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九十八章 心结

  翌日一早,在回过胤禛后,凌若带了弘历乘马车前往凌府,如今的凌府已经从京郊搬了回来,在城内置了一座两进院的宅子,从雍王府过去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而已。

  “主子到了。”马车停下后,小路子搬了一把木杌子放在下面,让凌若与弘历踩着下来。

  弘历尚是第一次来这里,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宅子,早在他们下马车的时候,就有下人上前应门,守门的老仆听得雍王侧福晋驾到,忙不迭打开大门将他们迎了进去,随后在凌若的示意下带着他们去了荣禄夫妇的居处。

  彼时,富察氏正在屋中陪江氏说话,见到凌若过来,又惊又喜,正要起身见礼,凌若的手已经按在她肩上,柔声道:“这是家中,额娘不必多礼,嫂嫂也是一样。”

  她的话令江氏停下了起身动作,不过还是坐上床上行了个礼,眼中隐有感激之色,江氏很清楚,自己能以江家义女的身份顺利嫁凌家,与荣禄成就百年之好,全赖这位少有谋面的小姑子从中周旋。

  “姥姥!舅母!”跟在凌若后面进来的弘历乖巧地喊了一声,随即盯着江氏身边那个被裹在襁褓中小婴儿问道:“这便是弟弟吗?他好小。”

  富察氏听了在一边笑道:“刚生出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历阿哥那会儿可是比他还小一些呢。”

  自己比他还小?弘历眨了眨明亮的眼睛有些不相信,伸出小手轻轻地在婴儿脸上碰了碰,比自己肌肤还要幼滑柔嫩的触感令他很是惊奇;至于熟睡中的小婴儿仿佛感觉有人在碰他,还没有长出睫毛的眼睑动了一下。

  凌若到孩子颈上挂着长命富贵锁,正是她昨日命白珠带回来的,“孩子取名了吗?”

  富察氏怜爱的了一眼孩子道:“取了,是你父亲给取的,叫子宁。”

  “子宁。”凌若轻轻念了几遍微笑道:“是个好名字。对了,额娘,阿玛和大哥他们人呢?”荣祥在康熙五十二年的时候去参加武举,虽说没夺成武状元,但也名列二甲前列,已在武举之后被招入军中,走上了他一直渴望的武官之路。这些年一直在外,少有回来的时候,所以凌若并未问他。

  富察氏刚要回来,帘子突然被人挑开,一抹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额娘,枸杞乌骨鸡汤炖好了呢。”

  凌若身子一震,缓缓转过身,一张娇艳如桃花的脸庞随着她的转身映入眼睑,正是足足五年不曾见的伊兰。

  到凌若,伊兰脸上的笑容顿时为之一僵,显然没想到会在此刻遇上,一时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颇有些尴尬。

  富察氏见状忙对凌若解释道:“忘了与你说,兰儿也来她嫂子与侄儿。”

  凌若颔首,随即垂下眼睑唤过弘历,“叫姨娘。”

  “姨娘。”弘历的声音令伊兰回过神来,扯了嘴角露出一个难的笑容,低头上前几步,朝凌若欠下身去,“钮祜禄氏伊兰见过凌福晋,福晋万福。”

  “起来吧。”凌若淡淡说着,并没有姐妹相逢的喜悦;事实上,康熙五十年发生的那些事,早已磨尽的那些个姐妹情谊,再相见只会令彼此不自在,相信这一点伊兰也明白,所以这些年都刻意避着她,更不曾来过王府。

  伊兰起身,示意跟着她进来的丫头将鸡汤放在桌上,随即对富察氏道:“额娘,嫂嫂,我想起家中还有些事,先走了,改明儿再来。”

  “不是说吃了饭再走吗?”见她要走,富察氏忙唤道。

  已经走到门口的伊兰脚步一滞,但也仅仅是一滞罢了,旋即以更快的速度离去,仅余下一道声音,“不了,我吃不下。”

  富察氏无奈地她的身影越离越远,继而对还站在原地的凌若嗔怪道:“你们俩始终是嫡亲姐妹,难道还真要一辈子不睬吗?”

  凌若默然,许久才轻轻地说了一句,“不睬总好过为敌。”是啊,即便一辈子形同陌路,也要好过姐妹相残。

  富察氏晓得这个道理,可着凌若与伊兰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心生难过,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盼着这两个女儿能重修旧好。

  到富察氏这个样子,凌若始终是不忍心,取下绢子拭去富察氏不小心滑落脸颊的泪水,轻声道:“一切随缘吧,也许会有那一天。对了,额娘,伊兰在李府还好吗?”

  听得凌若这么说,富察氏心中好过了许多,点一点头道:“耀光待她甚好,婆婆也是一个性子温和的,这几年倒也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那便好,来当年我替伊兰选的路并没有错。”她言,心中有几分欣慰,虽然回不到从前,但也不希望伊兰过得不好,所幸一切尚如人意。

  “若儿,你有没有怪过额娘?”富察氏突然这般问,当年她为了伊兰,厚着脸皮去求凌若,甚至在一时激愤下,打了她一巴掌,虽然数年过去了,但每每想起,始终有所不安。

  凌若不语,要说心中全无芥蒂,那必是骗人,可若说怪岂非伤了额娘的心。在这样的犹豫不决中,凌若突然感觉到有人牵了她的手,低头去,却是弘历,他正仰头着自己,目光是那样依恋,儿子对母亲无丝毫防备的依恋。

  罢了,她始终是生养自己,赐自己血肉生命的额娘,该过去时就让它过去吧。

  想通了这一点,凌若突然觉得无比轻松,目光亦柔和了许多,在富察氏略有些紧张的注视下说道:“怪与不怪都已经过去了,您始终是我额娘。”

  凌若的话令富察氏放下了提在喉咙的心,虽然这些年凌若一直待他们极好,就连这处宅子也是凌若出银子置下的,但始终有阴影挥之不去,直至今日方才算是真正的雨过天晴。

  从凌府出来已是午后,不知何时外头开始飘起了细如牛毛的雨丝,纷纷扬扬,在登上马车后,憋了许久的弘历终于忍不住问道:“额娘,为何儿子以前从来不曾见过姨娘?”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