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七十二章 手足

  “我并不曾禁她在府中的自由。”胤禛颇有几分惊异,按着他之前的话,佟佳氏的禁足仅限于圆明园内。

  那拉氏叹了口气道:“话是这么说,但没王爷的话,佟妹妹又怎敢踏出兰馨馆半步,任凭妾身劝干了口水也无济于事。妾身瞧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人却一天天瘦下来,真是不忍心。”说到此处,她朝绿意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地从小几的暗格里取出一本册,那拉氏接在手里轻轻摩挲了一下后递给胤禛,“四爷你瞧瞧,这就是佟妹妹眷抄的经,一字一字,皆是她的心血啊!妾身不知她犯下何事,却从佛经中出了她的忏悔之意。”

  那拉氏这番话说得声情并茂,令胤禛颇有几分动容,翻开经,只见上面每一个字都工整细致,不到任何涂改或潦草的痕迹,其用心可见一斑。

  经在胤禛手中一页页翻着,纸张摩擦带来的“沙沙”声,成为了此刻镂云开月馆除却呼吸之外唯一的声音。

  在那片静寂中,凌若捏着帕子的手在微微发抖,佟佳氏的死灰复燃固然让她气恼不甘,却远远比不上另一件事来得更震憾惊栗。

  佟佳氏……她竟然搭上了那拉氏这条船!

  在王府中,这两人是最令凌若忌惮的,一样的心思慎密,手段狠辣,只是以前她们虽和气,但终究只是表面上的事,实际心里头对对方都有所顾忌,所以当时佟佳氏被禁足,那拉氏并未多加过问半句。而今,却在句句在向着佟佳氏说话,要说两者间没有联系,那可真是笑话了!

  一本佛经翻完,胤禛抬起头道:“有孕在身是该多出来走动走动,至于请脉一事……”

  不待他说,那拉氏已是道:“王爷放心,妾身早已请了宫中陈太医照料,只要妹妹心情安逸,腹中孩儿必然健康无虞。”

  “如此甚好。”正说话间,狗儿突然慌慌张张地奔了进来,附在胤禛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下一刻,胤禛神色骤变,豁然道:“找仔细了吗?”

  狗儿苦着一张脸道:“回四爷的话,奴才把从杭州带来的东西里三层外三层全翻了一遍,愣是没找到,不得已之下才来惊动四爷。”

  胤禛脸色难到了至极,将弘时递给那拉氏匆匆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你们先回去吧。”

  明明她与钮祜禄氏皆在此处,可胤禛只叫自己出去,那拉氏的脸色不禁有些难,不过也只一瞬间罢了,瞬间又恢复她雍容宁静之色,领了两个儿女向胤禛施一施礼离去。

  在他们走后,狗儿立即关起了朱红六棱雕花门,凌若心细如发,瞧见这番动静,忙问道:“四爷,可是出什么事了?”

  胤禛冷道:“信和龙袍都不见了。”

  “什么?”凌若骇然失色,这两件都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一直以来都是狗儿和周庸两人亲自守,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狗儿已经急得额头冒汗了,愁眉苦脸地道:“奴才也想不明白,之前进城时奴才还亲眼见过,之后一路上除去与十三爷分开那次,皆不曾停过,那两个东西又不曾自己长脚,怎么可能不翼而飞呢!”

  听到胤祥的名字,胤禛眼皮猛地一跳,想起离开时胤祥莫名其妙的那句话,难道……是老十三趁狗儿不注意,偷偷将装有信和龙袍的包袱拿走,想要一个人担这件事?

  想到此处,胤禛忙让狗儿去一趟十三贝勒府,胤祥是否在那里,他心里尚存了最后一丝饶幸,希望是自己多虑,然狗儿带来的消息彻底打碎了他这丝饶幸。

  胤祥回到府中后只待了一会儿就更衣入宫了,据贝勒府的下人说,胤祥临走前手里还带了一个包袱,不用问,定是一个人去将地下兵库告之康熙。

  听到这里,胤禛哪还待得住,忙让狗儿替更衣换上朝服,弃轿骑马,一路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来到养心殿,却被人挡在殿外,过了没多久,李德全从边门中走了出来,打个千儿道:“请四爷在此稍候片刻,十三阿哥在里面见驾,皇上下了旨,任何人不得喧扰。”

  “我有要紧事要见皇阿玛,还望李公公行个方便,代为通传一声。”胤禛心中暗暗发急,他始终是晚了一步。

  李德全为难地摇摇头,“不是老奴不想给四爷行这个方便,实在是圣命难为,只能请四爷耐心等候一会儿,等皇上见完十三阿哥,老奴立刻为您通传。”

  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只是这话却不方便与李德全说,胤禛只能捺了性子在外面来回踱步,想着补救之法。

  彼时,一门之隔的乾清宫内,胤祥屈膝跪在光可鉴人的金砖上,在他对面坐着已经当了四十八年皇帝的康熙,他脸色铁青着一封展开的信,而在他手边还摆着一件明黄色的龙袍。

  许久,康熙抬起眼,扬一扬手中薄薄的信纸道:“按这信上所说,杭州有一个太子命人建造的地下兵器库?”

  胤祥闻言赶紧磕了个头道:“回皇阿玛的话,是否太子命人所建,儿臣不敢妄言,但杭州城确有一个地下兵库,当时儿臣查到的时候,里面还有许多铁匠在做事,而呈给皇阿玛的两件东西,正是从那里搜出来的。”

  其实早在胤祥他们回来前,康熙就已经收到杭州知府陈元敬八百里加急密奏,奏折上写明二位阿哥在西湖附近地下发现一处庞大的兵器库,但那兵器库是何人秘密兴建,却未有提及,只说二位阿哥或许会知情。

  康熙心中倒也有几个怀疑的人选,但太子并不在此列,所以见到信才会这般吃惊。听完胤祥的话,康熙黯然不语,只慢慢抚过用金银丝线勾勒出海水、祥云、龙纹的明黄色龙袍,这个颜色,这个图案,不知有多少人垂涎三尺,却不曾想连太子也包括在这群人中。

  这个天下,这个宝座,迟早都是他的,又何需垂涎?!

  “既然地洞这么隐蔽,你们又是怎么发现的?”在一阵令人窒息的静默后,康熙这般问道,手始终不曾离开那件龙袍。

  当下胤祥将他们在杭州遇到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并未有所隐瞒,因为他晓得出了这么大的事,陈元敬身为知府必然要上奏天听,若是两者之间的内容出现偏差,康熙必然会有所怀疑。

  待胤祥说完最后一个字,康熙方沉声道:“这么说来是你与胤禛一道发现的地下兵器库,为何此刻只有你一人来,胤禛人呢?此事他才是奉旨调查的钦差,至于你……”康熙轻哼一声道:“私自离京的帐朕还没与你算呢!”

  “儿臣有罪,请皇阿玛饶恕!”胤祥惶恐地磕了个头道:“至于这两件东西,儿臣自地洞中搜出来后,并未告知四哥,所以他对此毫不知情,并不晓得当中还牵扯到太子。”

  “哦,为何不告诉胤禛?你与他不是素来要好吗?”康熙连着置问了两句,显然对胤祥的话并不尽信。

  “此事关系重大,在见到皇阿玛之前,儿臣不敢透露分毫,纵是四哥也一样。”胤祥如是说道,他心知以康熙的精明未必会信了这话,但要将四哥剥离在这件事外,就必须咬死这一点。

  “那你现在呈上这两件东西,是想让朕治太子的罪吗?废了他再立一个太子吗?”康熙冷眼相问,声音越发的阴晴不定。

  原本还算镇定的胤祥听到这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连连叩首道:“此事全凭皇阿玛圣心独断,儿臣不敢妄言,何况此事真伪与否还需查证,儿臣……”

  “罢了!”康熙摆手阻止他再说下去,“你先退下,这件事朕自会处理。”

  “喳!”胤祥小心地睨了康熙一眼,躬身退下,到他出来,胤禛连忙迎了上去,焦急地问道:“十三弟,你都跟皇阿玛说了什么,还有那封信与龙袍是不是你拿走的?东西呢?”

  “东西已经呈给皇阿玛了。”胤祥望着自己湿冷的掌心一阵苦笑,即使他已经做好了一切打算,但在面对皇阿玛时依然被问出了一身冷汗。

  “我说过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许插手,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四哥吗?”胤禛又气又恨,那两件东西不止是太子的催命符也是呈送者的催命符啊,一个弄不好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胤祥是他亲眼着长大的,也是后宫中唯一一个至亲手足,怎忍心让他替自己受过。

  胤祥无视他的怒火,拍着胤禛的肩道:“四哥,我知道你是怕我出事,但是我又何尝不是。二十几个兄弟,可我在意的唯你一人而已,只要是我能做的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总之,你记住,太子的事与你无关,而你也毫不知情!”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极轻,又有胤禛挡在身前,是以并不曾传进第三人耳中。

  “十三弟……”除却这三个字,胤禛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前世的自己不知修了什么样的善缘,今生才能得来胤祥这个好兄弟。

  这个时候李德全走出来道:“四爷,皇上让您进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