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二章 千刀万剐

  凌若整整昏睡了两天才清醒过来,刚一醒转便到胤禛倚在床头打盹,眼下有明显的青黑,想是这些天不曾好好睡过。^^^^^^^^^******

  凌若心疼地抚过胤禛的脸,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永远不到他了,若不是想见胤禛的念头在支撑着她,那三天,她未必能熬得下来。

  她的动作虽轻,却依然弄醒了胤禛,见到凌若醒来,胤禛欢喜不已,握着她的手道:“感觉好些了吗?要不要吃些东西?”

  说到这个,凌若感觉喉咙干涩难奈,话也说不出来,只得指着桌上的茶杯,示意要喝水,一杯接一杯,直喝了整整四杯方才感觉好受些,趁着这个功夫,胤禛唤了墨玉进来,命她赶紧去煮一碗小米粥来,凌若刚醒又饿了这么久,吃不得太硬的东西,得先用软和的米粥垫垫胃。

  这些日子,墨玉也不知道哭过几回了,尤其在到凌若瘦得不成人形后,更是经常掉眼泪,一双眼睛哭得跟兔子似的,又红又肿;此刻到凌若醒过来,欢喜得又要落泪,幸好是忍住了。

  待墨玉出去后,胤禛抚着凌若皆是骨头的肩膀歉声道:“对不起,若儿,若不是我疏忽,没有多留几个人照顾你,朱二富就不会有机可乘,你更不会受这么多苦。”

  “四爷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哪能事事都料到,何况妾身不是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吗,四爷不必再自责!”凌若安慰他。

  胤禛扯一扯凌若身上过于宽松的衣服自嘲地笑道:“若这样也叫平安无事的话,那我不知道什么样才叫有事。”在凌若昏睡的时候,墨玉已经替她擦身换过衣裳,可是每一件从京城带来的衣裳,穿到此刻的她身上都空荡荡,少了许多肉。

  凌若仰头着他,眼中浮起温柔的笑意,“那顶多妾身这些日子每天吃一只鸡一只鸭外加鱼虾蟹蛋、牛羊猪肉无数好不好?”

  胤禛被她说得一笑,夹了夹因为削瘦而显得越发高挺的鼻子,“你还能开玩笑,应该是没什么事了。”顿一顿他又道:“真给你这么多你也吃不下,一日五餐就行,总之在回京之前你一定得比原来胖一些才行,否则皇阿玛见了,还道是我虐待你呢!”

  “是,妾身遵命!”凌若笑着应了一句,在等墨玉端粥过来的时候,胤禛突然想起一事来,“墨玉在替你擦身的时候,说你除了脖子之外,腿上亦有好几处淤青,姓朱的家伙究竟怎么虐待你?”

  凌若苦笑着摇摇头,“没人虐待妾身,那些伤都是妾身自己弄出来的。”见胤禛不解,她咬牙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临了道:“妾身怕一旦睡着,他就会趁机不轨,又怕他在水和食物中下毒,所以妾身不敢吃也不敢睡,实在困得受不了就掐自己,如此才没让他寻到机会沾污妾身青白。那几天当真是度日如年,所幸,现在都过去了。”

  听完这些话,胤禛的脸色已不是难二字所能形容得了,狠狠一拳砸在床架上,“好一个畜生,明知是我的女人他居然还敢动色心,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赎他罪过!来人!”

  一直守在外面的狗儿立刻推门而入,恭敬地等着胤禛吩咐,然胤禛在犹豫一下后,招手将他唤到近前耳语几句。

  狗儿点头示意明白,就在他出去的时候,周庸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只见他一脸愧疚地跪下道:“都是奴才不仔细,着了朱二富的当,害福晋受这么多苦,奴才罪该万死,本来早就该受罚,但四爷说要由福晋亲自责罚,所以奴才才苟延到现在。”说罢双手递上木棍凝声道:“请福晋责罚奴才,那怕是把奴才打死了,奴才也绝无半句怨言!”

  凌若就着胤禛的手半坐起身赦然道:“哪有这么严重,何况害我的那人又不是你,你不过是上了朱二富的当,起来吧。”

  “不!福晋不责罚奴才,奴才就长跪不起。”周庸坚决的态度倒是令凌若犯了难,想了半天道:“这样罢,就罚你三个月的月钱。”

  这样的处置对周庸来说,无疑是轻得无关痛痒,他小心地瞧了胤禛一眼,见他微微点头,方才千恩万谢地磕头,迭声道:“多谢凌福晋!多谢凌福晋!”

  “对了,四爷刚才与狗儿说了什么话,可是关于朱二富的处置,为何不能让妾身听到?”凌若好奇地问道。

  胤禛弯一弯唇,抚着凌若的鬓发轻描淡写地道:“不是不能让你听,而是不愿让那些话污了你的耳朵,你只须知道,从今日起,朱二富将与太监无异,而他的报应不过才刚刚开始,千刀万剐,一下都不会少!”

  对于任何敢伤害自己或身边人的敌人,胤禛都不会心存一丝慈悲,其实很多时候,佛陀与修罗不过一线之隔。

  除却王七四人之外,尚留在客栈里的那些人亦被抓了起来,至此,胤禩遣往杭州监视胤禛的眼线悉数被控制,无一逃脱,如此也可以防止他们将消息传回京城;不过胤禛心里清楚,这样瞒不了多少日子,王七每隔两日就要放一只鸽子带信回京,若胤禩那边连着几日收不到信,必然会想到杭州这边出了事,从而防范布置,所以他们一定要在这段时间找到掩藏在西湖下秘密。

  那几日,胤祥整日蹲在杭州府大牢之中,对着王七那帮人刑讯逼供,水刑、碳刑、弹琵琶等等轮番上阵,皆是他以前在军营或刑部大牢中来的,专治那些十恶不赦的犯人。那阵子,杭州大牢中经常可以听到惨绝人寰的叫声,陈元敬虽然不喜胤祥用这般残酷的手段,但这些人本就是胤祥他们抓到的,且又涉及几位阿哥之争,实轮不到他一个府尹过问。

  王七等人因被剔除了藏在牙中的毒药,所以不能自尽,只能生受百般苦楚,生死不由自已。不过与朱二富相比,他们算是幸运了。

  可怜的朱二富先是被踢断了胸骨,没歇两天又被拖出去行宫刑,从此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不过这一切还没有完,止血后他被拖去行凌迟之刑,足足五天总共割了一千零三刀方才气绝身亡,在这段时间,他的舌下一直被迫含着数片老参,用以吊命之用。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