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八十章 花房管事

  凌若深深了他一眼,言语道:“小路子我遣他还有些事,等办好了再让他过来帮你。@%(^>?”

  “不必劳烦了,既然主子想让奴才一人搬,那奴才搬就是了!”李卫从牙缝中蹦出这句话来后便转身去了外面开始搬那些花盆。

  墨玉见凌若面色不善,忙岔开话题道:“主子,适才高管家送了几匹裁新衣的料子来,颜色花纹都极是好,您要不要去瞧瞧?”

  凌若缓缓收回目光,落在墨玉脸上道:“我待你们不好吗?”

  墨玉听着语气不对,连忙跪下道:“主子待奴婢们恩重如山,奴婢愧不能报!”随她一道跪下的还有水秀等人。

  凌若折了一朵插在双耳彩纹花瓶中的白玉兰在手,“既不曾薄待,李卫为何这般怨气冲天,好似我亏欠了他一般?”

  水月闻言忙磕了个头道:“李卫糊涂,主子莫与他一般见识,奴婢们皆会劝他向主子认错的。”

  “认错?”凌若嗤笑着扯下一片花瓣,任由它飘零于地,捻一捻沾了花汁的手指冷冷道:“只怕他嘴上认了,心里不认。”

  “一直以来,在你们当中,我最重最信任的就是李卫,如今来却是错了,只为一点小事就负气任性至此的他当不得这份信任倚重。”说到此处她展一展袖,面容微冷地道:“罢了,随他去吧,哪怕将来他要离开这净思居也由得他。”

  跪在地上的墨玉几人听到这话皆是神色一凛,听主子这意思,李卫若再不服管教,大有将他逐出去的意思。

  这……这可如何是好,原本这些年来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从杭州回来后就变了,不论主子还是李卫都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且说李卫憋了一肚子气将栽种有各种花树的花盆搬到花房中,花房管事孙大由到他来,忙迎上去笑道:“哟,怎么劳李哥儿你亲自把花盆给搬来了,要搬什么抬什么,跟我说一声,我让人去搬不就行了。”

  “不敢!主子说上次送去的花树有些残败了,让我都给搬过来,再拿开得正好的搬过去。”李卫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将捧在手中的花盆放下后转身就要走,却被那孙大由给拉住,“行了行了,你身子一直不好,这搬个几盆还行,但净思居少说也有十几二十盆,这一来一回地搬,非要脱层皮不可。快坐下歇会儿,我让人去搬就是了。”

  说罢,孙大由叫来两个小厮,指使道:“你们两个赶紧帮着李哥儿去将净思居的花盆都搬过来,记着动作麻利些,别扰了凌福晋。”

  待他们出去后,孙大由倒了杯茶给还站在原地的李卫,笑呵呵,“李哥儿这是怎么了,瞧得怎么一肚子都是气?若是我孙大由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孙大由的话令李卫脸色好了一些,要椅中坐下后道:“与你无关,是……”李卫犹豫了一下终是没说出口,虽说主子对自己不好,但也没必要说给一个外人听。

  见李卫欲言又止,孙大由眼珠子一转,试探道:“可是因为凌福晋?”

  “唉。”李卫摇摇头,捧着温热的茶盏坐在椅中发呆。

  到他这样,孙大由哪还不明白的道理,拍拍他的肩膀道:“行了,也别不高兴了,谁让咱们是奴才呢,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容不得咱们说个不字;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就是主子身边的一条狗!不过我比你又好些,谋了个花房管事的差事,不必整日在主子们眼皮子底下提心吊胆,虽说有时候也颇为烦心,但还算轻松自在。”

  孙大由这句话算是说到李卫心坎里了,涩声道:“谁说不是呢,以前我总当主子跟其他主子不同,所以一直以来对她都是死心塌地,惟命是从。不说别的,就是我这身子也是为她才被人打坏的。可临到头才知道,原来天下乌鸦皆是一般黑,需要你时和颜悦色,不需要时,弃如敝履,实在令人心寒!”李卫越说越生气,端起还有些烫口的茶“咕咚”“咕咚”喝尽。

  “好主子也是有的,只是李哥儿你没遇到罢了。譬如说我……”孙大由摊了摊手道:“你道我这花房管事是怎么来的,还不是全靠之前的主子宽厚仁和。”

  李卫打量了他一眼,倒是记得这孙大为前年才当的这花房管事,“我记得你之前是伺候佟福晋的。”

  “呵,李哥儿记性真好,其实我只侍侯过佟福晋一年多,不像长寿他们是一直跟在佟福晋身边的。后来这花房管事因病死了,福晋见我对花花草草有些了解,便向王爷举荐我来了这里,也算是谋了份好差事。”

  “佟福晋……她待你们很好吧?”李卫将信将疑地着他,依他自己对佟佳氏的了解,这女子便是一个蛇蝎美人。

  孙大由眯眼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咱们头上那些主子为了争夺王爷的宠爱,一个个都是神仙过海,各显神通。孰对孰错,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就不说了,但是佟福晋对自己人那真没话说,绝对好过你跟的那位。”

  听到最后这句,李卫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什么精神也没了,只愣愣地着一盆刚从暖房里搬出来的花卉发呆。

  “咱们这一辈子都只能做奴才吗?”许久,李卫忽地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正在修剪花枝的孙大由心中一动,目光不着痕迹地从李卫身上扫过,将剪落的残枝扫到一处,故作随意地道:“那也不尽然,你瞧瞧人家张成,不是被王爷外放到河南去做官了吗?别一个小小八品县丞,好歹是父母官,那些平民百姓到了都要下跪行礼,而且既然当了官,又有王爷这么个主子,还怕升迁无望吗?”说到此处他又压低了声道:“年福晋的哥哥年羹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昔日跟王爷回京之后迁内阁学士不说,还升了四川巡抚,那可是封疆大吏啊,最要紧的是他还不到三十岁呢,以后指不定会爬到什么位置!”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