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三十四章 寿康宫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明明感觉才用过午膳,幕色却已经悄然降临,日落西下,万道霞光将天边渲染得一片通红,绽放出夜色之前最后一抹绚烂。

  凌若亲自将墨玉送到宫门口,又拿了两个赤金嵌珍珠的项圈给她,着她带回去给两个孩子,并嘱她得空多进宫来。

  目送墨玉离去,水秀扶了落有些失落的凌若回去,然在快到承乾宫的时候,她忽地道:“本宫想去寿康宫走走。”

  水秀细细的眉毛往上轻轻挑了一下,却是什么也没说,径直扶了她往寿康宫走去,一路上,不断遇到正在燃点路灯的宫人,到凌若过来尽皆跪下行礼。

  整个紫禁城的人都知道,虽然这位熹妃不是后宫之主,也没有像年贵妃那样握有协理六宫之权,但她却有着当今皇上最深的宠爱,无数人嫉妒眼红,却没有人可以夺去分毫。

  寿康宫位于慈宁宫西侧,黄琉璃瓦在夕阳的照耀下流淌着金子般耀眼夺目的光泽,遮掩了些许寿康宫的暮气。

  院墙外东、西、北均有夹道,西夹道有房十数间,住在里面的皆是寿康宫中侍候的宫人。

  凌若刚一进去就到方怜儿带着几个宫女在院中踢毽子,忽前忽后,花样百出,旁边还有小太监在数着数,却是已经踢到一百多下了。

  到凌若进来,方怜儿脚尖一勾,cha着四支彩色鹅翎的毽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随后稳稳落在一只白玉般的手掌上。

  “你们继续踢吧。”方怜儿随手将毽子扔给其中一名宫女,自己则朝凌若走来。着走近的方怜儿,凌若微微一笑,欠身道:“见过熙太嫔。”方怜儿身为先帝遗妃,虽说如今无权无势,但在辈份上却实实在在是凌若的长辈,

  “免礼。”方怜儿抬手,神色似淡然,但若往仔细了瞧,就会发现她眼底有着一抹深深的笑意。

  寿康宫因为是用来安置先帝遗妃的,所以殿阁颇多,方怜儿如今住在西侧的复月轩。

  在将侍候的宫人遣下去后,方怜儿倒了杯茶给凌若,笑言道:“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虽然彼此身份有别,但私下里她们一直以姐妹相称,十余年来从未改变过。

  凌若捧着微温的茶盏,打量着四周,此处布置倒也雅致,只是稍嫌狭小了些,与启祥宫不可同日而语,“自你迁入寿康宫后,我一直不曾得空过来,今日突然想起,便过来,如何,住得可还习惯?”

  “难道我说不习惯还能搬回启祥宫吗?”方怜儿神色微微一黯,不过很快又若无其事地道:“左右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哪里都一样,姐姐不必为我担心。”

  凌若嗯了一声又道:“若是缺了什么尽管派人来告诉我,我让内务府替你置办。”

  方怜儿能感觉到凌若发自内心的那份关切,感动地道:“这里虽说不如启祥宫,却也没什么缺的,姐姐尽管放心就是。”

  凌若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能不放心吧,你都有心情踢毽子。”

  听她说到这个,方怜儿不禁笑道:“这几日闲着无事,便做了个毽子踢着玩,姐姐总不能指望着我跟着那些个太妃太嫔一样整日去佛堂礼佛吧,我可是静不下那个心来。”虽被称一声太嫔,可说到底,她今年连三十岁也没有。

  不等凌若接话,她又叹了口气道:“就是这几下毽子也不是踢得那样随意,眼下指不定有多少人正在暗地里编派我的不是了。”

  宫嫔踢毽子是很正常的是,但是方怜儿此刻的身份是太嫔,在这寿康宫中,只有诵经声与木鱼声才是合理存在的。

  凌若不在意地拂一拂衣裳道:“她们喜欢编派就去编派好了,悠悠之口从来就是堵不住的,只要自己不曾做错就好。”话语一顿她又道:“往后若是无事就多去我宫里坐坐,弘历也常念起你。”

  说到弘历,方怜儿忽地想起一事来,“对了,姐姐,宜妃的十七阿哥不是早就成年且已经开牙建府了吗,怎么她也住在寿康宫中?”

  “是宜太妃。”在纠正了方怜儿的语误后,她云淡风轻地道:“宜太妃与太后情同姐妹,又一起侍候先帝多年,感情最是要好不过,如今太后因为追思先帝过度病倒在床上,有宜太妃陪伴开解,太后的病也会好得快些。”

  方怜儿恍然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太后病好之后,宜太妃就会去十七阿哥府上颐养天年了?”

  “也许吧。”凌若含糊地答应了一句,心里却是再清楚不过,终宜太妃一生怕都是出不了宫门了。陪伴太后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胤禛不许她离开寿康宫。即使太后病愈了,也会有一个接一个的理由让宜太妃留在宫里

  当年先帝殡天时,宜太妃跪在太后前面,虽然胤禛当时未说什么,心里却是极不痛快。现在的一切皆是为治宜太妃当时僭越犯上之罪。

  自复月轩出来,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宫灯取代了天光,照亮着这一重重宫殿院落。

  “主子,咱们回去了吗?”到她出来,水秀轻声问道。

  凌若抬手扶一扶鬓边松垮的珠花,抬头着暮色中的天空轻声道:“本宫还想去见一位故人。”

  “是。”水秀答应一声,扶了凌若的手缓缓往纳祥居走去,住在那里的正是石秋瓷,远远在到纳祥居时水秀忽地轻声道:“主子已经想到怎么对付静太嫔了吗?”

  凌若睨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说静太嫔此刻最在乎的是什么?”

  “最在乎?”水秀喃喃地重复了一句,一时竟想不出答案来,以前先帝在时,静太嫔最在乎的自然是先帝恩宠,而今她已经是太嫔,纵然将来被尊为太妃,也不过是一个虚衔而已,与身为帝妃时不可同日而语。

  正自百思不得其解时,耳边突然传来凌若云淡风清的声音,“是二十三阿哥,静太嫔此刻最在乎的就是二十三阿哥,因为她自身早在先帝驾崩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出路,一切荣华富贵皆只能靠这唯一的儿子。”

  随着这句话,厉色在凌若眼中一闪而逝。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