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零五章 下嫁

  待他将雷公藤仔细地放回到抽屉里后,靖雪神色有些怪异地道:“大毒?人吃了会死吗?”

  “雷公藤在民间又被称做断肠草,人一旦误食,就会中毒身亡。kan。com不过什么东西都有两面性,雷公藤也不例外,它有袪风除湿、通络止痛的功效,只要用的得当便是一味良药。”容远在解释雷公藤的功效后,又为靖雪指认起了其他药草;他并不晓得,就在自己转身的时候,放有雷公藤的抽屉被重新打开。

  回到静怡轩,靖雪将一柄白玉梳递给容远,轻声道:“我的头发被风吹乱了,你帮我梳齐好不好?”

  她的目光令容远无法拒绝,默然接过梳子,这个举动似乎让靖雪很开心,微笑着在铜镜前坐下,任由温润的梳齿带着微微的酥痒划过头皮。

  借由铜镜她到身后男人认真替她梳头的模样,眼眶渐渐热了起来,闭目,想要忍住泪意,不想还是有那么一小滴泪滑落脸颊,旋即有一块干净的帕子替她拭去那滴泪,“如今已经过了子时,是初八了,大喜的日子公主不该落泪的。”

  “没事,我只是突然觉得很高兴,能有徐太医替我梳头。”靖雪如是说着,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紫檀木桌上,那里放着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吉服吉冠,正是她天亮后要穿。

  终于,是走到这一步了……

  八月初八,康熙四十九年最好的黄道吉日,当朝敦恪公主将在这一日下嫁今科状元张英。

  宫门初开,额驸家便依礼备了九九礼物,如鞍马、甲胄、诣午门恭纳,燕飨如初定礼。

  到了吉时,靖雪在八名宫女的服侍下,换上公主吉服、吉冠至养心殿向康熙、敬妃行礼,同时也是向他们辞行,望着将要出嫁的女儿,敬妃不住抹眼泪,康熙也是颇为不舍,只是女儿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如今选的这个额驸,总算还趁心,也不算辱没了他爱新觉罗?玄烨的女儿。

  靖雪向两人磕了个头,平静的神色下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哀凉,“女儿不孝,不能再侍孝于皇阿玛和额娘膝下。皇阿玛和额娘一定要保重身体,勿以女儿为念。”

  “起来吧。”康熙慈祥地着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女儿,“朕与你额娘身子都好,你不必挂心,而且额驸府就在京城,什么时候想见了随时都可以进宫。朕知道你素来聪慧,心气也高;不过嫁了出去,便是别人家的媳妇,一定要恪尽妇德、妇容、妇言、妇功,不可有片刻忘记。”

  “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再一次跪下叩首,“儿臣感谢皇阿玛与额娘赐予儿臣身体发肤,感谢这十七年来的养育之恩!”

  敬妃取过代表着吉祥平安的苹果亲手放到靖雪手中,含泪道:“好好与额驸过日子,去吧,别误了吉时。”

  在临出养心殿时,靖雪突然对康熙道:“皇阿玛,您说过只要女儿如约出嫁,就饶过徐太医对吗?”

  “君无戏言!”康熙虽然不喜欢提到这个名字,但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还是和颜相向。

  靖雪像是放下一桩心事一般,轻笑道:“那么请皇阿玛记住,不论女儿今后如何,您都不可以迁怒于徐太医。”

  自养心殿出来,有命妇翊升舆,下帘,内校舁出宫,仪仗具列,灯炬前引。一应福晋、夫人、命妇乘舆陪从,自午门而出,往额驸府第行合卺礼。府邸中早已设宴九十席,只等行礼后便可开席同乐。

  太医院中,容远一如往常那样坐在案后,许是因为公主出嫁的喜乐吹得太响吵到了他;又许是一夜未睡精神不济;总之整个人都有些心浮气躁,上的字一个也映不进脑海里。

  公主……她此刻应该已经在去额驸府的路上了吧?

  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念头,挥之不去;无奈之下,容远将一页都未曾翻过的医往案上一放,起身走到重檐下遥遥望着午门方向,欢快嘹亮的喜乐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此刻正在不住远去,越来越轻。

  过了一会儿,有几个年轻的太医结伴进来,嘴里说着刚才到的公主大婚仪仗,在瞥见神色恍忽的容远时,当中一人冷笑道:“有些人一天到晚巴结着敦恪公主不放,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步青云。哼,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的模样,额驸?他配吗?!”

  此人姓杨,也是一名太医,他一直都嫉妒容远能得靖雪青睐,如今眼见靖雪嫁予他人,自然免不了一番落井下石。

  容远不愿与他争执,转身正要入内,却被一名走进来的宫人叫住,容远认得她,是靖雪的贴身宫女柳月。

  “公主让我把这幅画交给徐太医。”柳月板着脸道,她对这个令自家主子伤透了心的男人实在没有什么好感,若非公主吩咐,才不愿走这一趟。

  容远接过画卷徐徐展开,画卷之中别无他物,唯一笼子而已。

  靖雪,这便是你出嫁时的心境吗?身在笼中不得自由,其实哪个人又不是在无形的笼子中,自由……始终是可望不可及了。

  容远抬头,望着已经听不到喜乐声的午门方向怅然叹了口气,不论他愿不愿意承认,此生对靖雪终是有所亏欠,希望在往后日子里她可以早点将自己忘记,开始新的生活,如此才会有幸福可言。

  这些日子,他一直陪在靖雪身边,默默注视着她的一颦一笑,一泪一婆娑;处得越久就越清楚她对自己的心意,不是一时迷恋,而是刻骨铭心的爱恋,那种眼神无法伪装,就像他对凌若那般。

  可是,他能如何?爱早已力不从心,何况他一个小小太医如何配得起高高在上的公主。既不能相濡以沫,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他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已经聚集了不少太医的屋中,还未坐定便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走了进来,却是御药房总管太监赵方。

  赵方进来后,先拱一拱手笑眯眯地道:“老奴给各位太医请安了。”

  “可不敢当,赵公公快请起。”邓太医忙客气地道,齐太医不在,他就是这里官职最高的太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