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当局者迷

  “涵烟这几日说想学画画,我记得妹妹擅画花鸟,不知能否教教涵烟?”携手走了一阵,在岔道将要分开时,温如言忽地这般问道。

  “涵烟想学,这个做姨母的自当尽心教授。”瓜尔佳氏收回已经迈出的脚步,转而与温如言一道往拢翠居行去。

  拢翠居,地如其名,遍种竹树,不论四时不论雨雪,均可见翠绿葱笼之景,清静优雅,颇有身在世外的感觉,当时胤禛在温如言晋为庶福晋的时候,将这处院子赐给了她。

  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中,两边皆是郁郁挺拔的竹树,触手可及,瓜尔佳氏摘了一片细长的竹叶在指尖把玩,脚步有意无意的慢了下来。

  “妹妹在想什么?”温如言瞅了她一眼道。

  “还不是在想刚才那件事,我担心她会不听劝。”瓜尔佳氏遥望竹林的目光里透着几许忧色,“若儿这人太过重情,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

  温如言其实也一直在思索此事,闻言叹了口气,抚着光滑如璧的竹身道:“唉,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只是该说的咱们已经都说了,最终能做决定的始终是若儿她自己。”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对伊兰,若儿始终是留情了。这性子,早晚会吃大亏。”说到这里,瓜尔佳氏手指骤然一紧,将竹叶紧紧攥在掌中,“与之相比,伊兰这丫头的鬼心思可是多多了,只是肌肤之亲罢了,需要寻死觅活这么严重吗?何况此事是真是假还有待商确。”

  温如言悚然一惊,凝眸盯了她片刻,道:“妹妹是说,这件事是伊兰刻意为之?这不可能吧,她才多大,怎有这样的心思?”

  瓜尔佳氏启唇冷笑道:“十五岁,不小了,何况她常出入王府,心智比一般人成熟些也不奇怪。姐姐你想想,王爷病重的那会儿,伊兰都是呆一会儿就走,为何偏偏在王爷病快好的时候,她就主动留下来照。其实外头那么多人在,王爷发病,她只要叫一声,自然会有人接手,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只以一句‘乱了分寸’搪塞过去。我怀疑她……根本就是故意为之。”

  温如方沉吟片刻后道:“你说的不无道理,若真是这样,伊兰这份机心可是不小,只是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入王府吗?可她都是要参选的秀女了,若说贪慕荣华,入宫不是更好吗?”

  瓜尔佳氏摊开手,恰时一阵秋风袭来,吹起她掌中皱折的竹叶,在漫卷的长风中沉浮片刻后落在泥土中,其实不论花叶还是人,最终都将归于大地,在轮回中死去,又在轮回中重生。

  “姐姐,皇上今年已经五十余岁了吧?”瓜尔佳氏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待温如言点头后她又徐徐道:“五十余岁的人,再怎么说也算不得春秋鼎盛,说句不敬的话,这样一个渐衰的老人又怎么比得上正值壮年的王爷更有吸引力呢!”

  “伊兰喜欢王爷?”温如言眉心猛地一跳,这六个字脱口而出。

  “这只是我的猜测,但勉强也算合情合理。”瓜尔佳氏眼眸微眯,迎着艳艳秋阳道:“王爷是人中龙凤,哪个女子见了不心动,若换了我,我也希望嫁一个这样的夫婿。否则当初若儿替她选了魏探花这样好的青年才俊,她何以要百般推却?”

  温如言抚着竹杆的手微微一滑,不想底下竹节间长着一根竹刺,一下子刺进食指之中,痛得她一下子收回手,刺已在肉中,只露出一小截在外面,无法用力,得拿针来挑掉才行。

  “既是这样,适才你为何不提醒若儿?”无端多了根在肉中,纵是再微小亦觉得无比难受。

  瓜尔佳氏沉沉叹了口气道:“姐姐,若儿那样聪明,我能想到的事她未必想不到,只是她不愿去想罢了,我说过,她为人太重情义,伊兰利用的恰恰就是这一点。”

  “难道就这样听任发展下去?”温如言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对,伊兰这般处心积虑,连亲姐姐也拿来利用,这种人若让她入府,难保不会是第二个佟佳梨落。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若儿,盼她能硬下心肠来堪破此关;若不能,往后只怕后患无穷。”瓜尔佳氏无可奈何地说着,她们的再明白也是妄然,始终要凌若自己堪破才行。

  换句话说,若能过得了这一关,在这王府中,凌若将不输给任何一人。

  且说凌若一路来到镂云开月馆,守在外面的是张成走后才调到胤禛身边的小厮来福。他与凌若接触虽然不多,但这些日子,凌若是如何守着胤禛照顾的,都一五一十在眼中,对这位不惧时疫,待王爷一往情深的女子甚是佩服,远远打个千儿道:“凌福晋吉祥。”

  凌若点点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问道:“还有谁在里面?”

  “就王爷一人在,嫡福晋她们都回去了,不过王爷刚刚服过药,已经歇下了,可是有些不凑巧,要不凌福晋晚些再来?”胤禛久病初愈,正是需要休养的时候,非万不得已,实不敢惊扰。

  凌若颔首正要离开,屋里传出胤禛尚有些虚弱的声音,“是若儿吗?让她进来。”

  “嗻!”来福赶紧躬身答应,开门请凌若进去。

  屋里开了小半扇窗透气,令得里面的药味没有像前几日浓烈,再加上窗外开了一树银桂,花色乳白,花朵茂密,香气甜郁,令人心情愉悦的香气不时随风飘进屋中,令人心情愉悦。

  胤禛半倚在床上,到凌若进来,笑意攀上眼眸,令他的五官瞬间柔和了许多,在这样的笑意中,他伸出手。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凌若却泪盈于睫,快走几步,紧紧握住那只依然温热的手,同时泪落如珠。

  唇色微弯,望着凌若的眸中似乎也有那么一丝丝的水光,口中却是笑道:“你啊,总是这么爱哭,上次醒转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在掉眼泪;你可知道每次你掉泪,我都会觉得很心疼。”他抬手,以指腹拭去她脸上的泪,怜惜道:“不要再哭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