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九十七章 年氏

  五月初九,怀孕九个月的佟佳氏开始见红,尽管尚未出现腹痛破水等症状,但那拉氏已经命人请来早已选定的稳婆还有陈太医及王太医,命他们着手准备着,别等到出状况的时候再手忙脚乱。

  厨房大锅中的水更是一直烧着,那拉氏严命厨房管火的小厮,不许灶中的柴火熄灭,水更是时时要添进去,备着随时要用。

  如此一直等到初十的子时,佟佳氏终于开始出现腹痛症状,稳婆去瞧了之后说因为佟佳氏是头胎,所以离生产还要很久,那拉氏和戴佳氏还有陈格格几人一直陪在里头。

  至于胤禛,一边管着刑部,一边还要准备靖雪大婚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又像以前查顶死案时一般,经常忙到三更半夜才回来,今日更是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并不知佟佳氏即将生产的事。

  二位太医正自在外堂喝茶提神,却见年氏身边的侍女迎春匆匆走了进来,神色焦急地道:“沛阿哥突然发烧,身子滚烫,哭闹不休;福晋请二位太医速去诊治。”

  福沛是年氏的第二个儿子,因之前一个夭折,所以自他生下来后年氏就视若珍宝,处处小心,如今已快有一岁。

  二位太医互了一眼后,陈太医放下茶盏道:“请迎春姑娘在前头带路。”

  迎春并不动身,瞧了他们一眼后道:“奴婢说了,福晋请二位太医一道前去诊治。”她刻意咬重了“一道”二字。

  “这……我等在此等候佟福晋生产,离了一个倒也罢了,可若是离了两个,万一佟福晋此时生产,岂不是无法照料。”王太医为难地道。

  “生产自有稳婆照料,太医在与不在又有什么打紧的,再说朝云阁离兰馨馆又不远,若真有什么事,再赶过来完全来得及。”迎春如此说了一句,见两人还在犹豫,催促道:“你们速与我去医治沛阿哥吧,否则耽误了病情,谁都吃罪不起。”

  陈太医想一想道:“请迎春姑娘稍候片刻,我等回了嫡福晋便过去。”

  “我都听到了。”那拉氏面色微沉的从内堂走了出来,“沛阿哥生病自是要紧,但这里也同样离不开人,王太医留在这里,陈太医过去就是了,若当真陈太医一人救治不过来,再让王太医过去也是一样的,就像你刚才说得那样,朝云阁离兰馨馆不远,来回一趟完全来得及!”

  面对这位王府中的当家主母,迎春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回嫡福晋的话,主子也是担心沛阿哥,恐陈太医一人照料不过来。”

  陈太医闻言忙接上去道:“微臣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沛阿哥无恙。”

  迎春不以为然地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想当年宜阿哥生病,陈太医不也一样竭尽全力,可依然未能救回宜阿哥的性命,一人之力毕竟有尽时。”

  她一句话噎得陈太医尴尬不已,搓手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那拉氏将他的窘迫在眼中,淡淡道:“凡事不可一概而论,宜阿哥当时病重难医,就算将整个太医院全叫来也是一样的,怎可怪到陈太医头上;而今沛阿哥不过是寻常发烧罢了,相信以陈太医的医术一定可以手到病除。”

  不待迎春再言,她已不容置疑地道:“行了,快些过去吧,若是晚了当真要耽误宜阿哥病情了。”

  迎春虽是年氏的人,但她毕竟不是年氏,不能像年氏那般与那拉氏针锋相对,分毫不让;若再争执下去,那拉氏大可问她一个不敬之罪,让她受一些不大不小的皮肉之苦,所以尽管犹有不甘也只得依言退下。

  在他们离开后,那拉氏转身和颜对王太医道:“陈太医不在,这里就全倚赖王太医你了。”

  “嫡福晋放心,微臣尽当全力为之。”王太医受宠若惊的说着。

  且说陈一泽随迎春一路来到朝云阁,进了福沛所在的屋子,只见年氏正坐在床边,静静睇视着熟睡中的福沛。

  “微臣见过年福晋,福晋吉祥。”陈太医拱手施礼,心中略有些奇怪,因为适才远远一眼去,发现福沛面色如常且熟睡安稳,并没有发烧患者常见的面色潮色,睡眠不安之症。

  “起来吧。”年氏淡淡说了一句,目光并未从福沛身上移开,陈一泽正要上前给福沛把脉,年氏忽地转眸道:“不必了,刚才那会儿福沛的烧已经退了。”

  不知为何,在与年氏目光相对时,陈一泽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强笑道:“既是沛阿哥无事,那微臣先行告退了。”

  “既是来了,那就坐会儿再走,正好我有些事要问陈太医。”年氏扶一扶鬓角的珠花起身慢慢走到惴惴不安的陈一泽面前,“我记得,福宜死的时候还不到两个月。”

  陈一泽额角已经开始见汗,强自镇定道:“是,微臣无能,未曾救回宜阿哥,这些年一直心有不安。”

  “呵!”年氏轻笑着,眸光却是一片冰冷,“你若真不安,就该自绝于此!”

  “微臣……微臣不明白福晋的意思。”到如今,他岂能还不明白,福沛根本没发烧,年氏不过是以此为借口罢了。

  “你明白,比谁都明白。”红唇贝齿,在幽幽晃晃的烛光下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她弯腰,贴着陈一泽的耳畔轻声道:“福宜死后,我一直很奇怪,究竟是什么病令福宜吐奶不止,而且连太医都诊断不出,所以这些年来,我翻了所有医,厚厚一叠,比我人还高,陈太医猜我到了什么?”

  “微臣不知。”陈一泽的声音开始打颤,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紫心草啊!”说到这里她直起身,从袖中取出一株紫色的草扔在陈一泽面前,“陈太医瞧瞧,是不是觉得很眼熟。”

  陈太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惊恐难安,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秘密竟然有被揭开的一日,而且还是被年氏揭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