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一十章 遗诏

  此时,跪在后面的胤禩趁机道:“不错,我等都听到了皇阿玛临终遗言,确实是传给十四弟。”

  他一出声,与他交好的九阿哥自然也跟着帮衬,言词振振,一时间倒像他们占着理一样,令那些不曾听清的阿哥摇摆不定,不晓得该听那边才是。

  胤禛在一旁气得脸色发白,同时也是暗自心寒,皇阿玛刚咽气,尸骨未寒,这群兄弟已经盘算着要夺皇位,好,真是好!

  胤禩到了胤禛掠过眼底的锋芒厉意,不过那又怎样,只要坐实了胤祯的皇位,区区一个胤禛又算得了什么,自有无数办法收拾他。

  想到这里,胤禩爬到康熙跟前,用力磕了个头垂泪道:“皇阿玛放心去吧,儿臣等人必会好生辅佐十四弟,成为咱们大清的又一位英主,以慰皇阿玛在天之灵。”

  胤禟在一旁假模假样劝道:“八哥莫伤心了,既然皇位已定,那咱们就赶紧迎十四皇弟回京继承皇位;同时也得赶紧将皇阿玛的遗体移入大内发丧才行。”

  “九弟说得对。”胤禩露出恍然之色,抹泪收了那抹哀色起身待要往外走,胤禛一下挡在他跟前冷声警告道:“八弟,为人做事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胤禩微一皱眉,讽意在眼底一掠而过,口中则悲声道:“四哥这是何意,难道到了现在还想说皇阿玛传位于你吗?咱们兄弟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是传给十四弟胤祯。”说罢,他又语重心长地道:“四哥,咱们都是兄弟,哪个做皇帝不是做,何必要这样腼了脸面来争抢,你这样让皇阿玛在天之灵如何安息?”

  胤禛死死盯着他一言不发,那样冰冷无情的眸光纵是胤禩也忍不住心头微微发颤,但无一丝后退之意,此刻一步退却,失去的不止是皇位,还有自己这群人往后的一切,只要坐实胤祯的皇位,区区一个胤禛根本不足为虑。

  “我听到了!”正自僵持不下时,一个清脆的童音倏然响起,却是二十三阿哥胤礼,只见他一脸认真地道:“我刚才听到皇阿玛说了,传位给四哥,根本就不是十四哥。”

  胤?脸色一变,恶狠狠地喝斥道:“你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娃娃知道什么,一边去。”

  胤礼抬着头倔强地道:“我明明都听到了,就是传位给四哥。”

  “你再胡说!”胤?被他嚷嚷的心烦,扬了薄扇大的手,作势欲打,胤礼年纪虽小却是机灵,一个闪身躲到胤禛身后,大声道:“四哥救我!”

  胤禛与胤礼并不亲近,不过这个时候胤礼能站出来替他说话,心中颇为感动,护着胤礼道:“放心,有四哥在,没人可以伤害你。”

  与此同时,胤禩拉住胤?道:“老十,莫闹了,办正经事要紧。”

  彼时,刚才被胤?喝斥过的张廷玉又道:“几位阿哥不必争执,皇上临终前已经写下遗诏,就放在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面,只要将遗诏取来自然就知道是传位于哪位阿哥,此时隆科多大人已去乾清宫取传位遗诏,还请众位阿哥稍候片刻。”

  听得遗诏二字,胤禩脸色大变,若只是口头传位,那还可以指鹿为马,但若是白纸黑色写在诏上面的,想纂改几乎是不可能,除非动用最后的手段,如此尚可能为自己几人挣上一挣。只是这手段一旦动用就不能再回头了,非生即死,他还没有做好这个决心。

  胤?还在那里梗着脖子道:“皇阿玛有遗诏留下,我等怎么丝毫不知?”

  张廷玉涵养功夫极佳,刚才被胤?那一阵抢白喝斥也没有动气,此刻更是淡淡睨了他一眼道:“皇上遗诏乃是千真万确的事,十阿哥若有疑问,尽可等遗诏取来后辩明究竟是否皇上亲笔所。”

  一句话就将胤?给堵死在那里,憋着气胸口不住起伏,要不是旁边九哥拉着他,他非要上去揍这个老东西一顿,不过一个汉人罢了,蒙皇阿玛宠信当了大学士,就真当自己了不得了,还敢给他这个黄带子的阿哥脸色,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胤禛双眉皱了又皱,老八这帮子人怕是不肯善罢干休,卫戍京城的军队主要是步军衙门及驻扎在京城西南的丰台大营,那里有最精锐的八旗军队,驻军更多达四万余人,几乎是步军衙门的一倍还有余。

  隆科多是皇阿玛指定的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京师内的治安短时间可以放心,至于丰台大营,虽说老十三上次给了他一份名单,其中有几人就是丰台大营的将领,可丰台大营的提督喀什却扎扎实实是老八的人,这是一个硬茬;万一老八不顾一切指使丰台大营的人入京,单靠步军衙门是万万挡不住的,至于驻扎在各地的军队,同样远水解不了近渴。

  张廷玉出胤禛的忧心,将之拉到一边轻声道:“四爷不必担心,皇上生前料到会有如今的局面,是以早在四爷入园之前便让马齐带了金牌令箭去放十三爷出来。丰台大营的人大多是十三爷早前带过的将领,有他在,京城绝对乱不起来,咱们只管安心在这里等遗诏就是。”

  胤禛闻言长出了一口气,皇阿玛果有先见之明,晓得他驾崩之后,那些个兄弟不会甘心皇位旁落,所以在重病之中依然将一切安排妥当,好让他可以顺便登上皇位。

  皇阿玛……皇阿玛……想到康熙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再到静静躺在床榻上的老人,胤禛忍不住悲从中来,也终于明白了为何皇阿玛临终前要让他一再保证不得伤害众兄弟性命,就是预见到了这一幕啊!

  到张廷玉与胤禛在那里窃窃私语,胤禩等人脸上均是不太好,虽然有丰台大营做后盾,隆科多也与自己有所交往,来之前更是已经布下一切后手,但他们同样担心康熙会有后手布下,虎死威犹在,不到生死存亡关头,谁也不敢轻易踏出那一步!

  第四百一十一章丰台大营

  “八哥,他们鬼鬼祟祟在说什么呐?”胤?最是沉不住气,扯了胤禩的袖子问道。

  胤禩同样好奇,不过张廷玉刻意回避,他也无法,只是说了一句,“静观其变。”

  时间在铜漏声中一点一滴逝去,炭盆里的银炭已经烧得不到一点火星,没有了用来取暖的炭,十二月的夜格寒。

  “这鬼老天!”胤?嘀咕一句,将冰冷的手往袖子里拢了拢,待到有窗子没关严,立时倒竖了眉毛骂骂咧咧道:“哪个不长眼的奴才开的窗子,想把爷冻死不成?”

  “奴才这就去关上。”李德全惶恐地应了声,顶着不住吹进来的寒风与冷雪将窗子给关上。这窗子是康熙吩咐他开的,如今康熙刚死,这些个皇子阿哥就为了皇位闹得不可开交,真是着都心寒。

  这样想着,李德全的眼里不由得带上了一丝红意,不想被胤?到,当头就是一阵喝骂,“怎么着,爷说你几句还不行了,居然还敢给爷脸色,不过一个奴才,还反了天了!”

  胤?在胤禛和张廷玉那里受了气,正无处撒呢,现在逮着机会可是使劲的发挥,将满肚子的怨气都撒在李德全头上,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不够,还伸出大脚丫子用力踢在李德全身上,把已经一把年纪的李德全给狠狠踹倒在地,犹不解恨,还待要踹,一直没吭声的三阿哥胤祉道:“老十你发的是哪门子疯,又骂又踢的这是给谁呐?”

  胤?素来是个牛脾气,除了胤禩哪个人的帐都不买,当下梗了脖子顶过去道:“我就教训这个奴才了,怎么着,三哥要是不喜欢尽可不,没人逼着你。”

  胤祉被他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气得拂袖不理他;这个浑老十,跟他说道理,那简单就是对牛弹琴,能把人活活气死。

  又等了一会儿,连胤禩都开始不耐烦时,外头终于有脚步声传进来,这个声音令得众皇子皆是精神一振,目光尽皆望着门口。不消一会儿,一身从一品武官朝服的中年男子携一身风雪寒意大步进来,正是刚刚被封为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的隆科多,他手上捧着一个长条形的明黄色匣子,所有人的目光在触及这个匣子时均是微微一缩,或贪婪或凝重。

  与此同时,同为保和殿大学士的马齐在一众步门衙门将士护卫下来到十三阿哥府,他有康熙所赐金牌令箭,无人敢挡,直入阿哥府,在到尚未反应过来的胤祥时,高举金牌令箭大声道:“奉皇上旨意,释十三阿哥胤祥出阿哥府!”

  盼了十余年,可真等于这一刻的时候,胤祥却犹在梦中,不敢相信圈禁了自己整整十余的禁足已经消弥不再;直至马齐将金牌令箭双手奉到他面前,方才惊声道:“是否皇阿玛出了什么事?”

  “皇上病重,已决定将大位传予四阿哥,又担心四阿哥一人势单力薄,不足以应付大位传承,所以特命老臣释十三阿哥,以助四阿哥继位登基。”

  康熙病重的事胤祥早已从胤禛口中得知,虽极为惦念康熙,却还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想也不想便接过金牌令箭,对随马齐同来的那些将士肃然道:“你们,且随我去丰台大营!”

  马齐既能带着步军衙门的人来,可想而知步军衙门必然是在掌控之中,如此一来,真正会威胁到四哥继位的就只有丰台大营,上次四哥便说过丰台大营如今的提督喀什是胤禩的心腹,他必须要在胤禩发难之前控制丰台大营。

  这么多年,府中头一次来人,且还是这么一队将士,早有人将消息告诉后院的墨玉,她匆匆赶到的时候,恰好到胤祥拿了金牌令箭上马。

  墨玉望着他,什么也没问,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十三爷万事小心,奴婢在这里等十三爷归来。”

  胤祥点头,一挟马腹,当先从紧闭了十余年的王府大门中冲了出去,直奔驻守京城西南的丰台大营。

  此时,丰台大营内亦是戒备森严,一众将士正肃容集结在里面,整装待发,这一幕令刚刚赶到的胤祥暗自心惊,老八果然是备着随时动手。

  “什么人?!”胤祥刚下马就听得头上有人喝问,却是炮台上值夜的兵卒,胤祥懒得理会,把马绳一甩径直走了进去。值夜的兵卒见来人不答理自己,又问一次,还是没回音,当机立断吹响了号角,这是有敌袭进攻时的讯号,丰台大营为军防重地,凡无上令擅闯丰台大营者一律视做敌袭,杀无赦。

  里面一干整装待发的将士,听得号角声均是神色一变,连正在对一众副将、参将、都司训话的喀什亦停下了声音,将目光投将大营入口处,难道有人先一步动手了?

  数百名士兵手持利刃如潮水一般涌向大营入口,然片刻之后又如潮水一般退开,而且身子躬垂,带着深深的敬畏,自动让开一条路供来人进入。

  “何人敢闯我丰台大营?”喀什话音刚落,脸色就蓦然一僵,虽然带头走进来的那个人模样变了许多,但就算化成灰他也照样认得出来,十三阿哥,是十三阿哥,旋即另一个疑问出现在脑海中,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在他发愣的当口,底下那些将领已经齐齐跪地朝缓步进来的胤祥行礼,“末将等人参见十三阿哥!”

  胤祥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挂着一抹淡然的笑容,对唯一一个站在自己对面的喀什道:“喀什,好本事啊,爷管着丰台大营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小参将,如今竟然爬到了提督总军的位置,真是能耐啊。”

  此时,喀什也回过神来,晓得这位爷不是个善茬,皮笑肉不笑地拱拱手道:“想不到十三爷还记得末将,说来末将能有今日也是托了十三爷的洪福,却不知十三爷深夜来我丰台大营所为何事?还有,若末将没记错的话,十三爷该是被禁足在阿哥府中才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