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八十七章 报信

  且说凌若回到净思居后,因着之前墨玉离开还有佟佳氏的话,心绪始终不佳,再加上晚间胤禛又去了年氏那里,情绪更是低落,坐在窗前瞧着黑漆漆的庭院出神。

  “主子,您晚膳没吃几口,奴婢去给您端蛊燕窝来吧。”站了半晌,水秀小声地说着。

  “嗯。”凌若头也不回地答应了一声,隔了一会儿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想是水秀端了燕窝回来,逐道:“放在桌上吧,我过会儿再喝。”

  来人依言将盛了上好金丝燕窝的碗盏放在铺有织锦绣仙鹤的桌布上,随即静静站在一旁,不知过了多久,凌若才收回目光转过身来,眸光不经意地抬起,却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她皱一皱眉收回了想去端燕窝的手,“是你?你来做什么?”

  端燕窝进来的人并不是凌若以为的水秀而是李卫,见凌若发话,李卫忙赔笑道:“奴才自然是来侍候主子的。”

  凌若冷笑一声,戴在右手小指上的玳瑁嵌珠宝花蝶护甲在桌布上缓缓划过,勾起一丝细细的银丝,在艳艳烛光下闪烁幽冷的光芒,“不必了,我一个小小的庶福晋如何担得起你的侍候。”

  听闻这话,李卫惶恐地跪下道:“奴才之前犯浑糊涂,对主子多有不敬,求主子恕罪,再给奴才一个机会。”

  “犯浑糊涂?那现在怎么突然清醒了?”凌若盯着跪在自己跟前的李卫,目光幽幽。

  “还是多亏了墨玉,她临走前狠狠骂了奴才一顿,将奴才给骂清醒了,不然奴才至今还糊里糊涂。”李卫随口胡诌,左右墨玉已经去了十三阿哥府,根本对证不了,“主子待奴才们恩重如山,莫说受点委屈,就算要奴才的命也是理所当然的,奴才怎可因为主子的几句责骂而心生怨怼,实在罪该万死。”

  见凌若不说话,他眼珠子悄悄一转,忽地扬手用力打在自己脸上,一边打一边道:“奴才该死!”

  在打到第七下的时候,凌若终是不忍地道:“罢了,念在你这次是初犯,就暂时且饶一回,可没有下一次!”

  “奴才记住了。”李卫欣喜过望地答应,也不起身,从桌上端起有些凉了的燕窝奉到凌若面前讨好地唤了声“主子”。

  凌若晓得他这是在向自己认错,逐接在手中道:“起来吧。”

  “谢主子!”松弛在李卫眼中一掠而过,他垂手恭谨地站在凌若身边,待得她一盏燕窝喝完后,立刻接过空盏放到红漆描金托盘上,又取来湿巾仔细地拭着凌若的手。

  “主子可是有心事?”李卫小心翼翼地问着。

  凌若默然点头,长叹一声忧心忡忡地道:“今儿个送墨玉出府的时候,碰到佟佳氏,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比我怀霁月的时候还要大几分。”

  “佟福晋为人恶毒,竟然也让她无灾无难怀孕到了八个月,真是老天无眼。”李卫狠狠地呸了一声,瞧着甚是气愤。

  “原本我一直以为那拉氏不会容佟佳氏生下孩子,如今来却是猜错了。来,始终还是要自己动手!”手微一用力,再次勾起的丝线应手而断,一缕令人心惊的冷笑浮现在脸上。

  来了!李卫心头狂跳,努力忍着心中异样试探道:“主子是想……”

  凌若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夜风习习,拂起她耳下的米珠点翠坠子,“佟佳氏的孩子绝不能生下来!”

  “可是佟福晋腹中的孩子已经八个月了,想除去只怕很难。”李卫一边说一边不停地觑着凌若的神色。

  凌若冷笑,轻吹着护甲上殷红似血的红宝石道:“难并不代表不行,一包红花下去,孩子照样打下来,还有麝香,八个月不见得就能活的了;倒是再耽搁下去就真麻烦了。如今始终还只是一块肉而非人。”

  “只是这样会否太冒险了些,据奴才所知,兰馨馆对入佟福晋口的东西检查甚严,红花麝香又为孕妇所忌,很难蒙混过关,一个不好还会将主子扯进去。”李卫眼珠子不停地转着。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这般说了一句后,凌若不再言语,李卫晓得她是不准备将此事交给自己办。为怕惹其怀疑,李卫也不敢多问,唯有在之后的几天里时刻注意凌若的举动,想要知道,她究竟准备怎么谋害佟佳氏的孩子。

  王府中是不允许有红花或麝香的,想要拥有这两样东西,必然要去府外的药店采买,不过凌若始终没什么异动。然李卫并未掉以轻心,他晓得这位主子的性子,一旦决定了的事是绝不会更改的;如今不动手,不过是在寻找一个更恰当的时机罢了。

  就在三日后,凌若以身子不调为由命人召曾替她催生过孩子沈大夫入府诊脉,沈大夫仔细瞧过后,认为她是血气不调,逐开了几服活血通筋的药,李卫趁着去抓药的机会瞅了一眼方子,发现当中就有一味红花。

  之后,李卫越发提高了警惕,每次水秀他们煎完药,他都会趁人不注意去翻药渣,明明药方里有红花,可是药渣里面却根本不见红花的影子,心知这红花必是被留作了它用。

  只是兰馨馆检查的这般森严,钮祜禄氏又有什么办法混进去呢?这个疑惑一直到某日在厨房到兰馨馆用来炖参汤的罐子,忽地灵光一闪,拍着脑袋暗道:原来如此!

  这夜,李卫趁凌若等人睡了,悄悄出了净思居,避开府中值夜的下人来到兰馨馆,等了一会儿后便有佟佳氏的贴身侍女柳儿出来引他入内。

  “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一到里面,李卫立刻朝端坐在上面的佟佳氏打千行礼。

  佟佳氏正摆弄着一件刚刚做好的小衣,想着要不要在衣襟上绣几朵小花,听到李卫的声音,抬起头似笑非笑地道:“你叫我主子?我记得你可是净思居的下人啊。”

  李卫小心地瞅了她一眼道:“钮祜禄氏黑白不分,忘恩负义,奴才早已对她失望,如今之所以留在她身边,完全是为了主子。”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