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八章 身世

  胤禛低头翻着之前关于此案的所有记录,他翻得极快,寸许厚的案卷很快就翻完了,上面记录的情况大致与赵辰逸所说相符,只不过黑衣人换成了他自己,而凶器最后也在他房中找到。^^^^^^^^^******

  “既然赵家的人都被杀死了,为何唯独放你一条生路?”胤禛徐徐问道,这是在赵辰逸说词当中唯一不能说通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以为我死了吧,毕竟那道伤口有那么长,连骨头都露了出来。”赵辰逸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衣服,果然在他胸前横着一道约半尺长的伤口,新肉已经长出来,像一条粉色的蜈蚣横在那里,狰狞可怕。

  在他将衣服掩上的时候,凌若不经意间瞥过的目光恰好到他腰侧有许多道细小的伤痕,伤口与胸前那一刀不同,应是老早就在的,瞧着有点像用刀片割出来的;奇怪,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痕。

  当她将这个疑问告之胤禛的时候,后者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目光掠过放在卷宗最上面的那张纸,“赵辰逸,根据卷宗所记载,你母亲原是侍候赵家老爷洗脚的一个丫头是吗?”

  赵辰逸脸颊上的肉因这句话而抖动了一下,垂下头低低回答了一声,“是!”

  胤禛见状继续道:“在一次偶尔的机会下她被赵老爷上,之后就有了你,不过你出生后赵老爷找算命先生过你的八字,说在十岁之前容易克父,所以你甫一出生就被送到了乡下寄养,在你八岁那年,你母亲因病过世,而你连她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更不需说送终。”

  “是!”同样的字,再一次从赵辰逸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比刚才沉重了许多,垂在两侧的手握得铁链咯咯作响,面有痛苦之色。

  方怜儿见情郎痛苦,忍不住对胤禛道:“你不是来查案的吗,平白无故问这些做什么,辰逸生母早逝的事咱们都知道,何必再多问!”

  胤禛未曾回答她的话,只继续问道:“你十岁回府之后,赵家人待你如何?”

  “父亲待我很好,大娘更待我犹如亲子,兄弟之间亦相处融洽和睦,原本我还想着去京中参加会试呢。父亲和大娘一直盼着我能光耀门楣,不想竟出了这种事,一夜之间,亲人全部离我而去,阴阳永隔!”说到悲伤处,赵辰逸怆然落泪。

  “是吗?”胤禛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手指在卷宗上轻轻敲着,“09你既然遇到过那个黑衣人,可记得他长什么模样?”

  赵辰逸努力回想了一下道:“当时天太黑,不清。”

  在说这句话时,胤禛留意到他目光有那么一丝微弱的躲闪,仿佛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们。

  在方怜儿极度不满的目光中,他停止讯问离开了牢房,并在之后的几天里,辗转问了许多以前在赵家侍候的下人,多是关于赵辰逸平时的生活点滴以及与赵家上下的关系;他始终怀疑之前赵辰逸所说父慈子孝的场景,试问一个因为算命先生几句话就将刚出生的儿子送到乡下寄养,且长达十年不闻不问的父亲会好到哪里去。

  尽管问到的情况支离破碎,但当所有碎片组合在一起时,渐渐还原了一个事实;残忍,但却是独一无二的真像!

  之后,又让陈元敬去问了浙江学政关于赵辰逸会试资格的事,尽管知府与学政非属一路,但这个面子学政还是肯卖的,何况会试名单并不是什么秘密,不是出人意料的是浙江会试名单上竟然没有赵辰逸的名字,不是因为他犯案以致被划去,而是这个名字从不曾出现,倒是另一个与赵辰逸仅一字之差的名字赫然在纸上。

  到此时,胤禛已经十有**可以确定赵氏一案的真正凶手。

  十一月十二这日,他再一次去了大牢,一道下去的依然是上次那些人。

  “你拖了这么久,究竟想到谁是凶手了没?”一再的拖延等待耗光了方怜儿所有的耐心。

  走在前面的胤禛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过这样已经令得方怜儿精神大震,所有抱怨不满都在瞬间烟消云散。

  与上次一样,提了赵辰逸单独讯问,始一上来,胤禛便问道:“上次来问你,你说赵老爷和赵夫人待你极好,兄弟间更是谦恭和睦是吗?”

  赵辰逸神色一僵,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小人确实这么说过。”

  “可是我查到的情况与你所言却有很大出入。”胤禛抬起手,在那里拿着一叠写有满满字迹的白纸,“我问过在赵府做事的所有人,都说赵老爷对你根本不重视,甚至当年根本没有接回来的打算,是乡下那户亲戚不愿再抚养才不得不送上来。至于赵夫人更是稍有不顺心,就拿你出气,甚至经常出言侮辱你与你母亲,认为是你母亲狐媚,勾引赵老爷才生下你这个贱种!所谓的赵三少爷不过是一个空名,在赵府中,你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些下人。”

  方怜儿越听越不对,愤然打断他的话,“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胤禛不理会她,牢牢盯着神情激动的赵辰逸,“至于那两个哥哥,也与他们母亲一般对你多加虐待。”在未落的话音中他一把拉起赵辰逸的衣袖,在那胳膊上赫然有与上次在他腰间到的同样伤口,“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应该就是他们虐待你的罪证。赵辰逸,在你心中,对赵家,对赵家的每一个人应该都充满了仇恨!”

  方怜儿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这些事她从不曾听赵辰逸提起过,是真的吗?真如胤禛所言,辰逸他在赵府中受尽凌辱?为众人所欺?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一次,任谁都得出赵辰逸目中的躲闪之色。

  “你不甘心一辈子像条狗一样屈辱地活着,所以将所有精力都用在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高中三甲,成为人上人,令他们不敢再这样待你。皇天不负有心人,你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四年前,以童试第五名的成绩高中秀才;与你一道高中的还有赵家大少爷赵辰明,不过他的成绩就要差你许多,不过堪堪及格。”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