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一十八章 间隙

  乌雅氏也不理会他们,径直在椅中坐下后方才抬眼对胤禛道:“我刚才在里面听到皇帝要打要杀的,怎么了,我这慈宁宫的奴才怎么得罪皇帝了?”

  “惊动了皇额娘是儿臣的不是。”胤禛微微欠身道:“不过这些个奴才在皇额娘跟前乱嚼舌根子,实在罪无可恕。”

  “慈宁宫的人我自会处置,不劳皇帝费心,皇帝政务烦忙还是赶紧回养心殿吧。”乌雅氏面无表情地说道。

  若换了是其他事,胤禛自是依从乌雅氏的意思,但这一次他却拒绝了,“皇额娘身子不好,这件事交给儿臣处置即可。”说到这里他对适才扶乌雅氏出来的宫人道:“还不赶紧扶太后回去休息。”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乌雅氏面色不悦地喝问道:“难道皇帝觉得我连管教几个奴才的精力都没有吗?”

  “儿臣也是为皇额娘好。”胤禛有些无奈地道:“何况这几个人言词无状,又爱嚼舌根搬弄是非,实不宜再留在皇额娘身边。”

  “留与不留都是我自己事,不需皇上劳心费神。”许是成见已深,不论胤禛如何好言相劝,乌雅都听不入耳,固执地要留下那三个奴才。

  胤禛良久未语,正当乌雅氏以为他听了自己话时,却见他对站在那里的几个侍卫道:“把他们拖下去,梃杖至此!”

  乌雅氏闻言豁然大怒,起身逼视着胤禛,眼见侍卫要动手,她怒喝道:“住手,没有哀家的命令,哪个都不许动!”

  这一刻,她终于自称哀家,可是胤禛却觉得无比讽刺,之前自己劝了她无数次,她都不肯接受太后之位,也不愿自称哀家,如今却为几个奴才而默许了太后的身份,实在可笑。

  侍卫们站在那里左右为难,一边是太后,一边是皇帝,这一对天底下最尊贵的母子闹僵起来,可是真要麻烦了。

  “皇额娘向来吃斋念佛,仁慈惯了,只是宫里有宫里的规矩,犯了错便该处置,若是纵容无度,那祖宗制这么多规矩家法来做什么?”

  乌雅氏没想到胤禛会拿祖宗家法来压她这个额娘,气怒上心,咳嗽不止,宫人抚了许久的背才令她匀了气,喘声道:“总之这三个人你绝对不能带走。”

  胤禛静静地着她,那样的目光,竟令乌雅氏心生寒意,许久,胤禛开口,却不是对乌雅氏说,“把他们拖下去,不要让朕再说第三遍!”

  众侍卫心中一凛,晓得这个宫里真正做主的始终还是皇上,不敢再迟疑,强拖了那三人出去,任乌雅氏怎么喝止都充耳不闻。

  乌雅氏气得脸色发白,指着胤禛半天说不出话来,片刻后重重夜色中传来凄厉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听得人后背发凉,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至再没有响动。

  乌雅氏明白,那几个是死了,彻底的死了,罪魁祸首就站在自己眼前,气结道:“好!很好!如今你是皇帝了,连额娘的话都可以不说了,眼也不眨就活活去了三条人命,你自己不觉得心寒吗?”

  “这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胤禛平静地说着。

  “咎由自取?”乌雅氏冷笑一声道:“你心里果真是这样想的吗?皇帝!是他们罪该至死,还是你被人揭穿了真象,气急败坏,欲杀他们来灭口?”

  胤禛目光一厉,旋即道:“好,皇额娘终于将这话说出来了。来在皇额娘心中,早已认定儿子这个皇位得来不正。”

  乌雅氏冷哼一声道:“你若真没做过,又何必怕人说。”

  “这世间不是每一个人都懂得辩别何谓真话何谓假话,好像皇额娘不是就相信了吗?”胤禛说着也是起了怨气,“在皇额娘心中,儿臣甚至比不得几个奴才的话来得可信。”

  乌雅氏指着外面怒道:“你自己,这样心狠手辣动不动就要人命,试问先帝这样一个宽和仁厚的人,怎么会选你来继承大统。”

  胤禛涩涩一笑,有一种无言的凄凉在笑容中浮现,“呵,皇额娘终于将心里话说出来了,不论您相信与否,儿臣再说一遍,择儿臣继位,千真万确是皇阿玛的意思。至于老十四……”他深吸一口气,望着朱红色的四棱雕花长门一字一句道:“他担不起这个大清江山,更担不起皇阿玛的期望,是皇额娘对他期望过高了。”

  他不理会脸色极为难的乌雅氏径直道:“还有,既然儿子已经登基,那么皇额娘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后,儿子明日就会下诏尊封皇额娘为皇太后,至于百官朝拜……既然皇额娘身子不好,那就免了吧。”

  “哀家不需要!”乌雅氏正生着胤禛的气,如何肯这么接受。

  胤禛转身,背对着乌雅氏道:“不论皇额娘需不需要,这都是皇额娘应得的尊荣,不可推却。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皇额娘,十四弟下个月会回到京城。”

  听到这里乌雅氏的心无端慌了起来,她虽然很想见到儿子,可又怕胤禛会容不下这个弟弟,若他到时候动了杀心,该如何是好?

  等她回过神来时,胤禛早已出了慈宁宫,一盏宫灯在浓重如墨的黑夜中渐渐远去,直至那一点灯光被黑暗无情吞噬。

  从慈宁宫出来,一路上胤禛都没有说过半句话,只是脸色阴沉的可怕,李德全执了宫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好不容易回到养心殿,不等他歇口气,胤禛已回过身来怒喝道:“李德全,你可知罪!”

  李德全身子一颤,赶紧跪地磕头,口中道:“奴才知罪,求皇上责罚。”

  “哼!”胤禛面色铁青,冷冷盯着他道:“宫中出了这么大荒诞无稽的谣言,你这个大内总管太监居然一无所知,你是怎么做的差事?”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李德全暂时还摸不准胤禛的脾性,不敢求饶,只不停地磕头请罪。

  “行了。”胤禛不耐烦地挥挥手,“朕只想知道为何宫里闹出这么大的事,你这个总管全无所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