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凌若又感动又好笑,摇摇头无奈地道:“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去睡觉,至于王爷这里,你就帮忙一夜,若是有什么事,立刻来叫我知道吗?”

  凌若在伊兰的一再保证下离开了屋子,她确实是累了,这些天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每时每刻脑子里都紧崩着一根弦,如今胤禛病愈有望,脑子里的弦一松下来,立刻就感觉到无尽的疲惫汹涌而来,将她淹没其中,连走一步都觉得极累。

  这一夜,是凌若这么多天来睡得最好的一觉,醒来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她记挂着胤禛,匆匆梳洗了一下,连早膳都来不及用便走了过去,哪知刚要开门,就到伊兰走了出来,到站在外头的凌若明显愣了一下,随即飞快地垂下头,低声道:“我先回净思居了。”

  就在到伊兰的一瞬间,她明显发现伊兰的眼圈有些发红,可是伊兰走得太快,令她根本没时间问,只能让水月跟去,自己则暂时捺下疑问去瞧胤禛。

  经过一夜的休养,胤禛脸色比昨日好了许多,呼吸亦渐趋平稳,来真的是在恢复当中。

  “水秀,去端盆水来,我替王爷擦一下身子。”在水秀端水进来后,凌若掀开了盖在胤禛身上的被子,在到胤禛整整齐齐穿在身上的月白色寝衣时,轻咦了一声,随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连水秀递过来的面巾也忘了去接。

  水秀等了半晌。见她一直保持着掀被子的动作,不由得奇道:“主子,怎么了?”

  凌若心神一震,迟疑地转向水秀道:“你过来,有没有发现四爷今日的寝衣特别整齐。”

  水秀凑过头仔细了一眼,别说,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往常主子虽然每日擦完身子后都会替王爷整一下衣衫,但从没有像今天这么齐整过,连一丝折痕也没有,每一个衣衫角落,都整整齐齐。很明显是有人替王爷整过,可是昨夜守在这里的只有二小姐一人,她没事替王爷整衣衫做什么?

  水秀还在那里迟疑要不要将这话说出来,凌若已经伸手自胤禛胸口捻起一根细长的头发,很像是女人留下。

  昨夜究竟出了什么事?凌若很想问个究竟,但是胤禛尚在昏睡中,伊兰又走了,根本无从问起,只能强抑了心中的疑惑,先替胤禛解衣擦身。

  擦过身子正在替胤禛系衣带的时候,齐太医与容远进来了,各自见礼后,两人分别替胤禛把脉,容远倒是还好,齐太医却是一边把脉一边颔首,脸上尽是欣慰之色。

  “齐太医,王爷可是有所起色?”见她松开手,凌若连忙切声追问。

  齐太医眉飞色摆的道:“何止是有起色,简直是大有好转。之前服下去的药,在昨夜里已经全部在王爷体内化开,此刻王爷体内已经没有了时疫,之所以还昏睡不醒,乃是因为王爷元气损耗过大,身体亏损,等身体恢复后自然会醒。”

  等齐太医说完后,凌若下意识地向容远,她最信任的人自是容远无疑,待见容远亦同样点下了头后,凌若心情激荡不已,长长出了一口气,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来好消息,胤禛他熬过来了。

  激动过后,凌若郑重地朝齐太医二人行礼,“多谢二位太医对王爷全心全力的救治,凌若感激不尽!”

  齐太医连忙摆手道:“福晋过于客气了,这是微臣身为医者该尽的本份,实无须言谢。不过话说回来,徐太医能研究出这张方子,救回王爷还有城中无数患病百姓的命,实在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

  容远闻言,垂身拱手道:“院正过誉了,那张方子乃是全院上下齐心合力所成,并非我一人之功。”

  见他不居功自傲,齐太医甚是高兴,这年头,年轻人大多心浮气燥,像容远这样谦虚的已经很少见了。

  既然胤禛体内已经没有了时疫,这方子上的药自然要变更,改用平正温和的药来调养。

  就在他们研究用哪些药物的时候,水月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附在凌若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引得凌若神色大变,顾不得交待什么,扶了水秀和水月的手急急离去,留下一脸奇怪的齐太医两人。

  “主子走慢些,小心脚下。”水秀跟水月这一路跟得心惊肉跳,因为凌若实在走的太快了,哪怕遇上鹅卵小路也丝毫没有放慢脚步,花盆底鞋本就不便行走,遇到凹凸不平的地方更是危险,以凌若现在这样子,若是不甚摔一跤,可是要出大事的,是以水秀两人紧紧扶住她的同时,不断劝她小心些。

  好不容易到了净思居,凌若一步不停地来到偏房,还没开门就听见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哭泣声,安儿手足无措的站在外面,一问之下,方知是被伊兰赶出来的。

  水秀下上前推门,发现门从里面反锁,外面的人根本打不开,凌若见状越发心急,举手拍门大声道:“兰儿,我是姐姐,你快开门。”

  屋里的哭泣声出现片刻停顿,旋即传来伊兰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我不想见任何人,你走啊!”

  “兰儿,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她越不开门,凌若心里就越着急,哪肯离开,不住地拍着门。

  她这个举动似乎刺激到了伊兰,在里面情绪激动地大叫,“我说了不要见人,你不要逼我,走啊!走啊!”

  水月拉住凌若袖子,低声道:“主子,刚才救下二小姐的时候,她情绪已经很激动了,奴婢怕如果再刺激到她,她会再做傻事。”

  听她这么说,凌若心里也害怕,定一定神隔了门道:“好,姐姐不逼你,但是兰儿也要听姐姐的话,不要伤害自己啊!”

  她又等了一会儿,见里面始终没有声音,只能无奈的离开,在扶凌若到正堂中坐下后,水秀终于忍不住问出憋了一路的疑问,“水月,二小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又为何将自己反锁在屋内,连主子也不肯见?”

  水月先是睨了凌若一眼,见她没说什么,方道:“适才我陪二小姐回来,她说自己渴了,让我去倒杯茶来。哪知等我一回来就到二小姐站在凳子上将白绫往梁上抛,竟是准备上吊,吓得我赶紧抱住她。二小姐显得很激动,一直不停地让我离开,我怕她再做傻事,就让安儿着二小姐,自己赶过去禀报主子。”

  【作者题外话】:呼,五更我,憋了几天,终于一口气把这件事写完了。

  对于那些骂我的人我不想说什么,只想对那些一起默默关心支持着的读者们说一声谢谢,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熹妃,很感谢你们!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