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零六章 雷公藤

  邓太医取来他用来泡铁观音的紫砂壶给赵方倒了一杯茶。@%(^>?赵方虽只是一个奴才,但他身居御药房总管一职,也是有品有级的,论地位身位不会比他们这些太医低多少。何况能爬到这一步的奴才,哪一个不是与后宫那些娘娘主子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怠慢不得。

  赵方接过同样是用紫砂做成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赞道:“清香雅韵,回味悠长,上次在邓太医这里喝了一次后,老奴可是念念不忘呢。”

  “公公若喜欢,尽管每日来喝就是。”这般说了一句后,邓太医问道:“公公今日来可是身子哪里有不爽快?”

  “老奴这副身板还算硬朗,没什么大毛病,也就偶尔天阴起风的时候有点小病小痛。老奴这次来是想问问几位太医,这几日可有取用过雷公藤?”

  “雷公藤?”邓太医奇怪地重复了一句,身为太医,他当然知道雷公藤是什么东西,只是这味药因毒性过大,平常很少会用到,“赵公公为何突然这么问?”

  赵方咂咂嘴道:“今儿个一早,老奴跟平常一样领着那群小崽子点药材的时候,发现雷公藤比册中记载的少了五株。虽说这雷公藤不是什么值钱的药材,一年也用不了几株。但邓太医也知道老奴那边的情况,所有药材进多少出多少都要记录的清清楚楚,分毫不能差,若是有一星半点的不对,这内务府就该来找老奴问罪了。不得已之下老奴只好腆着老脸来问问,诸位太医可有取过药却忘了记录的事。”

  “无事谁去取那雷公藤,能代替的都用旁的药材代替了,否则万一用错了份量,可是要出大事的。赵公公,莫不是你底下的人记岔了吧?”其中一个太医出声道。

  赵方摇摇头苦笑道:“若真是这样就好了,可是老奴把这一年的记录都查过了,没有任何出入,就是无缘无故少了那么五株。”说到此处,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对有些心绪不宁的容远道:“徐太医,听说昨夜你与敦恪公主曾去过御药房,不知可曾拿过雷公藤?又或者顺手放在什么地方了?”

  自赵方说明来意后,容远就一直有种莫名的心慌,此刻再被赵方这么一问,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猛然想起昨夜雷公藤的抽屉是靖雪打开的,当时她还拿了一株在手上,难道……那个时候……

  容远拿在手中的画卷骤然落地,画轴轻滚,展开了画卷,露出画在纸上的那只笼子。

  原来,从始至终靖雪都没有放下过,所以原本是想要锁住明媚春光的笼子最终牢牢锁住了她自己,令她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既不能飞上天,又不愿像一只金丝雀一样放弃所有安安份份缚在笼子里;那么只能有一个结果……

  不!不可以!他不允许靖雪这么做,绝对不会允许!

  他一把揪住之前那个杨太医急切地道:“公主大婚的仪仗呢?出宫了没?”

  杨太医被他问得莫名其妙,“我怎知道公主出宫没出宫,适才过来的时候,是已经快到午门了。”

  一听这话,容远顾不得说什么,往外疾奔而去,他一定要赶在靖雪出宫前拦住她,雷公藤,千万千万不要吃!

  从太医院到午门,相隔不知多少重宫殿,这样一路狂奔来,纵是习武之人也吃不消,何况是容远这样的太医。身子早已疲累不堪,只是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停下来就再也迈不开步,是以一直强提着一口气。

  在快到午门时,他隐约又听到了喜乐声,精神不由得为之一震,脚下又加快了几分,终于在穿过又一重宫殿后到了大婚的仪仗,正在缓缓通过午门,靖雪乘坐的彩舆正在其中。

  “等等!”容远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唤道,只是他的声音在震耳的锣鼓喜乐声中太过微不足道,根本没有人在意,依旧往宫外缓步行去。

  容远急得脸色都变,一边大声呼唤一边追上去,也不管那些捧着公主奁礼的宫女太监,一昧撑着已经在不住打颤的双腿奔到前面,使劲拉住华丽无匹的彩舆,“不要再走了,停下来!快停下来!”

  “徐太医,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快放开,否则误了公主大婚的吉时,你可担待不起。”随彩舆同行的张嬷嬷认出了容远,皱眉言道。

  容远不理会她,只是固执地拉住彩舆,因为他的出现,原本井然有序的大婚仪仗有些乱,张嬷嬷见着不对,只得命人停下,向容远的目光变得极为不悦,凉声道:“徐太医你若再不放手,老身唯有去通知皇上了,到时候皇上问罪下来,你可别怪老身没提醒你!”

  原以为只要不是得了失心疯的人,听到这话就一定会让开,哪知这徐太医反而跑到了彩舆面前,甚至还胆大包天地揭开金红色的帘帷钻了进去。

  张嬷嬷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人,竟敢钻入公主出嫁的彩舆中,这……这不是要坏了公主名节吗?若是传到皇上和敬妃娘娘耳中,他固然要被问罪,自己也要受牵连。她又气又急,忙命人将这个听不懂人话的太医给揪出来。

  容远此刻哪还顾得上这些,从刚才开始彩舆内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与张嬷嬷就站在彩舆边上,声音又不小,靖雪不可能听不到,除非已经出事了。

  性命倏关,他顾不得可能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毅然掀开帘帷进了彩舆中。

  进到里面,只见一身吉服的靖雪头覆红帕坐在椅中,双手轻轻蜷着安然放在膝上;见靖雪好端端地坐在彩舆中,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容远长长出了一口气,来是他猜错了,靖雪并没有自寻短见。

  此时,几个小太监在嬷嬷的示意上,进来抓容远,其中一个在上来时不小心脚下打滑,摔了一跤,磕倒在彩舆上,引得彩舆一阵轻微的摇晃。

  这本没什么,但是原本好端端坐在那里的靖雪,因为这阵摇晃突兀地往旁边倒去,像一尊木偶一般。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