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二十七章 入秋

  这边话音刚落,便听得独属于涵烟的娇嫩声音传入耳中,抬眼去,果见温如言正抱着涵烟朝他们走来;正如瓜尔佳氏所说,那丫头一见葡萄就眼睛发亮,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小馋样逗得凌若直笑,签了一颗剥好的葡萄放到她嘴边,这丫头一点也没客气,忙不迭地张开已经长了七八颗小牙的嘴用力咬下去,一下子就咬去半个,然后就开始心满意足地抿着小嘴,待得将那半个葡萄咬碎咽下去后又开始张嘴讨要,要是喂得晚一点就张着小手四处拖人喂,那着急的小模样实在可爱,一直到吃了四五个葡萄后,方才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

  温如言将她交给乳母抱下去玩后,坐下来与凌若她们说起了话,这话题自然离不开昨夜的事,不多时,李卫进来打了个千,朝众人一一行礼后道:“主子,奴才打听到前几日有一个自称王十二的人来投奔佟福晋,说是佟福晋的表舅,想在京里谋个差事。他进府的那一日恰恰就是咱们在东菱阁发现佟福晋身边的萧儿与柳儿盯着东菱阁的日子。”

  这么巧?凌若顿一顿道:“那个王十二人呢?”

  李卫回答道:“在离开王府后,那个王十二从此以后就再没有露过面,最奇怪的是,佟福晋也没有指他在哪里当差。”

  听到这里,凌若几人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王十二很有可能是八阿哥的人化名而来,否则他千里迢迢来投奔佟佳氏,肯可能没得差事就离开呢!

  “主子,要毛氏兄弟在外面继续将这个王十二找出来吗?”李卫小声地问了一句,毛氏兄弟回京后,凌若虽不曾与他们见过面,却通过李卫对他们多方资助,尤其是在银钱方面,令他们在短短时间内就在京城里建立起了几分人脉,虽然都是一些市井之徒,但也颇有些用处。

  凌若想一想道:“他既然用了化名,就是不想咱们找到他,何况晚了这么些天,还是别费那个劲了。与其如此,倒不若盯着佟佳氏,如果八阿哥当真握住了她把柄,那么绝不会就此罢休,早晚会有第二次,等着吧。”

  温如言眸光一动点头道:“守株待兔固然不错,不过以佟佳氏的狡猾只怕未必会着当。其实她有没有错,并不取决于咱们或她做了什么,而是在于四爷的态度如何,那张脸,始终是她最大的护身符。”

  听到这里佟佳氏亦不说话了,确实,那张酷似纳兰湄儿的脸,不止让佟佳氏青云直让,也让她拥有了一张无人可及的护身符。

  “也许吧。”凌若弹一弹青葱似的指甲道:“不过王爷的性子我也略知一二,多疑而容不下一粒沙子,何况还是与八阿哥勾结这么大的事,既起了疑就断不可能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咱们且着吧。”

  凌若说得没错,经过昨夜那事,胤禛心里确实对佟佳氏起了疑,毕竟那是胤祥的言辞,胤禛此生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凌若所能查到的事胤禛亦同样查得到,而且他凭着掌握在手里的庞大人脉关系,比凌若查得更彻底清楚,连王末的真实身份都查到了,唯有胤禩用来威胁佟佳氏的把柄尚不清楚,不过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除了胤禛最贴身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被蒙在鼓中,包括凌若。

  至于佟佳氏,命长寿暗中出府,去了一趟胤禩府邸,知悉了当时在府外发生的一切,更知道是胤禛亲手射杀了郑春华。

  晓得这一切后,她一直忐忑不安,唯恐胤禛追问她关于郑氏一事,不过等了许久都不见胤禛问起,对她的宠爱亦一如往日,并不见薄待。

  另外就是那夜的事康熙得知后龙颜大怒,将胤禟与胤祥好一顿怒骂,罚了半年的俸禄不止还命他们去宗人府各领十下梃杖。

  至于起冲突的起因,两人皆识趣的没有提郑春华,只推说是因之前口角积下的,一时冲动才会做出如此荒诞之事。

  顺天府尹虽然到了当时的情景,但一来离得远,二来他并不认识郑春华,尽管晓得当中有一个女子,身份名字却是一概不晓得,所以才能让胤禟他们蒙混过关。

  不过究竟是蒙混过关,还是康熙有意放他们一马就不得而之了,总之郑春华已经彻底成了一个死人,胤礽则依旧是监国太子,住在毓庆宫中。

  如此一直过了月余,夏日到了终点,树叶开始泛起了黄色,经常可见树下落了一地或绿或黄的树叶,提醒着诸人,秋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

  八月初的某一日,佟佳氏正与上次选秀时指到府中的陈格格说话,萧儿捧了一封信进来,却说是外头送来的家,佟佳氏信手接过,却不拆开,一双好的眸子在陈格格脸上打了个转。要说这陈格格也是个聪明人,瞧见这一幕立时起身行了个礼软声道:“叨扰福晋这么久,妾身也该告退了,改明儿再来给福晋请安。”

  佟佳氏也不挽留,客气地命画眉送她出去,待画眉折身回转后,佟佳氏方才拆开了拿捏了有一阵子的信,只一眼脸色就微微有些变色,等到全部完后,佟佳氏恨恨地将信往桌上一拍,面有怒意。

  画眉与萧儿面面相觑,不晓得主子何以发这么大的火,直至她们到那封信上龙飞凤舞的墨字,哪是什么家,下面落款分明是八阿哥胤禩,至于信内容则是说,刑部前些日子接到一起匿名举报的案子,有人暗中以因轻罪而被抓入牢房无钱无势的平民代替那些被判死刑或罪大恶极、或贪赃枉法的官员而死的事件。

  因为在死囚行刑之前都会有专人验明正身,以避免差错,怎可能代人而死呢,何况若真有这种事,无故被杀的那人也应当会当众喊冤才是,怎可能安静等死。

  原以为这只是无稽之谈,直至一次康熙微服出宫,恰好碰上菜市口行刑,竟然遇到一个康熙以前遇到过的一个人,康熙记性极好,虽隔了一些时日依然记得他姓张,可是插在他脖子后面的那块木牌却写着另一个字,显然名不对实。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