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四十六章 止于此

  胤禛长叹一口气道:“梨落的事我一直都有在追查,只是未与你说罢了,当初郑春华一事确实是她所为,至于原因……与那个戏子有关;梨落未入宫前曾受那戏子蒙骗,险些行差踏错,老八就是以这个来要胁她办事。梨落本心并不愿如此。”

  “所以她放火想要烧死傅从之?”凌若试探地问。

  “不错。梨落不愿继续被老八控制,不得已之下才出此下策。”胤禛在说这句话时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显然在其内深处心已经认可了之前佟佳氏“迫于无奈”的说词。

  凌若的心渐渐冷了下来,听胤禛这口气,似乎想要原谅佟佳氏,究竟佟佳氏在他面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令眼中素来容不得一粒沙子的胤禛容她至此。

  “那四爷准备怎么处置此事?”她小心地问道。

  胤禛沉吟片刻道:“梨落固然有错,不过主错不在她,何况今日我去她的时候,她确有悔意,甚至不惜以死明志。”

  听到这里,凌若在心中暗叹了口气,她知道,不论胤禛接下来的话是什么,佟佳氏都注定逃过一劫,至于傅从之,他的死活已经无关紧要了,纵然他此刻站在胤禛面前,也无用了。

  果然,胤禛慢慢说道:“我已经罚了梨落在月地云居内思过忏悔,在回府之前不得踏出一步,至于这件事……”他意味深长地了凌若一眼,“就到这里吧,我不想再闹下去,若儿认为呢?”

  “既然四爷都决定了,妾身自然没有意见。”眉眼低垂,将恨意小心翼翼地掩藏在胤禛不到的地方,如此种种竟只是一个禁足了事,来她还是低估了佟佳氏的能耐以及那张脸的份量,错失这一次往后想要扳倒佟佳氏怕是更难了。

  胤禛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梨落与那戏子的事,就止在此处,出了这门,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此事的闲言碎语。”

  “妾身明白。”胤禛决定的事无人可以更改,所以凌若纵然再不甘也只得咬碎了银牙将苦水往肚里咽,等以后再做打算。

  正想着,胤禛忽地问道:“我记得你很向往杭州的西湖是吗?”

  话题转换的太快,凌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隔了会儿才愣愣地点头,不解他好端端地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胤禛拉过她的手,让她横坐在自己腿上,冒着青色胡碴的下巴搁在凌若肩头,在一阵酥痒中他问道:“我也曾说过,将来若有机会就带你一道去,那么,现在你还想去吗?”

  凌若愕然着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直到胤禛假意为难地道:“样子你是不想去了,那就算了吧。”

  “不要!”一听这话凌若顿时急了,迭声道:“妾身想去呢!”

  待瞥见胤禛似笑非笑地神色,她才醒悟过来,敢情是逗自己玩呢,又羞又气,别过脸道:“四爷就知道拿妾身耍乐子,不理四爷了。”

  胤禛怜惜地抚抚凌若的脸,指尖犹若凝脂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没有耍你呢,是真的,过段时间我就要动身去杭州了,想着上回的话,所以就想带你一道过去;可惜眼下这个时候,不到‘接天莲叶无穷,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了,不过若时机凑得巧,断桥残雪、平湖秋月什么的还是能够到的。”

  凌若长到这么大,从未出过京城一步,对于京城以外的地方只能通过籍读到,前贤诗人对西湖的美好描述,令她对杭州这个地方充满了期待。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能够望而兴叹,哪知胤禛竟突然间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倒是将之前因佟佳氏一事而郁闷的心情冲淡了不少。

  待兴奋稍减后,凌若才想起来问道:“四爷怎么突然想到去杭州了?搁下朝里的事不打紧吗?”

  “就是为了朝里的事才要去。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顶死案?”胤禛疲惫仰靠在椅背上,这些日子,他既要忙着追查顶死案,又要盯着府里的事,两头忙碌,精神又时刻紧崩着,纵然是铁打的身子也会感觉吃不消。

  凌若点点头,这件事她听胤禛提起过,不过并不清楚,只晓得有人买通刑部上下,以平民百姓代替那些罪大恶极的人受死刑。

  “老八之前想要利用梨落来打探我查案的进度,想来此事与他大有关联,可惜现在没有真凭实据,我们查到刑部一名五品郎中与幕后主使者有着直接联系,应该清楚幕后主使者的身份,可惜他宁可受刑也不肯透露。直至数日前,我查到顶死案得来的数百万两银两大部分流到了江浙一带,尤其是杭州,皇阿玛很想知道这么一大笔银两都用到了什么地方;所以让我私下里走一趟,好生查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完他正色道:“此去说不定会有危险,你若害怕的话,就在京中等我回来。”

  与上次去江西筹银不同,那时他是钦命皇差,有众多官差开道侍卫守护,如今为免打草惊蛇却是轻车简行,带不了几个人,万一有点事自不能像以前那样护卫周全。

  之所以选择带凌若去,一来是想圆凌若的心愿;二来也是为了麻痹对手,令他们猜想不到他去杭州的真正用意,只当成是游山玩水。

  凌若微微摇头,握住胤禛温厚的手掌认真道:“四爷去哪里,妾身就去哪里;纵然是龙潭虎穴,妾身也会陪四爷闯进去。”

  “傻丫头,我怎么舍得你有危险。”胤禛动容地抱着凌若,温默如水的情意流淌在彼此之间。

  九月初九,重阳节过后,在一句出京游玩中,胤禛带了凌若往杭州一路行去,已经回府的诸人听得这个消息时反应各不相同,不过嫉恨者占了多半。

  那一夜,年氏摔了一只好不容易运到京城,足有一人高的唐彩花瓶;那拉氏彻底未眠;而佟佳氏……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笔接一笔,用力抄写着桌上的佛经,这是她准备呈给胤禛的。

  【作者题外话】:今天写得还算顺,四章,补上昨天欠的那章。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