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九十九章 选马

  听见这声音已知来人是谁,凌若只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这位享有府中头一份尊贵的女子相见。^^^^^^^^^******

  转头,果见大腹便便的年氏在绿意的搀扶下站在不远处,神情漠然地盯着自己。凌若不敢有所怠慢,上前依礼屈声道:“妾身见过年福晋,福晋吉祥!”

  从凌若回府至今,年氏一直没有露过面,一则是因将近临盆身子不便;二则也是因为她并不愿见凌若,在她来,一个曾发过疯的女子如何有资格回雍王府。

  今日她心血来潮,想起哥哥前些日子送来的那批马,有心来挑一匹,虽然眼下不能骑,但也尽可先选出来,另行饲养;不曾想刚一到马房就到凌若在那里,还选着她哥哥送来的马。

  “谁许你来这里挑马的?”年氏也不叫起,美目冷冷落在凌若头顶。

  “回年福晋的话,是……”狗儿见年氏面色不善,唯恐她借故生事,忙要解释,不想年氏已冷眼扫来,喝道:“我与凌福晋说话,你插什么嘴,退下!”

  年氏来府中威信极高,狗儿虽是胤禛身边的人,却也不敢造次,只得闭嘴退到一旁。

  凌若低头道:“让妾身来选马是王爷的意思。”

  在听到这句话时,年氏的神色有些许扭曲,尽管身在朝云阁少有踏出之时,然府中的消息却经由下人之口一一传到她耳中,自然晓得胤禛多有带凌若外出骑马的事,而这本是专属于她一人的荣耀!

  手紧紧捏着扇柄,用力地似要将之捏碎一般。绿意见其脸色不对,忙小声劝道:“主子当心腹中的小阿哥,邓太医说了,您不可太激动。”

  年氏长吸一口气,强抑下心中的怒意微笑道:“王爷对妹妹可真是好。正好,我对马也些认识,不如让我这个做姐姐的,替妹妹选一匹良驹如何?”

  “能得姐姐慧眼选马,妹妹自然求之不得。”

  她的恭敬令年氏嫣然一笑,弯起娇艳如桃花的唇畔指了马房最里面的一匹马道:“依我,就那匹好了,去,把它牵出来。”

  初九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神色怪异,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没敢发出声音,依着年氏的话将她指的马牵出来。待得清那马的模样后,凌若与狗儿皆有种愕然之感。

  倒不是说这匹马不好,又或者跛脚瞎眼,恰恰相反,论血统此马绝不下于裂风,问题只在于这匹马太小,显然是刚生出不久,论个头尚不足其余马的一半。

  “妹妹身娇体弱,那些高头大马怕是会伤到妹妹,所以依姐姐来,这匹幼马既不会摔着也跑不快,最适合妹妹不过。”

  年氏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睨了凌若一眼不无讽意地道:“往后妹妹就牵着它在府里四处走走,至于府外还是不要去了,否则万一被别的马一个不顺眼踩死了,可别怪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提醒你。”

  “福晋如此关怀备至,实在令妾身受宠若惊。”凌若不卑不亢地欠一欠身,对她的刻意蹊落恍若未闻,“这马妾身会好好让人照顾,至于府外……”她顿一顿含了几许笑意道:“再小的马总有长大的时候,不可能永远甘心待于马厩之中。”

  她的笑令年氏感觉无比碍眼,冷然道:“不甘心?笑话,一个畜生也会知道什么是不甘心吗?再者说了,妹妹好歹也是一个大活人,难道还制不了一个畜生,它不听话打断它的腿就是了,没了这几只贱蹄子它如何再去外面撒野闹腾!”

  这番话已是极为难听,明里说马,实则指的是谁,众人心里一清二楚,连初九也闻到了弥漫在空中的浓重火药味,头低低垂着不敢抬起,唯恐被无辜波及。

  凌若捺下心里的怒意,淡淡道:“多谢福晋教诲,妾身记下了。”

  年氏眼波一转,毫不客气地道:“可要真记住才好,别嘴里说说心里却存了别的心思,到时候只会害了自己。”

  扔下这句暗含警告的话语,年氏在绿意的搀扶下缓步离去,待她走得不见人影后,狗儿方才长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浊气,直起身对神色漠然的凌若道:“凌福晋,您还是重新选一匹马吧。”

  “不必了。”凌若拒绝了他的好意,手轻轻抚过那匹通体赤色的小马,那马儿睁着一双如婴儿般通透的大眼,亲呢地拿大头蹭凌若的手掌,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在撒娇。

  “就它吧,好好养着,过个几年便是一匹出色的良驹,这段时间,若需要骑马就让初九在马房里随意给我挑一匹就是了。”初九提及这匹小马尚未取名,略一沉思道:“既然一身赤色,就叫它赤练吧。”

  见她赐了名,初九连忙道:“凌福晋尽管放心,奴才一定好生照料赤练,不让它出一点事。”

  从马房出来已是日正当中,凌若停下脚步眯眼向头顶似火的骄阳,明明热得浑身冒汗,眸底却依然一片冰寒,一个个尽皆容不下她,但那又如何,这本就是一条举目皆敌的路。

  数日后,康熙四十八年的五月初五,年氏再度产下一子,取名福沛,排行第三。曾经失去过一子的年氏对这个孩子越发珍视,早在临盆之前已命绿意他们去民间讨来百家布,亲手做成小衣给福沛穿上,盼着这个孩子可以平平安安养大。

  也就在这一月,京城开始出现太子与皇上嫔妃私通的传言,等朝廷有所觉时,这个传言已是人尽皆知,无从查起;只知这个传言似乎非起于一处,而是几处相叠,使得流传范围极为广泛。

  此时,太子已经被释了禁足,康熙念在孝诚仁皇后的份上,再加上太子在禁足中数度呈信痛诉悔意,终是原谅了他。为保皇家颜面,当时在场的几个宫女太监被秘密处死,其余人等亦被康熙下了禁口令,言称若敢在外泄露半句,格杀勿论。

  然就是在这样的禁令前,事依旧被传了出来,虽然是在民间流传,难辩真假,但这已经足够了,朝中百官对此事猜测纷纷,尤其是在通过各种渠道得知郑贵人确被废黜至辛者库之后,再联想到那段时间康熙突如其来的罢朝,此事的可信度一下子提高了许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