样问。

  “自然可以。”凌若连忙回答,旋即又问道:“徐太医与公主说了许多吗?”

  靖雪摇摇头,鬓边是从发髻上垂落的紫金镂花流苏,“他并不经常与我说话,确切来说,只有我问他事情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黄芪、白术、天麻、伤寒、痢疾……药材与病理便成了我与他的全部话题。那时我并不曾想过太多,只是喜欢与这样一个温暖的人说话罢了,可是日子久了……我开始分不清只是纯粹在意那份温暖还是在意他的人,直至我到他急匆匆随四哥派来的人出宫,相识那么久,我尚是头一次到他如此失态的样子。那时我很不解,直至在别院中到你,到他你时的目光……”侧目,眸中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令人心酸的蒙蒙水意,“我知道,即便你一辈子疯颠,他也会留在你身边,只可惜,你是四哥的女人,生死废庶,皆脱不了这个身份。”

  凌若默默着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啊,世间一切事物在她眼前都似化成了晶莹透明的水晶,无所遁形。然世事往往的越清楚越痛苦,正如她所说,宁可愚笨一些。

  因为……很多时候,愚笨亦是一种难得的福气。

  “我与徐太医确实自幼相识,也曾有过许定终身之约,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从我被指给四阿哥的那一天起,与他就再无干系,他的婚娶亦与我无关,公主实不必为此伤怀。”话说到这份上,已没必要再隐瞒。

  靖雪静静地望着被风带起阵阵涟漪的湖面,那些已经飘远的小船被风吹的又折了回来,手松开,纸被拂过湖面的风所带走,在半空中盘旋飞舞,“你瞧这张纸,折过了就是折过了,不论怎么去想办法抚平都会有痕迹在,人生亦复如是,他的心里永远会有你存在,谁都取代不了。何况……”红唇弯起,勾勒出一道苦涩的弧度,“身在天家,嫁娶又如何能自由,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听她这话似乎知道了什么,果然,她接下去道:“皇阿玛曾与我提过张相的儿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皇阿玛想将我指给他为妻,否则不会无缘无故提起。”

  纸船已经飘回到了靖雪脚下,成群结队的停在那里,哀思始终是放不走,继续纠缠在眉间心中。

  一只色泽艳丽的蝴蝶自远处掠过湖面而来,扇着翅膀在凌若与靖雪身边绕了一个圈后飞走,不知要去向哪里,不知会停在哪朵花上……

  靖雪的目光一路追随蝴蝶远去,有无尽的渴望在眼中,“你瞧,这个春天多么美好,真想打造一个笼子将春天牢牢锁住,可最终,锁住的只能是自己。”

  凌若不知该说什么,在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子面前,任何安慰都是无用的,因为她已经透了一切的一切,太明白自己将要走的是一条什么路。

  直至回到圆明园,依然感觉有块大石压在胸口,令她透不过气来,人生本就无奈,生在天家更是可怜,贵不可及的外表下是重重的束缚,纵然是一国之君的康熙,只怕也有许许多多的身不由已,何况靖雪。

  之后,凌若曾寻机会与容远谈过,无奈他始终无意于此,被逼极了更说自己早已下定决心终身不娶。

  而靖雪,于他来说更像一个被迫背上的包袱;想来靖雪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从不曾逼迫于他。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一切终是无缘……

  又或者,他们的缘份并不属于这一世。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