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九章 没有冤案

  “去岁,你与赵辰明一道参加乡试,你饱读诗,考卷上的题目对你并不难,一挥而就,满以为这次乡试一定可以名列前茅;却不想放榜那日,名列前茅的人是赵辰明,你却名落孙山。^^^^^^^^^******论学识才华,天资平庸的赵辰明难望你项背,怎么都该是他落榜才是。”这些都是陈元敬从浙江学政处得来的消息。

  赵辰逸的脸庞埋在阴影里,双手死死捏着儿臂粗的铁链,指节在不断的用力下泛起了青白色,“世事无常,谁敢保证自己一定可以考中。那一次只能说大哥的运气比我好。”

  “是吗?”胤禛不以为然地抚一抚紫锦衣袍淡然道:“我让陈知府找浙江学政调阅过那两份卷子,并且分别跟你们童试时的卷子比对过,赵辰明的卷子应该是你才对。有人在交卷之后换了你们的名字。赵辰明的举人身份本该属于你才是!”

  说到此处,他转向听得惊诧不已的方怜儿,有微不可闻的叹息伴着声音在这阴暗的牢房中响起,“你一心想找我替赵辰逸翻案,但结果,只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人确实是赵辰逸杀的;从来没有冤案,从来没有陷害,事实如此!”

  “不可能!”方怜儿如遭雷击,双目失神地摇头道:“辰逸不会杀人,绝对不会!”自她与赵辰逸相识以来,他一直都彬彬有礼,温良儒雅,试问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去杀人呢,而且还是连杀十余人。

  胤禛摇摇头,将目光转回到赵辰逸身上,“从你此刻的反应来,我并没有猜错,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我想,这就是直接导致你失去理智,持刀杀人的最主要原因。”

  赵辰逸的身子在不住颤抖,许久,他抬起毫无血色的脸庞对失魂落魄的方怜儿怆然道:“对不起,怜儿,我骗了你;赵家上下十一口都是我杀的,我本想与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生同归于尽,不曾想竟然活了下来。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我发现自己其实很怕死,也有很多事情放不下;所以那日在公堂上我才会对你说我是冤枉的,希望你能够找人推翻这个案子!”

  他这番话击溃了方怜儿一直坚持的信念,踉踉跄跄地往后退着,直到背抵在墙角无处可退时方才停下,身子软软滑倒,死死咬着自己的拳头,在腥咸的味道中,有泪水无声落下……

  到她这样,赵辰逸心中也极不好受,这件事本与怜儿无关,他却因一已之私而将怜儿拉了进来,实在该死!

  “现在,你可以将真正的经过说出来了吧。”胤禛垂目着跪在地上的赵辰逸。

  在死一般的静默中,赵辰逸的声音缓缓响起,“你说得没错,赵家上下根本没有将我与我娘当人待。明明是父亲自己贪好美色,占了我娘的清白;临到头却将一切罪过推给我娘,说是我娘勾引他,不給名份不说,还任由大娘她们欺凌我娘。好不容易生下我,娘以为父亲会念在亲生儿子的份上对我们另眼相,可是她错了。”他露出一个极为讽刺的笑容,“那个所谓的父亲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根本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何况还是洗脚丫头生的儿子,身份卑贱,不配姓赵;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这位名义上的赵三少爷被一个江湖术士指称八字克父,没吃几口亲娘奶就被送到了乡下,从此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

  那段日子,他至今记忆犹新;乡下那对夫妻待他并不好,不过是在每月寄送下去的银子份上才勉强给他口饭吃罢了。

  每次到别的同伴有爹疼有娘爱,他就羡慕的不得了,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村口的大石上,盼着有一天,爹娘会出现。等长大后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偶尔从城里送下来的新衣新鞋是娘亲手做的,虽然素未谋面,但想起亲娘依然感觉很温暖。这个时候他开始盼着赶紧到十岁,这样就可以回去见娘亲了。

  可是上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就在他八岁生辰那年,年年都会送来的新衣新鞋竟然迟迟没有出现;他很奇怪,就央那对夫妇进城时帮他打听一下,结果等来的是亲娘病死的噩耗。

  两年后,他回到赵府,却没有见到亲娘的牌位,赵家的解释是,一个洗脚丫头出身的卑贱女子生前无名份,死后如何有资格入赵家,赏她一个安息之地已经是客气了。

  他不甘,可是只能忍耐,因为连他都被打着卑贱的烙印,除了暗自垂泪他根本做不了什么。那一年清明,他在娘坟前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后将她的牌位风风光光迎入赵家,让赵家上下承认她赵夫人的身份。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高。

  这句并不是空言,在那种情况下,赵辰逸选择了读,童试、乡试、会试、殿试,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也是他达成所愿成为人上人的唯一途径。

  为了这条路,他忍受着赵家上下的轻视与欺凌,哪怕赵夫人出言相辱,赵辰明几个联手欺负自己,用小刀在自己身上划着口子或拿香头烫自己,他全都忍了下来。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香扑鼻来。十年寒窗,苦读不缀,终于被他考取了秀才资格,有资格去进行更高一级的乡试。虽然赵辰明也考中秀才,且与他同届应乡试,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论才学诗词经略,他比天姿平庸的赵辰明要好上太多。

  好不容易等到放榜时,他竟然落榜了,反而是赵辰明榜上有名,这让他犹如五雷轰顶,,整日里游如孤魂野鬼一般,飘来荡去。

  若一直这样下去,他或者会就此一厥不振,可一次在路过父亲房时,意外听到他在与赵夫人说话,而内容就是关于这一次乡试的。原来父亲买通乡试的考官,将他与赵辰明的卷子私自调换,如此一来,他辛苦考来的成绩就成了赵辰明的囊中物。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