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三十八章 花开人逝

  “真的没有。”石秋瓷死命忍了眼泪不让它浮现在眼眶中,然心中却悲苦无限,儿子,她的儿子,乖巧懂事,可是如今凌若却要硬逼着他们母子分离,好恨,她真的好恨啊!

  她一遍又一遍抚着胤祁的脸,想要将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在灵魂里,就算死了也不要忘记,“往后额娘不能在……”

  凌若知道她后面要说什么,不过这些话却是不能让她说出口,当下轻咳一声,眸带警告地瞥了她一眼,石秋瓷也意识到自己语间的不妥,生生转了口气道:“往后就算额娘不能时时在你耳边提点,你也要牢牢记着,万不能生出懈怠之心。”

  “儿子省得。”胤祁觉得今晚的额娘有些怪怪的,但具体哪里又说不出来,只能顺着额娘的话去说,以免惹额娘不悦。

  随后石秋瓷又叮咛了好些话,直至胤祁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眸亦随之浮上了几许倦意后方才恋恋不舍地道:“累了就下去歇息吧。”

  胤祁一早起来上课,又不曾午睡,此时真是有些犯困了,当下揉一揉眼睛道:“嗯,那额娘也早些睡,明天儿子再来给额娘请安。”

  明天……只怕你就见不到额娘了……

  石秋瓷心痛如绞,却苦于不能将之说出口,只能强撑了笑颜目送胤祁离去,直至六棱交花门关起,隔绝了胤祁的身影,亦久久不肯收回目光;胤祁不知,她却知晓,这一别将会是永别……

  凌若展一展袖子,望了绘有彩凤合鸣图案的梁顶淡淡道:“好了,儿子也见过了,你可以安心上路了,可别逼着本宫改变主意。”

  石秋瓷映在墙上的影子轻晃了一下,顺着凌若的目光望去,当瞥见那横在屋顶的梁柱时,身子不可自抑地颤抖着;面对死亡,始终是恐惧的……

  就在凌若等得快要不耐烦时,她抚着略有些松散的云鬓涩声道:“既然要去见先帝,怎么着也得梳妆打扮换身衣服。让娟儿进来替我梳洗更衣,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

  “好。”凌若扬眉,命娟儿进来,扶石秋瓷去后堂梳洗更衣,在等待中,水秀有些不放心地道:“主子,静太嫔显然不愿死,她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的,奴婢怕她耍花样。”

  凌若打量着摆在窗前精致的小屏风,漫不经心地道:“那就她耍得是什么花样。”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方见重新妆扮过的石秋瓷在娟儿的搀扶下出来,她容貌本就出色,精心打扮之后自是愈加动人,只是再好的脂粉也掩饰不了她苍白如纸的面色。

  不等石秋瓷说什么,凌若已经浅浅施了一礼,“叨扰多时,本宫也该告辞了,静太嫔好生歇息,明日本宫再来向静太嫔请安。”

  见凌若竟要离去,石秋瓷不由得一怔,旋即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若继续留在这里,一旦自己死去,她免不了要扯上干系;但若自己是在她离开后出事的,那么死活皆与她无关,大可将一切敝得干干净净。

  可是,她这一举动却令石秋瓷心思再度活络了起来,只要凌若离开,自己便可以设法将死局做活。

  钮祜禄凌若与徐太医之间的关系,想必皇后她们会很感兴趣,只要能扳倒钮祜禄凌若,或者令她自顾不暇,那自己自然就可以死里逃生。

  生的喜悦令石秋瓷激动不已,不过她很好的将这一切隐藏在心里,以免被凌若瞧出破绽,从而改变主意。

  只是她忘了,凌若既然做足了准备而来,又怎么会在这一点上留下破绽……

  水秀刚一打开门,原本淅沥的雨声立时放大了数倍,清楚的传入耳中,更有氤氲水气弥漫而来。

  守在外面的宫人并不晓得里面发生的事,到他们出来,连忙递上双环油纸伞,伞柄是上好的竹木,底下缀着与伞面一样的淡黄色流苏,在夜风中不断地聚拢散开。

  就在准备踏出门槛的时候,凌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笑道:“对了,天色已晚,外头又下着雨,太嫔和身边的人还是不要出去的好,否则万一遇到什么事或是淋了雨生病,可是会很麻烦的呢!”

  说完这些,她再不停留,就着水秀撑开的伞离开了纳祥居,身后是面无人色的石秋瓷……

  雨,整整下了一夜,无数雨滴顺着紫禁城大大小小的宫殿檐角瓦铛飞溅下来,然后顺着铺在地上的青石砖流到暗沟中……

  这一夜,有许多人彻夜未眠,凌若便是其中之一,回到承乾宫后,她并不曾睡下,而是彻夜独站在窗前,着外面雨势由大转小,最后稀稀拉拉地停住。

  下了一夜的雨之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水汽,带着草木的清新,令人闻之心旷神怡。

  朝阳初升,浅金色的阳光拂落身上带着几许暖意,亦将凌若站在一夜的倦意悉数驱散。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打开,却是安儿喜孜孜地抱着一盆茶花进来,到凌若站在窗前似乎吓了一跳,忙要屈膝行礼,却是抱着茶花不方便,待要放下,凌若已免了她的礼。

  “主子今日起的好早。”安儿如是说了一句,近前将茶花凑到凌若跟前,读好地道:“主子您,前几日花房送来的十八学士开了呢!”

  安儿不说,凌若倒还真没注意,如今仔细去,发现其中一个花骨朵果然开了,浓绿的叶子上由数十上百片的朱红花瓣组成的一朵六角塔形花朵,极是好;其他几朵花骨朵也隐隐有绽放之意。

  凌若瞧了也是心生喜爱,抚着细腻娇嫩的花瓣道:“倒是比往年开得早了一些。”

  “恩,昨夜下了一夜的雨,奴婢怕这已经开了的花骨朵会被雨水打落,所以一醒来便去,哪知花骨朵一个不少,其中一个还开了花,煞是好,所以便想着端来给主子。”

  正说着话,水月走了进来,她手里还端着洒了玫瑰干花瓣的铜盆,隐约还能到冒着几许热气。

  她到凌若衣着整齐的站在屋中与安儿说话,好一阵惊讶,之后仔细了一眼,发现凌若穿在身上的赫然是昨日的衣裳,当即瞪大了眼问道:“主子,您莫不是一夜未睡吧?”

  凌若笑笑算是默认了她的话,水月见状摇摇头,嘀咕了几句方才替凌若匀面净手,然后重新梳妆打扮。

  安儿在满是衣裳的紫檀柜中挑出一袭墨绿以暗银线绣出海棠花式的旗装问着坐在铜镜前的凌若道:“主子,今日穿这一身可好?”

  “好……”凌若刚答了一个字,就到水秀快步走了进来,神色间暗含了一丝喜色,见礼过后,她轻轻吐出一句话来,“主子,寿康宫传来消息,静太嫔薨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