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七十三章 动荡

  在胤禛随李德全准备进去的时候,胤祥忽地扯住了他的袖子,郑重地道:“记住我刚才说的,千万,千万不要忘记。”

  胤禛轻叹一声,在他殷切的目光中点下了头,“我记下了。”

  胤禛刚一跨过门槛,立时有小太监关上三交六菱花隔扇大门,隔绝了外面的严寒与冷风。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胤禛低头走至中间,恭敬地朝那名掌有天下人生杀予夺大权的老人跪下。

  双膝硌着坚硬的金砖微微有些发疼,胤禛等了许久始终不曾听到叫起的声音,他不敢抬头更不敢起身,眉眼低垂间隐约能感觉到有一道锐利如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沉默,往往最是令人惴惴不安的,因为在这当中你揣测不出上位者的喜怒哀乐,只能被动地承受着。胤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露出一丝紧张之意。

  许久,脚步声响起,一角藏青色绣有蟒纹的袍角出现在胤禛低垂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抬望了一眼,却是李德全,只见他手里捧了一张薄薄的信纸。

  到这个,胤禛心里咯噔一下,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信上写的是什么,皇阿玛对此事果然尚有怀疑。

  “胤禛,你这封信!”头顶传来康熙威严的声音。

  “嗻!”胤禛答应一声,小心地接过那张薄得一口气就能吹起来的信纸,借着信的功夫,他心念疾转,想着接下来该说的话。

  这件事,胤祥已经揽上了身,如果他此刻选择将实话说出去,不止白费了胤祥一片苦心,还会令胤祥背上一个欺君之罪,对于胤祥此刻的处境反而更加不利;可是若任由事件往着胤祥身上倒,他又怕最后难以收拾,无论如何,他都要设法保胤祥平安,万不能让他出事。

  “如何,这信上的内容都瞧清楚了?”从胤禛进来的那一刻,康熙的目光就不曾从他身上移开过,每一个神情与身子的细微变化都尽收眼底,“老十三说这件事你并不知情,不过朕想亲自问一问你,究竟――太子私造兵器意图谋反一事你知不知道?”

  说到最后,康熙的声音骤然严厉起来,有一种令人惊栗的气息席卷了整个乾清宫,此时的胤禛,仿佛一条浮在狂风暴浪中的小船,一个不好就会被卷入海底,永不超生!

  胤禛咬一咬牙,重重磕了个头道:“儿臣不敢有瞒皇阿玛,信中所述之事儿臣略知一二。”

  这个回答令康熙微微一怔,尽管从一开始他就对胤祥话并不尽信,却没料胤禛会承认得这么干脆,不禁饶有兴趣地道:“这么说来,老十三是在骗朕了?”

  “皇阿玛误会了。”胤禛抬起头,迎着康熙仿佛能洞悉人心的目光定定道:“十三弟确实未曾与儿臣说起过此事,是儿臣无意中发现的,此事十三弟至今尚被蒙在鼓里。”

  “是吗?”康熙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再追问下去,转而抚着雕成龙头的扶手道:“那么依你来,信中所载之事有几分真假?”

  “依儿臣愚见,信中之事无一为真,皇阿玛大可不必理会。”胤禛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皇阿玛是太子君父,身体发肤皆受之皇阿玛,何况皇阿玛早已定下太子为储君,太子又怎会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是吗?”康熙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微笑,起身慢慢踱到胤禛身边,“照你这么说,杭州地下那个兵器库也是假的喽?”

  胤禛无语,只默默地跪着,跪了许久,双膝已由初时的微疼到如今的麻木,双腿仿佛失去了知觉,然胤禛却不敢挪动一下。

  “太子……”康熙脸上的笑意在从镂空窗格中照进来的冬日下淡薄如雾,下一刻有微不可闻的声音在胤禛耳边响起,“他已经当了三十四年的太子,人生有几个三十四年,始终是朕挡了这条路。”

  胤禛赶紧低下头只作未闻,然心中明白,凭着呈上去的两件东西,一场关乎前朝乃至大清未来国运的动荡已经无可避免……

  在仔细问过他在杭州的大小事由后,胤禛退下,而就在他离开乾清宫后,一位布衣老者从后堂转了出来,面有所思,此人正是被称为布衣宰相的方苞,被召入皇宫后一直随侍御驾,虽不为官,却有议政之权。

  “方先生,这件事你如何?”康熙原本正与方苞说杭州地下兵器库一事,之后胤祥求见,他猜测应为杭州一事,所以就让方苞在后堂听着,直到此刻才出来。

  方苞取过信了一眼沉声道:“上面的字迹真伪,草民不知,但是印鉴却是千真万确,做不了假。”

  康熙重重叹了口气道:“太子……他当真如此迫不及待了吗?朕原想着朕今年五十六,等再历练个几年,他可以驾御住那帮大臣后就将大位传给他,当了四十余年的皇帝,朕其实已经很累了。”

  方苞亦叹道:“皇上一片苦心,可惜太子不能理解,恕草民实言,观太子复立之后的行径,虽表面上言行有度,但其本心却比从前更骄躁三分。”

  “私造兵器?私造兵器!”康熙骤然扫落御案上的笔墨,强行抑制的怒火在这一刻愤然爆发,“朕对胤礽一忍再忍,甚至复立他为太子,而他就是这样来报答朕的,是否在他眼中,大位远比朕这个父亲重要百倍千倍!”

  他怒,但更多的是痛,亲生儿子居然想要谋自己父亲的反,怎能不令他痛彻心扉!谋反是杀头大罪,难道他要手刃曾经寄予自己厚望的亲生儿子吗?

  方苞默默不语,此事只能交由康熙一人去决断,旁人的任何插嘴都是多余,所以适才不论是胤祥还是胤禛都未对太子处置有过只言片语,胤禛甚至极力撇清信与太子之间的关系。

  前朝动荡在即,王府后院之中亦不太平,胤禛始一回府,立时就有下人将消息传到兰馨馆中,佟佳氏彼时尚未起身,自怀孕之后,她常感觉精神不济,性喜贪睡,常常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