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三十章 前因后果

  在商定之后,事情便开始一步步朝着计划发展,借由伊兰来设局造成疏离反目的假象,然后将李卫一步步逼到佟佳氏身边。

  至于孙大由,是他们一早瞄准的踏脚板,在进行的差不多时,凌若故意借李卫之口告诉佟佳氏她有心加害。

  而李卫就顺理成章地向佟佳氏表示忠心,告诉她水中被下了红花。实际上,水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至于佟佳氏尝的那盏茶水之所以有红花的味道,是李卫在倒茶时,故意用袖子沾了茶水所致,去之前,他在袖子上抹了些许红花,瞒天过海。

  此事过后,佟佳氏果然对李卫信任有加,认为他是真心投靠自己,之后更在凌若故意让水秀发现李卫“不忠”,扬言要处置李卫并打断他一条腿时,出言救下李卫,并留他在身边侍候。

  凌若与瓜尔佳氏她们几番斟酌,均认为想要证明佟佳氏的孩子是否为胤禛亲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滴血验亲,这样就意味着必须要等佟佳氏平安生下孩子。

  而这,也恰恰是当时年氏出手加害佟佳氏时,李卫毫不犹豫挡在佟佳氏前面的原因所在。

  而这,也让佟佳氏对李卫去了最后一丝疑心,开始如长寿、画眉那般,全然地信任李卫。

  恰恰也就是这个时候,赵清云出现了,百悦香还有事情发生的时间,都让凌若愈发确信佟佳氏是借种生子。在她的授意下,李卫开始悄悄地在暗中散播流言,至于府外,则由毛氏兄弟负责散播。

  此事本就是真,散播起来自然有眉有眼。

  面对愈闹愈大的流言,胤禛果然起了疑心,要滴血验亲。就在佟佳氏六神无主的时候,李卫趁机进言,让佟佳氏以香粉诱发弘昀的哮喘,又换下香囊中的药,只要弘昀一死,所有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凌若对佟佳氏太过了解,知道她是为了极度自私的人,为了自己可以抛弃一切,包括亲生骨肉。果然,佟佳氏接受了李卫的提议,亲手杀死自己的骨肉,正当她以为可以继续安坐侧福晋的宝座时,隐忍许久的李卫在关键时刻亮出了锋利的宝剑,将她打落万丈深渊。

  第一次听说这些的水秀等人皆是一阵目眩神驰,万万想不到,其中竟有这么多事情。李卫没有背叛主子,是他们误解了。

  最激动的莫过于小路子,他红着双眼走到李卫面前,用力打了他一拳哑声道:“咱们还是不是兄弟?”

  李卫咧嘴一笑,同样用力握住他没有收回的手,“那还用说吗?咱们一辈子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

  “有福同享我信,有难同当我才不信。”尽管心里激动得不行,但表面上小路子还是板着脸道:“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兄弟。”

  凌若笑笑道:“瞒着你们是我的主意,怕被佟佳氏从中瞧出破绽来,这女人太过小心谨慎,一有风吹草动就会令整件事前功尽弃。唯有在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你们的失望悲伤才会是真实的,没有一丝破绽。”

  小路子也不过是嘴上抱怨一句罢了,对他来说,再也没有比兄弟归来更令人高兴的事了。

  水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上前期期艾艾地道:“李卫,刚才我拿竹帚打你的事,你别放在心上,我不知道你是假背叛,还以为……”

  “还以为我真叛主求荣啊!”在一阵轻笑后,李卫正色道:“我李卫虽然自问胆子不小,以前为了填饱肚子,连供奉死人的冥果都抢来吃过,但叛主求荣这种没心没肺的事却是绝对做不出来。既然叫了一声主子,那么就是一生一世的事,永不背叛!”

  水月用力点头,“嗯,我相信你,而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你。”同样点头的还有水秀与小路子,经过这一事,令他们彼此感情更加深厚。

  “唉,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你了,又是罚跪又是遭人辱骂。”尽管刚才已经说过一次,但凌若回想起来依然满怀歉疚。

  李卫赶紧欠身道:“奴才说过,只要能替主子还有小格格报仇,就算要奴才上刀山下火海也绝无一句怨言。何况这一次若无主子保着,奴才也不能安然站在这里啊!”

  佟佳氏被废赶出府后,侍候她的那些人也纷纷倒了霉,长寿、柳儿、萧儿还有之前已经被打的半死的画眉皆被杖杀,其余人则赶去做苦役。唯有李卫,因他揭发佟佳氏有功,而凌若又婉转替他求了求情,胤禛这才免了他的罪,让他重回净思居侍候。

  “好了,一切总算是皆大欢喜。除了佟佳氏,往后也能过几天安生日子了。”瓜尔佳氏拍手说着,颇为欣慰,那厢温如言也是一般想法,唯独凌若黛眉轻皱,并不见有多少展颜,引得瓜尔佳氏好奇地问道:“妹妹在想什么?”

  凌若幽幽叹了口气道:“姐姐可还记得以前我怀霁月时,你替我寻来的子母草?”

  此事瓜尔佳氏自然记得,只是不解她何以会在这时提起,直到凌若递来一个四角香囊,“二位姐姐且闻闻这是什么香味。”

  瓜尔佳氏刚将香囊放到鼻下便立刻变了颜色,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将之递给温如言,在她也露出震惊之色时,方才缓缓道:“麝香对吗?”

  凌若默然点头,旋即又问道:“那二位姐姐对这个香囊可还有印象?”

  这个香囊不足巴掌大,四角垂流苏,绣工精巧,温如言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瞧了许久,方才有些不确定地道:“我仿佛在王爷身上见过,那还是妹妹怀孕的时候。至于香囊是谁所绣便不得而知了。”

  “姐姐记性真好。”这般说了一句后,凌若将目光转向似乎想到了什么的瓜尔佳氏脸上,沉重地道:“昔日我之所以胎脉不稳,祸根便在这个香囊上。那时若无姐姐千辛万苦替我寻来子母草,霁月根本熬不到七个月就会落胎。”

  “香囊是何人所绣?”瓜尔佳氏冷声问道,麝香肯定是在胤禛不知情的情况下放进去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