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六章 方织造

  到了府衙,却被告之陈元敬在见客,等了一会儿后方见一个身形微微发福的中年人从里面走出来,他一见到方怜儿,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三步并做两步,走过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冷声道:“走,跟我回去!”

  方怜儿似乎颇为惧怕这个中年人,被抓住的一瞬间竟不敢反抗,直至快迈出门槛时才似回过神来,死死拉住门环,倔声道:“不!我不回去,在替辰逸翻案,还他一个清白无辜之前,我说什么也不会回去!”

  中年人脸色越发难,怒喝道:“辰逸辰逸!我你是被鬼迷了心,为了一个穷凶恶极的杀人犯连家也不回,爹娘也不认!”

  “他没有杀人,是你们冤枉他!”方怜儿尖叫道,中年人力气极大,扯得她手腕像要断掉一般,头上不住冒冷汗。

  “你个逆女!”中年人气得不得了,一巴掌甩在方怜儿脸上,“白养你这么多年,竟然不信爹娘去信一个外人。为了他,堂堂织造府的千金小姐四处抛头露面,还穿着这么一副如丧妣?的衣服,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你死了爹娘呢!”

  听到此处,胤禛隐约猜到了中年的人身份,应该是杭州织造方平无疑,想不到方怜儿与她爹的关系差到这等地步。

  “方兄,有话慢慢说,别动手。”陈元敬听到外面动静,匆匆跑出来一,却见得这么一副场景,连忙上前劝阻。

  方平气呼呼地甩手道:“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个逆女是想把我活活气死!明年就要选秀了,她却在这里与那个姓赵的死囚牵扯不清,万一传到京城,我这张老脸没了不要紧,方家上上下下都要被她牵连在内!”

  “够了!”方怜儿尖叫一声,愤然道:“别动不动就把方家拿出来,我是你女儿,不是你手里的一件工具,我有自己的思想,我不想参加选秀,不想做妃子,我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很奢侈吗?还是说你根本就只在乎自己的前程,为了高官厚禄,可以牺牲女儿的幸福!”

  “逆女!逆女啊!”方怜儿这番话听得方平痛彻心扉,除了这几个字不知还能说什么。

  陈元敬到了胤禛,只是这种情况下实在不便多说,他拉了方平的胳膊半拖半拉地将他拉到了之前所坐的花厅,“方兄息怒,世侄女年纪尚幼不懂事,不要与他一般计较。”

  “十五岁,不小了。都怪我与夫人将她宠坏了,让她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指不定这方氏一族就要毁在她手里。”方平痛心疾首地说着。

  “方兄也不必这么悲观,依我世侄女道理还是懂的,只是此刻被情所迷,分不清是非黑白,等这份迷恋过了就好了。”说到这里陈元敬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你们总归是俩父女,别一见面就搞得跟仇人一般,慢慢来吧!”

  “慢慢来?”方平苦笑一声道:“只怕她还没想明白,方氏一族已经招来弥天大祸!”他阻止还要说话的陈元敬,“老弟,咱们是同年又是好友,怜儿现在做的事有多危险,你也是在眼里的,总之我就一句话,今儿个既然碰到了,哪怕绑我也要把她绑回府,你别管了。”

  陈元敬苦笑一声道:“我倒是不管,可有人要管啊。”在方平疑惑的目光中他低声道:“可曾见与怜儿一道来的那名男子?”

  方平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往外头一眼,虽只是静静站着,却透出一种神秘莫测的气息,令人不透,“他是谁?”

  陈元敬犹豫了一下道:“他是谁我不能说,但是我叫他四爷,你好生想想,这天下有几个四爷。”

  方平不是蠢人,再加上陈元敬又是存心点拨,一下子就想到了胤禛身份,这份惊讶非同小可,瞪大了眼睛道:“京里那位?”

  随着陈元敬点头,方平连最后一丝怀疑也没了,他相信这位同年不会无的放矢,只是万万没料到这位号称冷面阿哥的四爷会悄悄来这杭州,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说,怜儿怎么会与他走在一起?

  陈元敬瞧出了他心里的疑惑,摇摇头道:“怜儿如何与他相识我也不清楚,不过瞧怜儿的样子似乎还不清楚他的真正身份。”

  “怜儿是不是求了四爷替姓赵的那臭小子翻案?!”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随着这句话又升了上来。

  “前阵子四爷已经来问过赵家案子的情况,不过要说翻案还不至于,不过是想再彻查一遍。”说到这里,陈元敬突然露出一丝笑意,“方兄不用急着生气,其实这事对你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你想赵辰逸杀害赵家上下十一口的事已经人证物证俱在,确凿无误。唯世侄女不信而已,若四爷再一次证明赵辰逸的罪行,那世侄女想不承认都不行了,正好可以让她对赵辰逸死心。”

  方平细细一着磨,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心中稍微舒服了些,但又担心适才方怜儿那番话被胤禛听在耳中,给方家带来什么隐患,毕竟胤禛可是皇上的儿子。

  陈元敬想了一下道:“依我,四爷这人并不像传言的那般冷酷无情,相反有情有义得很,否则也不会助世侄女来查此案;而且我适才一直有在留意他言行神情,并无动气或不悦之色,应不会有碍,没事的,把心放宽些。这样罢,你先坐一会儿,我去与世侄女他们说说。”

  “唉,这个逆女,真是要把我和她娘给活活气死才肯罢休。”方平长叹一声,苦涩难言。如果康熙四十六年,怜儿没有生病,那一切就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不可收拾,不论选中还是发还本家,至少都不用像此刻这般提心吊胆。

  且说陈元敬在安慰过方平后,来到正厅当中,始一进门就见胤禛坐在上首,凌若正坐在旁侧低声安慰着不住垂泪的方怜儿,罗袖下的皓腕上有一大片淤红,想是适才与方平拉扯间不甚弄伤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