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六十一章 母命难违

  雨渐渐下大,打在院中两株樱花树上,此时已经不到樱花纷飞的美景了,只有一些树叶尚挂在枝头,被雨水冲刷成黯淡枯黄的颜色。

  富察氏同样很犹豫,挣扎半晌后终还是道:“额娘心想,你能不能与王爷说说,让伊兰入王府。”

  尽管已经有所预料,但真听到时,依然吃惊不小,眉眼间尽是重重惊意,好半晌才道:“这是额娘的意思还是依兰的意思?”

  “兰儿什么也没说,是额娘自己不忍心。”说到此处,她叹了口气道:“若儿,你听额娘说,你与伊兰皆是额娘的女儿,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额娘实在不忍心她这样下去,万一有个好歹,难道真要让额娘和你阿玛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这事阿玛知道了吗?”凌若本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伊兰嫁出去,所以那日才这么急的送伊兰回家,不曾想,今日额娘会专程来找自己说起此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阿玛只知伊兰心结,并不晓得我今日来找你。”富察氏等了半天不见凌若说话,且感觉到原本握着自己的手正在不住抽离,顿时急了起来,反握住凌若比秋雨更冷的手道:“若儿,额娘知道这件事令你很为难,可是眼下能帮伊兰的就只有你了,权当额娘求你好不好?何况伊兰是你亲妹妹,她入府,于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可以相互扶持。”

  “额娘,不是女儿不肯,而是王府……”凌若被她说的心意烦乱,好半晌才理了思绪道:“你应该知道王府是什么样的地方,不说吃人不吐骨头,却也差不多了,女儿一人在这里已经够了,何苦再将伊兰拉进去,这不是反害了她吗?”

  “可现在只那么一条路能走。”富察氏眼眸含光,“伊兰虽然没有明说,可额娘得出,她当真是心存死念。若儿,你就帮帮你妹妹吧,额娘实在不愿着她出事。”说到这里,她忽地从椅中滑落,跪在凌若面前,哀声道:“若儿,额娘求你,求你帮帮你妹妹!”

  “额娘你快起来。”凌若手忙脚乱地想要扶起富察氏,可是富察氏说什么也不肯,只一昧求她答应,凌若又气又急,跺脚道:“额娘啊,您这不是在帮兰儿,而是在害她啊。”

  富察氏见自己都跪下来求她了,她竟还推脱不肯,甚至反过来怪她,不由得怒上心头,道:“你一直说额娘不对,那你呢,你又对吗?伊兰可是你的嫡亲妹妹,你却见死不救?”见凌若始终不肯松口,她气极反笑,撑着椅子起身一字一句道:“好!你不肯是吧?那我求王爷去,他是否也跟你一样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额娘啊!”凌若连忙拉住富察氏,她知道额娘这是在逼着自己表态,无奈之下,只得闭目说出违心之话,“好,我答应额娘,让伊兰入王府。”

  在凌若的一再保证下,富察氏终于消了怒火,只是经过这么一闹,原本亲密无间的母女间竟变得无话可说,勉强坐了一会儿后,富察氏辞别离去。

  着富察氏没入雨中的身影,凌若心里五味呈杂,原以为伊兰的事已经解决,没想到反而是令事情越发复杂;此刻,她真的很后悔让伊兰替自己守那一夜,要不然何需如此烦恼。

  这场雨一直下到傍晚时分才停下,凌若去胤禛的时候,那拉氏也在,正替他穿衣,到凌若进来,胤禛甚是高兴地道:“来得正好,待会儿陪我一道去外头走走,在屋中关了一天,可是闷得很!”

  那拉氏闻言一笑道:“之前王爷不是一直呆在屋中吗,也没见得说闷。”

  “那是病着起不得身没办法,如今都好得差不多了,再整日呆着,没病也要憋出病来。”胤禛一边套上袖子一边说道。

  那拉氏笑而不语,在替胤禛扣上最后一个纽扣后,极为自然地挽了他的手往外走,不想胤禛却意外抽手,淡淡道:“有若儿陪着就行了。”

  那拉氏目光一滞,转头深深了自进来后一言不语的凌若一眼,若无其事地微笑道:“那妾身去厨房瞧瞧晚膳做好了没有,再让他们添几道妹妹爱吃的菜,妹妹今晚就留在这里一道用晚膳吧,人多吃着也更香些。”

  胤禛对她这番安排颇为满意,点点头,携了凌若的手出去,此时秋雨初歇,空气犹为清新,胤禛深深吸了口气,颔首道:“始终是外头的空气闻着舒坦,若儿你说呢,若儿?若儿?”

  “啊?四爷您叫妾身?”凌若只顾着想心事,压根没听到到胤禛叫自己,直至他连唤了数声后方才如梦初醒。

  胤禛眉心一拧,关切地抚着凌若即便在怀孕中也不曾有丝毫变形的脸庞,“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妾身……”凌若仰头着他,那双眼眸中有少见的温柔,心骤然酸涩起来,清泪无声落下,划过脸庞滴落在地。

  “有事尽管说就是了,不要哭。”这般说着,胤禛自边上折下一枝秋杜鹃轻轻簪在凌若墨云似的发间,旋即又抚了凌若高高隆起的腹部,玩笑道:“孩儿你将来可不能学你额娘那样爱掉眼泪,否则阿玛一个人可是哄不过来。”

  他不知,自己这番举动反而令凌若更加难过,胤禛待她一日比一日好,可是她却要亲手将自己的妹妹接进来分享这一切。

  人,始终是自私的,即使她早已清楚胤禛不可能为她一人拥有,可依然不想有更多的女人来分薄这份恩爱。

  只是,该说的始终要说,她已经答应过额娘,不可以反悔,即便心里百般不愿。

  凌若暗吸一口气,低头垂声道:“妾身有事隐瞒四爷,求四爷恕罪。”

  “哦?”胤禛打量着她,眸光中却没有多少意外,从凌若刚才一进来,他便瞧出她心事重重,猜到可能是有话要与自己说,所以适才才未让那拉氏同来。

  凌若尽量以平静的语调,将那夜的事重述了一遍,当听得自己与伊兰有了肌肤之亲时,胤禛一脸讶异,那夜的事他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与之相比,他更好奇凌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的用意,若他没记错的话,明日便是选秀的日子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