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八十七章 指证

  胤禛刚回到王府,正在问周庸事情,就听得凌若求见,忙命其进来,还没等他问什么事,凌若已经屈膝跪在地上,于九曲金环嵌宝步摇叮铃触地的声响中垂泪道:“四爷,妾身求您给妾身与弘历做主。”

  “怎么了?”胤禛从未见过她这个模样,忙走下来扶起她道:“出什么事了?”

  凌若一边抹泪一边将陈庶意图用铁线蛇谋害弘历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待得她说完后,胤禛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受,在屋中踱了一圈后方才将信将疑地问道:“你说这一切都是莲意主使陈庶所为?”

  “妾身也不知。”凌若满面惊惶地道:“不过陈庶一再言其所言句句为实,未有半句慌言。”

  莲意她当真如何狠毒?!胤禛实有些不敢相信,一直以来,莲意都是端庄大度,温良贤恭的,从未在他面前编派过任何人的不是,即便他明知有人对其不敬,可每每说起,她也是笑意盈盈,从未有丝毫妒意。

  所以,他虽不爱她不宠她,但却敬她几分,每个总有那么一两日去含元居过夜。

  至于凌若生产时,那拉氏劝他保孩子,这并不能说她嫉妒,毕竟那种情况下,若当时躺在里面的不是凌若,他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皇嗣的重要性非女人可及,尤其他这样膝下单薄的阿哥。

  所以,当听到凌若的话时,他实在有些发懵,不过却也晓得凌若的性子,绝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拿弘历来开玩笑,在定了定神后道:“陈庶呢,将他带来,我要亲自听他说。”

  凌若在来之前已猜到胤禛必然要见陈庶,是以来的时候将陈庶一并带来,等在外头。

  到缩手缩脚走进来的人影,胤禛拂袖回到案后坐下,冷声道:“将事情从头到尾仔细说一遍,若让我发现有半句虚言,必重责不怠!”

  陈庶战战兢兢地答应一声,心里是一千一万个不愿,但是事已至此,焉有回头之路,只得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包括之前铁线蛇闹出的不祥一事。

  胤禛仔细听来,发现与凌若之前说的话全部能吻合,但是这并不表示此事就是真的。

  “周庸,去嫡福晋上香回来没有。”

  随着周庸的离去,房中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中,陈庶能感觉到冷汗从自己额头滑过脸颊一直落到衣领中,嘴里又干又涩。

  凌若站在一旁安静地低头盯着自己缀在绯红鞋面上的南明玉,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此刻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连一丝涟漪也不曾泛起。

  因为她相信,此次,那拉氏一定逃不出这张,纠缠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了结了,了结这个因为弘晖的死而变得极度疯狂的女人。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传来叩门声,周庸进来恭敬地道:“四爷,嫡福晋刚刚回来,是否要奴才去请她过来?”

  胤禛仰头着绘有彩画的梁壁想了片刻起身道:“不必了,咱们过去。”

  在重重脚步声中,他们出现在含元居,那拉氏听得下人通禀,赶忙迎了出来,极为自然地替胤禛解下披风,“王爷怎么与妹妹一道过来了?”

  自她出现开始,胤禛就一直在留意她的表情,发现她在到凌若与陈庶时并没有任何慌乱,哪怕是一丝不自然也没有,究竟是她隐藏的功夫好到连自己也不窗,还是此事另有隐情?

  在凌若朝那拉氏行过礼后,胤禛搓一搓因这一路过来而有些发凉的手道:“记得你今日说去还愿,便过来你是否已经回来了,最近这段日子京里出了几股流贼,不甚太平,如何,没遇到什么事吧?”

  那拉氏感动地道:“劳王爷挂心了,妾身没事。”

  “没事就好。”胤禛目光一闪,似不经意地道:“适才凌若来请安,随她一道来的小厮陈庶说起一件事来,我听着甚是有趣,福晋有没有兴趣听着乐一乐?”

  “能让王爷觉着有趣的事,妾身可一定得听听。”那拉氏说着将透着几分好奇的目光转向了一直缩在后面的陈庶身上。

  那拉氏……凌若微微心惊,不着痕迹地打量了那拉氏一眼,发现她脸上除却少许惊讶之外便只有淡淡的笑意,全然不出一丝惊意。这似乎不太合常理,以那拉氏的精明,到胤禛特意将陈庶点出来,没可能不起疑心,何以竟像没事人一般。

  那厢,陈庶在那拉氏的催促下,再一次重复着已经说过的事实,这一次,因为是当着那拉氏的面指证她,陈庶害怕的连声音都变了,低着头停顿了好几次才勉强将事情说清楚。

  “福晋,这个奴才说你指使他害凌若与弘历,你以为呢?”胤禛问道,眸光幽深如潭,不出起伏。

  那拉氏敛了袖子,端端正正地跪了下去,委屈而恳切地道:“妾身与王爷成婚十余年,妾身为人如何,王爷当最清楚,妾身如何会做这等恶毒之事。”

  如果,那拉氏露出哪怕一丝慌乱,胤禛对她的疑心都会大增,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拉氏仰头,向胤禛的眸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之色,“妾身知道王爷爱重妹妹,怜惜弘历,若他们当中任何一人出了事,王爷都会痛不欲生,王爷是妾身夫君,妾身又怎忍心让王爷伤心难过。”她垂泪,复又道:“妾身不知道陈庶是受了何人指使又怀了怎样不可告人的目的来陷害妾身,但妾身确实没有。”

  胤禛犹豫了,而陈庶惶恐了,如果这一次那拉氏不死,那他也好,映红也好,都会遭到她疯狂的报复,这个女人,比凌福晋狠毒许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王爷!”想到这里,他忙不迭道:“奴才对天发誓,所有的话皆是句句属实,所有的事都是嫡福晋主使,铁线蛇也是她交给奴才的,当初她为了对付凌福晋,甚至还请来一个驱蛇人。”

  “对天发誓?”那拉氏轻轻一笑道:“这话谁都会说,毕竟天可不会指证你说的是谎言,妹妹你说是吗?”

  凌若冷冷着她,没有随意接话,那拉氏成竹在胸的样子,令她心里颇有些没底,事情正在慢慢脱出她的掌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