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九十四章 拒婚

  “不要提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水月大叫,愤愤将拿了粘杆起身道:“我就不相信离开他李卫,咱们几个大活人还治不了这区区几只蝉了。kan。com”

  小路子黯然无语,在李卫离开净思居后,他曾偷偷找过李卫,希望可以劝他悬崖勒马,哪知反被李卫一阵奚落,说早已忍够了他的愚蠢,让他不要再自作聪明了。

  水秀什么也没说,只是暗自叹了口气,他们原本有六人,只是转眼间却是去了一半,阿意久在府外偶尔才回来一趟;墨玉去了十三阿哥府,这一切都算了,最可惜也可恨的莫过于李卫的背叛,他亲手毁了所有人的信任。

  三人一直捕得双手无力抬起,才堪堪将树上的蝉粘了个七七八八,仅余少数几只还停留在树上,已不至于再吵到人。

  小路子提了装有十数只夏蝉的笼子正要出去,忽地到胤禛进来,忙避到一边请安。

  胤禛扫了他们一眼略有些不悦地问道:“怎么都在外头,不用伺候你们家主子吗?”

  “回王爷的话,主子正在屋中午睡,奴才们怕蝉鸣吵到主子,所以来这里捕蝉。”小路子仔细地回着。

  胤禛点点头,径直往内堂走去,待到里面后,果见凌若躺在床上,一截雪白的藕臂露在紫苏绣海棠纹锦被外,嘴角微微上翘含了一缕轻浅的笑意,仿佛梦到了什么开心事。

  胤禛微微一笑,也不叫醒她,只在床沿坐下静静着那张秀美安静的容颜,暖风从敝开的窗外吹入,拂起他墨绿织锦的袍角。

  过了约摸小半个时辰,凌若自梦中醒来,睁眼到近在咫尺的胤禛时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唤道:“四爷?”

  “怎么?睡了一觉连我也不认得了?”胤禛笑着扶起还有些惺松的凌若。

  听着他打趣,凌若失笑道:“妾身就是忘了自己也会牢牢记得四爷,只是您来了怎么也不叫醒妾身?枯坐着可不无聊。”

  “左右也无事,何必吵醒你。”说话间,府外隐隐传来几声鞭炮响,紧接着又有锣鼓的声音,仿佛很是热闹。

  凌若好奇地问道:“外头什么事这么热闹?”

  “你忘了,今儿个是殿试放榜的大日子,皇阿玛钦点了三甲,如今状元郎正领着诸进士游街呢!”胤禛笑着解释。

  听到此处,凌若忽地想起一事来,忙问道:“不知今科状元是谁家好儿郎?”

  “是张相家的儿子,我瞧过他那篇文章,做得极好,策论也不错,皇阿玛对他很是重,除却钦点头名状元之外,还下旨赐婚,将靖雪下嫁于他。”

  果然如此……凌若想起那个聪慧无双的女子,她果然什么都猜到了,猜到了自己要嫁的人,猜到了自己未来的路,只是她开心吗?

  还有容远,他又会如何想?

  “可是想去瞧瞧?”胤禛见凌若突然不说话,只道她是想见状元游街的盛况。

  凌若点头,她也想见见康熙金口指给靖雪的男子,希望真是一个人品出众,才华洋溢的翩翩少年郎。

  所谓状元游街,是指皇帝在金銮殿传胪唱名,钦点状元、榜眼、探花和二三甲进士后,状元领诸进士拜谢皇恩,然后到长安左门外观张贴的金榜,从金銮殿到长安左门,要经过太和门、午门、端门、承天门一直到大清门,随后才可各自回家。

  凌若随胤禛站在围观人群中状元及众进士骑马游待,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今科状元张英,只见他年约二十,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此刻手捧皇诏,足跨金鞍朱鬃马,旗鼓开道,前呼后拥,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尽长安花。”

  而张英更是大小金榜同题名,状元、额驸齐赶着来,真可谓是“鲤鱼跃龙门”,从此平步青云。

  着从眼前过去的状元郎,凌若默然道:靖雪,这人虽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个,然也算是良配,他应会好好待你。

  数日后,李德全奉康熙之命,传凌若入宫觐见,自杭州回来后,这还是康熙第一次召见凌若。

  彼时康熙正在西暖阁中批阅奏折,凌若进去后不敢惊扰,静静站在一边,直至康熙从奏折中抬起头来,她方上前屈膝见礼。

  康熙放下手中朱笔,自案后起身缓步走到凌若面前,不知为何,一直平易近人的康熙在此刻给她一种无言的压迫感,只是这样站着便令她难以喘气。

  许久,终于有威严的声音自顶上垂落,“靖雪拒婚的事你知道吗?”

  拒婚?凌若诧异不已,抬头迎上康熙漠然的面孔,“回皇上的话,奴婢并不晓得此事。”

  “这么说来,你也不知道,她拒婚是为了徐容远的缘故了?”康熙的声音犹如当头浇下的冰水,令凌若通体冰凉,浑身血液都似停止了流动。

  “奴婢……”凌若正想说不知,瞥见康熙审视的目光,心中一跳,忙改了已经到嘴边的话,“奴婢知道。”

  听到这四个字,康熙面色微缓,沉声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给朕仔细说清楚,不许漏了一个字。”

  凌若在仔细斟酌了后道:“回皇上的话,其实妾身也只是在去年入畅春园偶遇公主时,听其说过一些,公主仰慕徐太医医术,所以才暗生情愫,但一切皆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不曾越了分毫礼数规矩。”

  “终于肯说实话了吗?”康熙冷笑一声,在凌若的惊讶中道:“靖雪什么都没说,只言不肯下嫁张英,朕问了她许久都问不出原因,还是德妃提了一句,会否靖雪心中已经有了人。朕思来想去,近年来与靖雪走得比较近的唯徐容远一人,若朕直接问他,他未必肯说,你与徐容远自小相识,又多有接触,朕猜想你或许会知一二,所以召你入宫,试探之下果然如此。”

  不等凌若解释,他已经骤然发难,“你们一个个皆好大的胆子,这么重要的事居然都瞒着朕!靖雪如是,你也如是!说,究竟还有多少事是朕不知道的?”康熙重重一掌拍在红木扶手上,怒容满面地盯着凌若。

  “请皇上息怒。”凌若连忙跪地请罪,除却这句不知应该说什么。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