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九十章 轻敌

  宋氏赶紧摇头,胤禛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有时你说了不该的话我也未与你计较。可惜,换来的却是你的得寸进尺,胡作妄为,害凌若与弘历还不够,甚至将罪名加诸在莲意身上,陷她于不仁不义。鸢律,你说我要如何恕你?”

  宋氏不断地磕头,口中爆发出尖锐的哭喊叫冤声,希望胤禛可以相信一二,可惜她不是凌若,对她,胤禛也永远不会有太多信任。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胤禛说出令宋氏绝望的话,“传令下去,宋氏怀执怨怼,因妒生恨,蓄意谋害侧福晋与历阿哥之余还要陷害嫡福晋,这等行径实不配再为庶福晋;着,自今日起,废宋氏庶福晋之位,幽禁无华阁,有生之年不得踏出一步!”

  “不要!王爷,妾身是冤枉的,王爷!”宋氏被带了下去,一直到不见人影,耳边依然隐隐可听到她喊冤的声音,凄厉绝望,彼时夜色渐渐笼罩,她的声音听起来更像夜枭,令人心惊肉跳。

  又一个人丧失了在王府中争斗下去的资格,而做为始作俑者的那拉氏,没有丝毫在意或是不忍,从头到尾,她的表情都表现的那么恰到好处。

  胤禛放过了映红,而陈庶,罪无可恕,被带下去杖毕,梃杖带着死亡的气息一下接一下落在陈庶的背上,在他生命终止之前,绝对不会停止。

  映红从屋中出来后没有立即离去,而是来到被打得后背血肉模糊的陈庶面前,华灯下,神色出奇地平静,若非那张脸陈庶再熟悉不过,甚至会忍不住怀疑,究竟她是否自己认识的那个映红。

  “为什么?”陈庶不甘心,咬着已经出血的牙齿问出这三个字。

  映红知道他在问什么,蹲下身用手绢轻轻拭去陈庶脸上的汗与泪,附在她耳边用只有彼此能听到声音道:“陈庶,你以为我真的会上你吗?不是,我只是在利用你而已,从一开始我就是嫡福晋布下的棋子,用来勾引你个蠢才,不过你真的很蠢,这么点小事都没办好不说,居然还打算出卖嫡福晋,要你这条命真是一点都不冤枉!”

  陈庶死死盯着她,这一刻背上的疼痛已经完全不重要,他整个人全部被欺骗的痛楚所淹没。他会背叛凌若,会落到今日这个下场,全部是为了这个女人,可现在她告诉自己,从头到尾,只是利用,根本没有半分真心在,他恨,他好恨!

  就在映红带着得意的笑容准备起身时,距今趴在凳子上的陈庶突然向前一冲,张嘴用尽所有力气用力咬在映红圆润小巧的鼻头上,下一刻凄利无比的惨叫声破入夜空。

  在满嘴的腥味中,陈庶狠狠合拢牙齿,咬下了这个欺骗他感情又毁了他一辈子的女人鼻子,着捂着流血不止的鼻子在地上哀嚎打滚的映红,他大笑不止,半个鼻头从他的嘴里滚落在地,在满地尘埃中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温度。

  许久,笑声嘎然而止,陈庶歪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地上的哀嚎声则还在继续。映红不会死,但是失去半个鼻子她,往后想来不会太好过。

  远处,华灯下,凌若与那拉氏并肩而立,之前的一幕尽皆落入两人眼中,夜风拂过,即便衣领上镶了风毛,依然有那么一丝半缕钻进去,带着冬日独有的寒凉。

  “若我没猜错的话,映红是嫡福晋的人?”凌若收回目光,望着身边这个令她忌惮不已的女人。她虽然听不到映红的话,但陈庶突然像发狂一样的举动,以及那阵大笑,已然令她明白。

  那拉氏弯一弯唇,漫然道:“陈庶是棋子,宋氏是棋子,映红自然同样是棋子。”她回头,深深地了凌若一眼道:“你以为区区一个陈庶就可以指证于我吗?呵,钮祜禄凌若,你太心急也太天真了。”

  凌若不语,这一次她确实是过于轻敌了,又或许不是轻敌,只是太过急切地想要扳倒那拉氏,所以才决定铤而走险,结果她输了。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这样轻举妄动。”她笑,明明周围华灯无数,她的笑意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若非王爷这般信你,今日遭难的兴许就不是宋氏而是你了。”

  说到这里她拢一拢合在袖中的双手,仰头着隐隐出现在天边的星星,“钮祜禄氏,有时我真的很羡慕你,可以得到王爷这般对待,除却已经嫁作人妇的纳兰湄儿与被赶出府的佟佳氏之外,你是唯一一个。”

  “可惜你容不下我,哪怕我并无意与你为敌。”凌若的声音带着几许飘渺之意。

  那拉氏低头一笑,“早已知道答案的事何需再问,不过……钮祜禄凌若,我永远不会给你扳倒我的机会,永远不会!”

  她要算无遗策的走好每一步,如此才可以替弘晖报仇,才可以牢牢坐稳这个嫡福晋的位置,不容他人染指。

  “没有人可以永远赢下去,你也一样。”凌若了她许久,方才说出这么一句来。

  “那咱们便慢慢走着吧,希望你有命到那一天。”在轻笑声中,那拉氏渐渐远去,宋氏、陈庶、映红,皆可说是为她所害,可是她根本不在意,因为旁人的生死本就是不必在意的事。

  凌若转身,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步履带着往常没有的沉重。

  她以为自己可以对付那拉氏,但真到了对决时,才发现自己依然远远不及那拉氏,正如那拉氏所言,若非胤禛对自己异乎寻常的信任,此刻在无华阁的人或许就是自己。映红是那拉氏的人,她大可以让映红指称银子是自己给陈庶的,让陈庶故意陷害。

  那拉氏在走每一步之前,都想好了结局,棋子随时可以取用也随时可以抛弃,与她相斗,自己最不足也最致命的一点就是不及她心狠手辣。

  思来想去,竟然想不到办法对付那拉氏。

  茫然间,她回到了净思居,小路子见她脸色不对,暂忍了到嘴边的话语,扶她至掌起明灯的屋中坐下,水秀亦知沏来一盏热茶,“主子喝口茶暖暖身子。”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